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莎拉:“所罗门”指导她飞翔(11——20)  

2012-05-30 16:25:31|  分类: 书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章
   “所罗门,为什么人会那么坏呢?”莎拉诚恳地问道。
  
   所有的人都坏吗,莎拉?我怎么没有发现。
  
   “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坏,不过很多人是这样的。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有时候,我也会对人不好,这时候我自己感觉糟透了。”
  
   你什么时候会对人不好呢,莎拉?
  
   “大多是在别人先对我不好以后。我想,自己变坏多多少少是为了报复他们。”
  
   那样做有用吗?
  
   “有用。”莎拉辩解道。
  
   干吗这样呢,莎拉?报复他们,你就会舒服一些吗?那样做可以扭转一切吗?或者可以抵消一些卑劣的行为吗?
  
   “嗯,不会,可能不会吧。”
  
  其实,莎拉,我看那样只会在世界上增加更多的恶行。这有点儿像卷入了一个痛苦的锁链,一环扣着一环。有人伤害你,你又去伤害别人,接着,你再帮着别人去伤害另外一个人。像这样一个接着一个,不停地继续下去。
  
   “可是,所罗门,这个可怕的痛苦之链是从谁那里开始的呢?”
  
   它从哪里开始真的无关紧要,莎拉。不过,重要的是,如果它传到你那儿,你应该怎么去应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莎拉?是什么使你卷入这个痛苦的锁链的?
  
   莎拉告诉所罗门班上新来了一个男孩,叫做唐纳德,以及他第一天在班上的遭遇。一说到这些,莎拉的心里就很难过。她告诉所罗门,班上的几个爱欺负人的坏家伙似乎总是没完没了地捉弄唐纳德。她还告诉了所罗门刚才发生在楼道里的那让人伤心的一幕。她的脑海中接连闪现出那一幕幕的场景,她把这些事全说给所罗门听了。此时,她心里又难过,又愤怒,一滴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流下来。她气呼呼地用衣袖的内侧抹去眼泪,心里十分恼火。平常和所罗门聊天都是很愉快的,可现在她却哭哭啼啼,抽噎着没完。这可不应该是与所罗门在一起时的样子。
  
   这些零零碎碎、没有关联的念头在莎拉的脑海中涌动着,所罗门在一旁沉默了很长时间。莎拉能够感觉到所罗门那双充满爱意的大眼睛一直在注视着她,可是她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就好像是所罗门在引着她把这些事情给说出来的。
  
   好了,我不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已经很清楚了,莎拉想。我可不想像现在这个样子,尤其是在跟所罗门说话的时候。
  
   很好,莎拉。刚才你已经有意识地迈出了第一步,要去结束这个痛苦之链。你也意识到了自己不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那样就很好吗?”莎拉问道。 “可是我还是感觉不怎么好。”
  
   那只是因为你才做了第一步,莎拉。还有三步呢。
  
   “那下一步该怎么办呢,所罗门?”
  
   听我说,莎拉,要想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这并不难。你说对不对呀?
  
   “是的,大概是这样。我是说,我通常都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那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正在思考不想要的事物呢?
  
   “我能够说出来的嘛。”
  
  莎拉,你能够说出来,是由于你感觉到了。在考虑或者谈论那些你不想要的东西时,你总是产生消极的情感。你生气、失望、尴尬、愧疚或者恐惧。你在想自己不想要的东西时,总是感觉不好。
  莎拉回顾了一下过去的几天。在这段时间里,她确实比平常经历了更多的消极情感。“你说得对,所罗门,”莎拉大声宣布,“在最近的一个星期中,看着那些男孩作弄唐纳德,我总是很气愤,也很难过。自从遇见你,所罗门,我一直很高兴。然而看到他们又在捉弄唐纳德,我便气愤极了。我发现我的感觉与我正在想的东西确实有很大的关系。”
  
   很好,莎拉。现在,让我们谈谈第二步。一旦你知道自己不想要的是什么,那么你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不是很容易就想出来了呢?
  
