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对《龙胆泻肝丸害死人百万》的反驳  

2017-05-20 06:54:44|  分类: 养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龙胆泻肝丸害死人百万》的文章污蔑了龙胆泻肝汤的同时将中医推到风尖浪口,我只能说作者自己不懂中医,却要将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作为普世价值传播出去,下面我把这篇文章全文复制,并用自己并不成熟的中医观点反驳。我的水平十分有限,因为我的中医知识只是自学的,我的观点无法代表经典中医的观点,但我还是要把自己的看法说出来,也算是用自己的绵薄之力为中医正名吧。下面黑色的字体是作者原文,红色字体是我的看法。

  提要关木通事件或称龙胆泻肝丸事件,也称马兜铃酸肾病事件,在世纪交替的前后几年,曾因其广泛的不良反应而震惊国人。关木通是一味常用中药,含有马兜铃酸,对肾脏有较强的毒性,可以损害肾小管功能,导致肾衰死亡。马兜铃酸肾病患者准确的数字难以统计。2003年新华社报道:全国有200多家药厂都曾生产龙胆泻肝丸,致病人数10万人,最后肾衰死亡。民间估计估计几十万甚至上千万人受害。

龙胆泻肝汤并非出自《伤寒论》,后世的《医方集解》和《医宗金鉴》等医书有提起,但这是汤方而非丸药,我们自己不好好学习经典之作,不辨证论治乱做药、乱用药,最后还把过错推到经方的身上,个人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关木通含有马兜铃,不等于关木通就是马兜铃,龙胆泻肝汤用到关木通更加不等于龙胆泻肝汤导致肾衰死亡。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吧:所有的屠夫都有致人死亡的工具,然后有人证明这些工具会致人死亡,屠夫都是人,接下来是不是就可以推论人会杀人,结论就是把人灭绝了?

 

一,药监局装聋作哑漠视人命

 

马兜铃是为世界各国所用的草药,早在公元前300年就被亚里士多德的学生记载到了药典上。马兜铃弯曲得像女人的生殖道,还有助产功效,被称为生殖草。古罗马也有作为蛇伤解毒药的记载。也就是说,马兜铃在欧洲的记载和应用超过了2000年,远远早于中医,而马兜铃酸肾病是近年来才首先在欧洲发现并得到研究确认的。

 我们来看一下西方历史典籍中的十分明显的伪问题。即使根据德国史学家施奈因的记载,中国的造纸术也是公元1150年才传到西班牙,1276年传到意大利,1350年传到法国,1390年传到纽伦堡,1494年传到英国,1576年传到莫斯科,1690年传到北美。西方出现雕版印刷则是在1450年以后。
    西方首次出版纸张书籍,是在1472年以后,1499年才在西方出现了专职纸张印刷所,西方的活字印刷则更晚了(以上记载见《人类文明编年纪事·科学和技术分册》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而之前,西方使用的文字载体是羊皮书、纸草书(一种宽叶植物)和泥版书及铜铸铭文,这样的文字载体和方法,一是保存时间不会长久,二是记载的内容也不可能多。

另外,西欧学者大多比较回避谈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的历史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一旦追溯起来,常常会让一些西方学者难堪,这正如美国布龙非尔德所说:日尔曼诸民族接受希腊化拉丁字母,我们不知道是在何时何地,字母的具体形象也多少不同于寻常的希腊体或拉丁体。(《语言论》 P365 商务印书馆)。

    历史上所有的思想都必须依靠语言这个载体来传播,而语言又必须通过纸张等载体来记录,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在语言和纸张都非常发达的情况下都出现了各种不同的版本,何以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在语言和纸张等工具非常紧缺的情况下却从来没有什么版本区别?崇洋媚外者,请用用你们的大脑,没有必要非得什么都是外国的好。

1969克罗地亚医生发现马兜铃致肾衰,1991年为国际医界确认。

 

马兜铃酸肾病群体性事件首次被公开披露是在1993年的比利时。当地一些妇女因服含含广防己的中成药减肥丸后导致严重肾病。后经政府调查,发现约1万名服该药的妇女中至少有110人罹患了晚期肾衰竭,其中66人进行了肾移植,部分病人还发现了尿道癌症。