   “这个……”莎拉的声音渐渐小了。她很想弄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可是仍然无法确定。
  
   你生病的时候,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我想感觉好一些,”莎拉连忙回答说。
  
   你没有足够的钱去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那时你最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我想要更多的钱,”莎拉回答道。
  
   你看,莎拉,这就是打破痛苦之链的第二步。第一步是弄明白自己不想要的东西,第二步就是明确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嗯,那倒是很容易。”莎拉开始感觉好一些了。
  
   第三步是最重要的一步,莎拉。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步。这第三步就是,一旦你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时,那么你必须真正地感觉到它的存在。你必须谈谈为什么你想要它,描绘一下有了它会怎么样,把它解释清楚,假装拥有它,或者回想起相似的场景——这样想下去,直到你找到那个感觉点。要继续对自己说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直到你感觉好起来。
  
   所罗门告诉莎拉要花一些时间,有意识地在脑海中去想像一些事物。莎拉听着听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因为尽情去想像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不止一次给她带来很大的麻烦。所罗门告诉她的似乎正好与学校里老师们告诉她的恰恰相反。不过,她早就开始相信所罗门了,她内心里也愿意尝试一下不同的方法。因为很显然,老师们教的办法对她没什么作用。
  
   “为什么第三步是最重要的一步,所罗门?”
  
  因为不改变感觉的方式,你实际上什么也改变不了,你还是那条痛苦之链中的一部分。可是一旦你改变了感觉的方式,你就成了另外一条链子的一部分。可以说,你加入了所罗门之链。
  
   “你把自己的链子叫做什么,所罗门?”
  
   嗯,我真的不晓得该叫它什么。它是有关感觉的。不过,你可以叫它欢乐之链,或者幸福之链。一条能够让人感觉美好的链子。这是一条自然的链子,莎拉。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环。
  
   “嗯,如果它是自然形成的,而且我们每个人又都是中间的一环,那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在更多的时候感觉到快乐呢?”
  
   人们的确想拥有美好的感觉,大多数人都非常希望这样。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你是什么意思呀?渴望美好怎么会成为问题呢?”
  
   这个嘛,莎拉,人们渴望美好,所以他们四处寻找,看看周围别人的生活方式,来决定什么是美好的事物。他们看看自己周围的环境,看到了他们认为是美好的事物,同时也看到了他们认为是丑恶的事物。
  
   “那很糟糕吗?我看不出来那有什么不好的,所罗门。”
  
  我注意到,莎拉,人们在看待周围的情形时,好也罢,坏也罢,大多数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大多数人都错在这个地方。在追寻美好的道路上,人们不去注意他们看到的事物是如何影响他们的,而是去寻找丑恶的事物,并且想让它远离身边。莎拉,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他们一直想把丑恶的事物拒之身外——他们就卷入了那条痛苦之链。与关注自己的感受相比,人们对于看待、分析以及比较周围的环境更感兴趣。周围的环境经常很快就把他们拉到这条痛苦之链中。
  
   莎拉,想一想刚刚过去的几天,你还记得自已产生过某种强烈的情感吧。这个星期你感觉不好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莎拉?
  
   “汤米和林恩在捉弄唐纳德的时候,我感到很难过。同学们在课堂上嘲笑唐纳德的时候,我也很难过。但我最难过的时候是发生在唐纳德冲着我大吼的时候。我只是想帮帮他,所罗门。”
  
   好的,莎拉。我们来谈谈这件事。你在那些感觉难受的时候,做了些什么事情呢?
  
   “我不知道,所罗门。我实际上什么也没做。我猜,大部分时间,我只是在看。”
  
   完全正确,莎拉。你当时在观察环境,可是你选择观察的那些环境只会让你加入痛苦之链。
  
   “可是所罗门,”莎拉争辩道, “你看到丑恶事物的时候,却怎么能够视而不见,而且不感到难过呢?”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莎拉,我答应你将来会完整地回答这个问题。我知道要你一下子彻底理解这一点,可不容易。理解这一点很困难,首先是因为你已经习惯了这样去观察环境,可是你还不习惯在观察环境的时候,注意一下自己的感觉——所以,环境似乎控制了你的生活。如果你在观察美好的事物.你就会产生美好的感觉;如果你在观察丑恶的事物,你就会产生不好的感觉。环境似乎控制了你们的生活,或者说,让大多数人感到沮丧,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不停地卷入痛苦之链中。
  
   “那么,我该怎么办才能够摆脱痛苦之链呢,或者在别人卷入痛苦之链时,帮助他们解脱出来呢?”
  
   这个嘛,莎拉,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的。但是,我最喜欢的方法——也是见效最快的方法——就是:心存感激。
  
   “感激?”
  
   是的,莎拉,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件事或者某个人身上,然后找到使自己感觉最好的想法。尽可能地去感激他们,这是进入欢乐之链的最好办法。
  
   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步该做什么?
  
   “弄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莎拉自豪地回答道。她对这一步太熟悉了,随口就可以说出来。
  
   第二步呢?
  
   “弄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很好,莎拉。第三步呢?
  
   “噢,所罗门,我忘了,”莎拉嘀咕道。这么快就忘了,她对自己非常失望。
  
   第三步是找到一个感觉点,感觉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感觉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直到你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它。
  
   “所罗门,你还没有告诉我第四步呢,”莎拉突然想了起来,兴奋极了。
  
   啊,第四步可是最棒的部分,莎拉。那个时候,你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第四步就是愿望的自然显露。
  
   照这样做吧,愿你开心,莎拉。用不着花很多心思去记住每一步。只要你学着去感激别人就可以了,这才是关键。现在,你得回去了,莎拉。明天我们再继续谈吧。
  
   感激,莎拉思索着,我得想出一些值得感激的事情来。她的小弟弟,贾森,首先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好家伙,这太难了。莎拉一边想,一边开始往灌木丛外面走去。
  
   从简单的东西开始!所罗门从栅栏柱子上飞起来的时候,大声说道。
  
   “是,好的,”莎拉笑了起来。我喜欢你,所罗门,莎拉想。
  
  我也喜欢你,莎拉。尽管所罗门早就飞得无影无踪了,莎拉还是清楚地听到了他的声音。

第十二章
   简单的东西,莎拉想,我要感激一些简单的东西。
  
   莎拉大老远地就看见隔壁邻居家的狗在雪地里欢乐地玩耍着。它奔跑着,跳跃着,打着滚儿:很明显,它浑身是劲儿.高兴极了。
  
   布朗尼.你真是一条快乐的狗!我好感激你呀。莎拉想。布朗尼离她还有两百多码远,这时,它开始朝莎拉这边跑过来了,就好像她是它的主人.叫了它的名字 它摇着尾巴,围着莎拉跑了两圈,然后,把爪子放在莎拉的肩膀上。这条长毛狗体形很大,浑身长着疥癣,一下子就把莎拉压得坐到雪堆上了。这个雪堆是那个星期早些时候扫雪机留下来的。它用自己那又热又湿的舌头舔着莎拉的脸蛋儿。莎拉止不住地笑着,都站不起来了。“噢,你也喜欢我吧,对不对,布朗尼?”
  
   那天晚上,莎拉躺在床上,回想着在那个星期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我感觉自己好像坐上了环滑车。我感觉到了从来没有感觉到的最美好的事物,也感觉到了从来没有感觉到的最糟糕的事物.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这短短的一个星期里。我喜欢和所罗门说话,哦,我多么喜欢飞行。可是,在这个星期里我也有非常生气的时候。这些都让人觉得很奇怪。
  
   心存感激。莎拉敢发誓她在自己的卧室里听到了所罗门的声音。
  
   “不,这不可能,”莎拉断定,“我只不过是想起了所罗门说过的话。”想到这里,莎拉翻了个身,侧着身子又思考起来。我感激这张温暖的小床,这是肯定的。莎拉一边想,一边拉开毯子盖住自己的肩膀。还有我的枕头,这个软软的、暖乎乎的枕头。我真的很感激它,莎拉心想,同时张开双臂抱着它,把脸埋在里面。我感激爸爸和妈妈。还有贾……还有贾森。
  
   我不知道,莎拉想,我想我还没有找到感觉点。可能我太累了吧,我明天再找吧。这是莎拉最后的还算清醒的想法,随后她就睡着了。
  
   “我又飞起来了!我又飞起来了!”莎拉大叫着,迅速地飞到房子上面。准确地说,“飞”不算是最好的字眼儿,她想,这更像漂流。我想去哪儿就能够去哪儿!
  