  1万名服该药的妇女中至少有110人罹患了晚期肾衰竭,我不知道1万名不服该药的妇女中有多少人罹患了晚期肾衰竭?中医讲究辨证论治,这些用药的人里面又有多少人是辨证论治用药的?如果连这些问题都无法解决的话,就直接把罪名强加到广防己的身上有点牵强吧。以下的那些推论可以用一样的逻辑来证伪。

1994年,法国也发现两例与服用中药有关的“终末肾衰竭”案例,于是就此进行了一项全国性流行病学调查。调查显示,1989-1994年间,在法国有标注为汉防己但其实是广防己的中药出售;1996年,法国又发现两例终末肾衰新病例,可能与广防己有关

 

1999年英国又报道了2名妇女因服含关木通的草药茶治疗湿疹导致晚期肾衰竭的事件。这两起事件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美国FDA、英国MCA和比利时政府等采取了严厉措施,对中草药和中成药进行强烈抵制。欧美媒体曾将这种情况定义为“中草药肾病”;因广防己、关木通都含有马兜铃酸,后来将此类情况改称为“马兜铃酸肾病”。

 

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出警示并指明马兜铃酸是一种潜在的致癌物质,随后的2001年到2005年间欧美以及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台湾和香港,先后全面禁用所有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

 

国内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吴松寒医生1964年在《江苏中医》上发表《木通所致急性肾功能衰竭二例报告》,首次报告了两例因服用大剂量木通导致急性肾衰竭。此后陆续有个例报告。

   用偶尔出现的一些案例,而且是大剂量、可能、潜在的、不对症情况下,这样的推论明显是谬论。

龙胆泻肝丸是个历史悠久的古方,原配方的药中有“木通”,主要指木通科的白木通或毛茛科的川木通。但在1930年代,东北盛产的关木通首次进入关内,并逐渐占领了市场。1990年的《中国药典》,卫生部干脆把龙胆泻肝丸组方中的其他类木通全部枪毙,关木通成了木通族惟一合法的身份。由于龙胆泻肝丸的广泛使用,马兜铃酸肾病在中国悄悄地、快速地蔓延。国人并非没注意到关木通的肾毒害作用,只是诸多研究、报道、文献和报告都没有引起当局的重视。可以肯定,2003年前,国内马兜铃酸肾病的患者已经大面积存在,但因为个案的分散性,人们没有把事件系统的联系在一起思考。

     经典中医从来都是辨证论治的,广泛使用只能说明患者是病急乱投医,缺乏辩证就用药的情况下,请不要把罪名强加到中医的身上。

1997年,日本一家委托中国生产中成药的企业因患者肾损伤而引发的国际纠纷,结果发现该药中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关木通”。1999年,南京军区总医院报道了3例服用含有马兜铃酸的关木通导致肾脏损害的病例。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肾内科自199810月起收治的马兜铃酸肾病病人达100多例,北京中日友好医院1999-2001 年间共收治了近 70 例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制剂引起的急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中日友好医院及协和医院通过实验证实了龙胆泻肝丸可导致严重肾脏损害,并强烈呼吁停止龙胆泻肝丸的生产和销售。

   2000年同仁堂为维持药物出口就已主动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报告过马兜铃酸可能导致肾病,并于2001年下半年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要求用不含马兜铃酸成分的木通代替关木通。但国内药监部门、医疗机构、药厂对此都置若罔闻,坚持中药有自己的用药标准,强调只要符合《药典》就没问题。

  用分裂的观点来强行剖析中药,同仁堂已经不是中药堂了,他只是一具披着中医中药外衣的木乃伊了。

二.官媒揭露后,药监局依然轻视人命

 

2000WHO发出马兜铃酸草药致肾病警告。北京东直门医院从2001年起接诊的怀疑服用龙胆泻肝丸致肾衰的患者达40多名,北京协和医院、北京朝阳医院等亦多次有此类病例报告。但事发后国家局回应说国家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只收到15例因此药导致的不良反应报告。耐人寻味的是,2000年至2002年期间,北京市药物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就收到了龙胆泻肝丸及含关木通在内的药物不良反应80多例。

 

2002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才在内部通知“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中才提及马兜铃酸,但并未禁止也未向社会大众发出警告,任由不知情的民众继续服用上述药品。中医根本就不懂马兜铃酸的毒性。名老中医就有自己得了马兜铃酸肾病的。北京崇文医院一位出身中医世家的老中医因服用龙胆泻肝丸而导致尿毒症。

   用一个中医世家服用中药致病的例子来证明中医不行确实非常有效,为什么不去多找找心脏病专家死于心脏病、肝病专家死于肝病的案例,找这样的案例肯定更多!用个案来证明全部,这不怎么高明。

20032月,新华社记者朱玉《龙胆泻肝丸是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等系列报道,顿时震惊了国家药监局和众多的龙胆丸受害者!许多人发现,自己缠绵不愈的肾病(肾损害甚至肾衰竭、尿毒症),竟然是因为平时上火、耳鸣或者便秘所服的龙胆泻肝丸所致。部分患者与疾病抗争、在身体和家产俱败的境况下,走上艰难的诉讼之路。

   据报道,仅北京市2003年受理的马兜铃酸肾病索赔案不下7起。

   20042月,170多位龙胆泻肝丸受害者,集体起诉拥有335年历史的老字号——北京同仁堂。同仁堂甚至举证称马兜铃无害。同仁堂辩称:“龙胆泻肝丸是老方子,我们按《药典》生产,应该起诉药典委员会”。“单味中草药的毒性不等于复方中成药的毒性,这是中医药的基本常识”、“即使马兜铃酸已经被证明可以造成肾损伤,你也不能证明你的肾病就是龙胆泻肝丸造成的。”法院裁定,患者不能证实所患肾病“系服用龙胆泻肝丸所致”,结果当然是患者败诉。

   同仁堂倒是很会推卸责任:前面刚说2000年就已经发现问题,2004年却说那是中医药的常识。只找对自己有利的说,对自己不利的只字不提,中医操纵在这样的人手里,不落败才是奇迹!

关木通事件被公开曝光后,国家局并没有立即控制、召回含关木通的中药制剂,只是于200341日,国家药监局印发《关于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的通知》,决定取消关木通的药用标准,龙胆泻肝丸等关木通制剂必须凭医师处方购买;明确肾病患者、孕妇、新生儿禁用。责令该类制剂的生产限期用木通科木通替换关木通嗨,木通也导致肾病。卫生部就如此草菅人命!而此时距比利时事件已经过了10年,这十年间有多少患者遭受了厄运不得而知。2005年版《中国药典》已不再收载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三个品种(均含马兜铃酸)。

   中医从来都是辨证论治的,可惜了!商家为了赚钱草菅人命,结果却让经典中医来承当罪名,可耻!

中药没有纠错机制。中药上市前,既没有有效性实验,也没有安全性实验。西药上市前,既有有效性的双盲实验,也没有大面积安全性实验。现代医学有纠错机制,一旦发现不能接受的毒副作用即行撤回;中药没有这样的自觉性,维护“面子”显得比病人的健康更重要。中国卫生部对人民生命安全是极端不负责的。对于国际医学界揭露出来的有害中药,当局不但不虚心接受,而是首先对内封锁消息,对外打压揭发者,甚至进行完全不顾事实的无耻狡辩。

   中医从来都是对症下药的,这些症状是前人总结了上千年的智慧才得到的,不需要用人命来做实验,我们这些后人自己不认真学习,却用西医的理论来亵渎中医,是可忍孰不可忍!

龙胆泻肝丸事件曝光后,中医不但没有反省,甚至倒行逆施,在《中药注册管理补充规定》中声称,“古代经典名方,只要满足相关条件,就能直接申报生产,而不需提供临床试验数据。”“对未在国内上市销售的新发现的药材及其制剂、对用于治疗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疾病的中药可以实行特殊审批。”什么是“经典名方”?经过了什么样的检验?什么是“相关条件”?什么是“特殊审批”?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中药豁免权是医学的耻辱,也是中国人的悲哀!

把人当做无差别的机器,是现代西医的做法。中医素来强调辨证论治,然后对症下药,为了所谓的效率,乱生产、乱使用中药,请您不要把罪名推到经典中医的头上,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吧。一个不懂得反思自己的人才是悲哀的! 