   莎拉不用费力,只需要弄清楚自己想去的地方,就可以轻轻松松地飞越天空。她时不时地停下来,看看自己以前没见过的东西。她一会儿猛冲向地面,一会儿又飞起来。升高!升高!升高!她发现如果她想落下去,只需要朝着地面伸出一个脚趾,她就会落下去。要是她准备再飞起来,只需要向上看,她就会向上飞去。
  
   莎拉决定,我想要永远地飞下去!
  
   我来想一想,莎拉有些疑惑,现在该去哪儿呢?她独自飞着,飞到了小镇的上空。她从高空俯瞰小镇,只见到处是闪烁的灯光,家家户户都安顿下来,准备过夜。天下起了小雪,莎拉感到非常兴奋。她一点儿也不冷,反而觉得很安全。她光着脚丫,穿着法兰绒睡衣,在深夜里飘荡着。一点儿也不冷。莎拉注意到。
  
   现在,几乎每一户人家都熄了灯,小镇上只有稀稀疏疏的街灯还在不停地闪烁着。可是,在小镇的另一边,莎拉看见有一户人家还亮着灯。于是,她决定飞过去,看一看谁还没有睡觉。也许这个人早晨不需要早起。莎拉心想。她飞到了跟前,向下伸出左脚趾,迅速而完美地落了下去。
  
   她落在厨房的一个小窗户前。那个窗户的窗帘没有拉上,她很高兴能够瞥见里面的一切。
  
   只见乔根森先生,莎拉的老师,正坐在厨房的桌子边上。桌子上摆满了写着字的纸,乔根森老师有条不紊地拿起一张纸,读,起来。接着,他又拿起一张读了起来,随后又拿起一张读了起来……莎拉在窗外一动也不动地看着他。不管做什么事情,他似乎都那么认真。
  
   像这样偷窥老师,莎拉忽然感到有点儿内疚。不过,至少这是厨房的窗户,莎拉注意到,不是浴室、卧室或者其他私人使用的地方。
  
   现在,乔根森老师微笑着,似乎从那些纸中得到了很多乐趣。然后他又在纸上写着什么。突然,莎拉意识到乔根森老师在干什么。他现在正在看全班同学今天在课后交上去的作文。他在一篇一篇地看。
  
   以前,他把作文发下来的时候,莎拉经常在作文的顶部或者尾部看到一些潦草的字迹,她从来没有好好地感激过这些。你就是不能让他满意。很多次莎拉看着自己文章上字迹潦草的评语,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人读过之后又写,写过之后又读,而镇上的绝大多数人现在早就睡着了,这一切还真让莎拉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新感觉。对于乔根森老师不好的旧看法和现在的新看法一起在她的脑海里冲撞着,几乎让她感到头晕目眩。“哇!”莎拉叫了一声,抬头向上看去,好让自己娇小的身躯向老师家屋子的上空急速飞去。
  
   一阵暖风似乎从莎拉体内荡漾出来,罩住她的全身,让她起了很多鸡皮疙瘩。她的眼睛里全是泪水,她的心情十分激动。她急速地飞向高空,从最高处俯瞰着那座美丽的、熟睡的或者说是昏昏欲睡的小镇。
  
  我好感激你, 乔根森老师。莎拉想。最后,她再一次猛冲到乔根森老师家的屋子上面,然后往家飞去。莎拉回头又看了看乔根森老师家厨房的窗户。她敢肯定自己看到了他站在窗边,正向外望着。

第十三章
   在上学的路上,莎拉穿过干道大桥时,听到了自己清脆的嗓音:“嗨,马特森先生,您好!”
  
   马特森先生正在干活,听到声音便从发动机罩盖那里抬起头来。他在于道大街和中心街的拐角处开了一家汽车加油站,这可是小镇上惟一的一家加油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每天早晨都看见莎拉路过这里去上学,可是以前莎拉从来没有像这样跟他打过招呼。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所以他惊诧万分,机械地拾起手臂却没有挥舞。实际上,大多数认识萨拉的人都发现性格内向、言行拘谨的她开始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莎拉不再低着头,盯着自己的双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相反,她对这座山区小镇产生了奇异的兴趣。她变得善于观察,乐于与人交流,这真是不可思议。
  
   “有这么多东西值得感激!”莎拉暗暗地低声承认。扫雪机已经清扫了大部分街道。那真是一个好东西,莎拉想。我应该感激它。
  
   接着,她看到伯格曼的商店门口停了一辆多用途卡车,车上的升降梯一直向上伸展开去。一个人站在梯子顶端,在电线杆顶部修理着什么,而另外一个人则站在下面专注地看着E面。莎拉很想知道他们在干些什么。突然,她看到电线上结满了重重的冰锥。于是,她断定他们可能是在修理其中一条被冰锥压坏的电线。这真是太好了,莎拉想。有这些人维修电线,就不会停电了。这真是太棒了,我好感激他们。
  
   莎拉走进了校园,这时一辆满载孩子的校车绕过了街道拐角。由于车窗上全是雾气,萨拉根本看不清楚车厢内孩子们的脸。不过,她对校车的职责太熟悉了:天还没亮,司机就得开车到各个地方装载“货物”——那些不愿意去上学的孩子们。现在,在莎拉的学校门口,他能卸下一半左右的孩子。随后,他再把另外一半孩子卸在干道大街上的那所学校门口,萨拉以前也在那儿上过学。校车司机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莎拉心想,我真的好感激他呦。
  
   莎拉走进教学楼,脱掉了沉重的外套,感到楼里面既温暖又舒适。我感激这座大楼,感激给大楼提供热量的暖气锅炉,还感激那个烧锅炉的工人。她想起来曾经见过他把一大块一大块的煤铲进煤炉里,这样火就可以再燃烧几个小时。她还见过他把一大块一大块烧红的煤渣从火炉里扒出来。我感激做这项工作的那个工人,他为我们驱除了寒冷。
  
   莎拉这时感觉好极了。我真的开始理解这个叫做“感激法则”的东西了。莎拉心想。我干吗不早一点弄明白这一点呢?它真是太棒了!
  
   “喂,娃娃脸!”莎拉听见有人在阴阳怪气地讥笑别人。听到这句话,莎拉感觉非常难受,不禁皱了皱眉头。从一个感觉非常美好的地方一下子回到这个令人厌恶的现实中来,并且发现有人老在找另一个人的茬儿,这可真够让人震惊的。
  
   噢,不,莎拉想,但愿别又是唐纳德。但是,她现在可以肯定,还是那两个坏家伙,他们又开始欺负人了。唐纳德被他们逼到楼道的拐角,身体紧贴着壁柜。莎拉看见林恩和汤米狞笑着,他们的脸贴近了唐纳德,只有几英寸远。
  
   突然,莎拉不再胆怯了:“你们这两个混蛋有本事找个个头和你们一样大的去欺负?”
  
   其实,莎拉真正想说的并不是这些话,因为事实上唐纳德比他们两个人都略微高一点儿。但是,他们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那种在一起时的咄咄逼人的气势,似乎让唐纳德,或者当时任何一个被他们欺负的人都处于劣势。
  
   “哦,原来唐纳德交了个女朋友,唐纳德交了个女朋友,”那两个男孩一起有节奏地反复叫道。莎拉尴尬得满脸通红,再加上愤怒,她的脸涨得更红了。
  
   男孩们大笑着,顺着楼道走了下去。只留下莎拉站在那里,满脸通红,浑身燥热,难受极了。
  
   “用不着你来保护我!”唐纳德大声吼道,对莎拉又发了一通火,借此来掩饰自己尴尬的泪水。
  
   天哪,莎拉想。我又做了这样的蠢事。我怎么就不吸取教训呢。
  
  好吧,唐纳德,莎拉心想,我也感激你。你又一次让我意识到自己是个傻瓜,一个总是不能吸取教训的大傻瓜。
  
第十四章
   “嗨,所罗门,”莎拉没精打采地打了声招呼。所罗门蹲在一根柱子上,她把书包挂在所罗门旁边的那根柱子上。
  
   你好,莎拉。今天天气真不错,是吧?
  