2003年初正处于非典状态的,非典很大程度上转移了民众的眼球,所以关木通事件的社会影响力被大大削弱了。

 

三,马兜铃酸是超强致癌物

   马兜铃酸也是潜在的致癌物质,动物实验表明,食用马兜铃酸会导致淋巴瘤、肾癌、肝癌、胃癌和肺癌,长期服用还能引起膀胱癌和输尿管癌、上尿路上皮癌。马兜铃酸在人体内代谢成马兜铃内酰胺,进而与DNA结合,损害肾脏细胞和诱发癌症。“马兜铃酸肾病”的特点是,只要服用过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哪怕只是少量,患者都有可能发生不可逆转性肾病和尿道上皮细胞癌,接受剂量越大、次数越多,发生几率也会越大。2009年,WHO宣布马兜铃酸为多组织细胞强致癌物质,为一级致癌物质,致癌性高于紫外线之于皮肤黑色素瘤,更高于吸烟之于肺癌,是目前已知的最强的致癌物。

 

马兜铃酸可引起间质性肾炎。马兜铃酸肾病以损害肾小管为主。其临床特征表现为严重贫血、轻度蛋白尿和管型尿,半数病人血压正常,但肾活组织检查发现肾皮质从深层到浅层的间质发生广泛纤维化,萎缩的肾小管和肾小球逐渐增加。临床可引起急、慢性肾衰竭,肾小管功能障碍,长期使用近半数病人肾盏和输尿管的上皮发生恶性病变。

 

马兜铃酸非常稳定,没东西可以抵消其毒性,不要相信通过药材炮制或“复方配伍”就可去掉马兜铃酸的毒性。小剂量服用马兜铃酸的危害有2040年的潜伏期。

   为什么不去调查一下那些真正对症下药,服用龙胆泻肝汤之后痊愈的案例?服用马兜铃酸跟服用龙胆泻肝汤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中医讲究天人合一,所用的中药从来没有提纯的,药有偏性,但是只要掌握好度,中药就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2007年北大第一医院报告收治了3名马兜铃酸肾病儿童患者,其中一名死亡,一名等待换肾。甘肃定西市人民医院肾内科的李玉霞发表的论文说,2004-2008年间对药房的用药量统计,含马兜铃酸药物的使用量在逐年增加。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有几百种,包括:龙胆泻肝丸、耳聋丸、八正丸(散)、纯阳正气丸、大黄清胃丸、当归四逆丸(汤)、导赤丸(散)、甘露消毒丹(丸)、排石颗粒(冲剂)、跌打丸、妇科分清丸、冠心苏合丸、苏合丸、辛荑丸、十香返生丸、济生桔核丸、止嗽化痰丸、八正合剂、小儿金丹片(丸)、分清五淋丸、安阳精制膏、辛夷丸、儿童清肺丸、九味羌活丸(颗粒、口服液)、川节茶调丸(散)、小儿咳喘颗粒、小青龙合剂(颗粒)、复方珍珠暗疮片、当归四逆汤、玄珠狼疮丸等制剂,已有肾损害的报道。

 

含马兜铃酸的药物有350 多种,在我国主要有:果称马兜铃、上身躯干称天仙藤、下半身称青木香(都是一种植物)、关木通、广防己、细辛、追风藤、寻骨风、淮通、朱砂莲、大风藤、三筒管、杜衡、管南香、南木香、藤香、背蛇生、假大薯、蝴蝶暗消、逼血雷、白金果榄、金耳环、乌金草等。可能搀杂马兜铃酸的药材:木通、苦木通、紫木通、白木通、川木通、预知子、木防己、铁线莲、威灵仙、香防己、白英、白毛藤、大青木香等。

 

鱼腥草含有对人体有害的成分马兜铃内酰胺。鱼腥草不含马兜铃酸,但却含马兜铃酸的代谢物马兜铃内酰胺。实验表明,马兜铃内酰胺也能对肾脏细胞造成损伤并诱发癌症,其细胞毒性甚至比马兜铃酸还强。毒素有积蓄作用,即使每次摄入的量非常少,也能在体内累积,对身体造成了伤害,还没表现出来而已。马兜铃酸、马兜铃内酰胺就属于后一种毒素,即使摄入的量极其微小,也能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所以对马兜铃酸、马兜铃内酰胺是不存在安全剂量。

    用割裂的眼光看世界,这是西医的通病,所以才会出现拿着一把刀随意宰割人体,中医是用全面的眼光看问题,请不要拿着这把刀来屠杀中医。


生活需要智慧,生活智慧群QQ群号:215972392;牙好生活好,中医牙齿保健QQ群号:258351981欢迎有缘的朋友加入。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