   “是的,大概是吧。”莎拉茫然地答道。她根本就没有注意,更别说关心外面阳光灿烂的天气了。她松开围巾,把它从脖子上拽下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所罗门静静地等着,等着莎拉集中思想,像平常一样开始那连珠炮式的发问,可是今天莎拉显得特别郁闷。
  
   “所罗门,”莎拉开始说话了,“我就是弄不明白。” ,
  
   莎拉,是什么让你弄不明白呀?
  
   “我到处感激身边的事物,可这对于别人有什么作用,我实在没法理解。我是说,我真的看不出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你是什么意思呢,莎拉?
  
   “嗯,我是说,我开始能够相当熟练地感激这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了。整整一个星期我一直这样练习着,开始的时候非常难,不过后来容易多了。今天,我几乎感激了周围所有的事物,可是,我到了学校,看到林恩和汤米又在欺负可怜的唐纳德。”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我气坏了。我气极了,就冲着他们两个人大吼大叫。我只想让他们放过唐纳德,这样他会开心一些。可是,我又做了错事,所罗门。我又加入了他们的痛苦之链,我什么也没有学会。我真讨厌那些男孩,所罗门,他们简直坏透了。”
  
   你为什么讨厌他们?
  
   “因为他们毁了我美好的一天。这一整天我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了感激之情.早晨起床的时候,我感激了我的床,接着我感激了我的早餐、爸爸和妈妈,甚至还感激了贾森。在上学的路上,我又找到了许多值得感激的事物,然而后来他们毁了这一切,所罗门。他们又让我像以前一样感觉糟透了,就像我还没有学会
  
  感激以前的时候那样。”
  
   怪不得你冲他们发了火,莎拉,因为你落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其实,那可是世界上最糟糕的陷阱了。
  
   莎拉并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她看够了贾森和比利自制的陷阱。他们用这些陷阱来捉小动物时,总是欣喜若狂。莎拉曾经解救过很多被他们捉到的小老鼠、小松鼠和小鸟儿。想到自己竟然会落到别人的陷阱里,莎拉感觉糟透了。“所罗门,你是什么意思呀?是什么陷阱呀?”
  
   这个嘛,莎拉,要是你的快乐取决于别人做了什么事,或者不去做什么事,那么你就落入了一个陷阱,因为你无法控制别人的思想和言行。不过,莎拉,你会获得真正的解脱——一种你根本想像不到的自由——你会发现你的快乐不是取决于其他人,你的快乐只能取决于你所关注的事物。
  
  莎拉静静地听着,泪水顺着粉红色的脸颊流了下来。
  
   现在你觉得自己好像落入了陷阱里,因为你不知道应该怎样区别对待你看到的事物。你在经历一些让你感觉不愉快的事情时,会深受周围环境的影响。你认为只有周围的环境变好了,你的心情才会变好。既然你没有办法控制周围的环境,你就会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陷阱里。
  
   莎拉用衣袖擦干眼泪。她觉得心情非常糟糕,所罗门说得对,她真的好像掉进了陷阱里,而现在她想要摆脱这个陷阱。
  
  莎拉.只要你继续感激身边的事物,就会感觉好起来的。我们会一点一点地解决这个问题的。你会明白的,对你来说,这并不难理解。开心点,明天我们再接着谈。愿你睡个好觉。
第十五章
   所罗门说得对,事情似乎真的越变越好了。事实上,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是莎拉过得最快乐的时光。一切似乎都那么美好,呆在学校里的时间似乎越变越短,而更让莎拉惊奇的是,她已经开始喜欢上学了。当然,和所罗门在一起的时光仍然是莎拉一天中最美好的部分。
  
   “所罗门,”莎拉说,“我在这儿的灌木丛中找到了你,真的好高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也很高兴,莎拉。“鸟以群分”,我们是同类,你知道吗?
  
   “嗯,不管怎么说,这话只对了一半,”莎拉笑了起来,看着所罗门美丽的羽毛外衣,一股感激的暖流在她体内流淌着。她曾经听妈妈说过“物以类聚,鸟以群分”。可是,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可从没有仔细想过。当然,她更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真的跟鸟儿结伴。
  
   “那么你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所罗门?”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彼此相似的事物总会走到一起,就是说同类的东西互相吸引。
  
   “你是说,就像知更鸟总是和知更鸟在一起,乌鸦总是和乌鸦在一起,松鼠总是和松鼠在一起,是吧?”
  
   嗯,对,就是那样。其实,所有相似的东西都是这样,莎拉。只不过他们的相似点并不总是像你想像的那样显而易见。相似点有时候不那么明显,你没有办法看到。
  
   “那我就弄不懂了,所罗门。如果看不到的话,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相同还是不同呢?”
  
   你能感觉到,莎拉。不过,这需要训练,而且在你训练之前,你得知道自己要找的是什么。由于大多数人不能理解这些基本的规则,他们就不清楚自己要寻找什么。
  
   “规则,就好像游戏中的规则,是吧,所罗门?”
  
   是的,差不多吧。事实上,把它叫做“吸引定律”更好一些。吸引定律就是指“同类的东西互相吸引”。
  
   “噢,我明白了,”莎拉十分高兴, “就像同类的鸟儿总是会聚集到一块儿。”
  
   就是这样,莎拉。整个宇宙里面的任何人、任何事物都会受到这条定律的影响。
  
   “我还是不能明白这一点,所罗门。请再给我解释解释吧。”
  
   明天,当你度过一天的时候,要留心去寻找一下有关这条定律的证据。在你观察周围的人、事、物、景的时候,你一定要用心去看,仔细去听,最重要的是,留意自己的感觉。照这样做吧,莎拉,愿你开心。明天我们再继续谈吧。
  
  呵——,同类的鸟儿会聚到一起。莎拉反复想着,这句话在她的心里回响着。这时,一群大雁突然从草地上飞了起来,它们扇动着翅膀,掠过莎拉的头顶。莎拉一直很喜欢观察冬天里的大雁,它们飞过天空时排成的形状总是让她惊叹不已。此时,莎拉不禁笑了起来,真是太巧了,刚刚还在谈论群集的鸟儿,现在立刻就发现满天都是这些鸟儿。嗯——,吸引定律!
  第十六章
   帕克先生开着那辆擦得锃亮的老式别克轿车,缓缓地从莎拉身旁经过。莎拉朝帕克先生和帕克太太挥了挥手,他们也笑着挥手回应。
  
   莎拉想起了爸爸对于那些上了年纪的邻居们的评价:“那些老人们都是一个样儿。”
  
   “他们甚至连长相也差不多。”妈妈补充了一句。
  
   嗯——,莎拉思考着,他们简直太像了。莎拉回想起和这些邻居交往时的情形。“他们两个都那么干净整洁。”一开始妈妈就注意到了。帕克先生的汽车总是小镇上擦得最亮的。“他肯定天天擦车。”莎拉的爸爸咕哝着。爸爸的车总是脏兮兮的,而帕克先生的车却一直擦得锃亮,两者之间的反差这么大,真叫爸爸不舒服。夏天的时候,帕克先生家的花园和草坪总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种植的花草也是整齐划一的。帕克太太和她丈夫一样也非常讲究整洁。莎拉并不经常去他们家,不过偶尔帮妈妈跑腿的时候,她曾经到他们家里去过。他们家总是给莎拉留下深刻的印象,房子又整洁又干净,没有一样东西会放错位置。啊,这就是吸引定律。莎拉得出了这个结论。
  
   莎拉的弟弟贾森和他那位爱打闹的朋友比利,骑着自行车追上了莎拉。他们俩尽力逼近莎拉,而又不想真的把她撞倒。“喂,莎拉,小心点儿,看着路。”贾森用教训人的口吻说道。
  
   说完,他们俩便飞快地向前骑去,不过莎拉还是听到了他们的狂笑声。
  
   这两个臭小子!莎拉一边暗骂一边又重新回到自行车道上。想到自己总得费点功夫才能摆脱这两个家伙,莎拉就一肚子火。“这两个捣蛋鬼天生就是一对,”莎拉抱怨道。“他们竟然以惹麻烦为乐。”突然,莎拉在路上猛地停了下来。“鸟以群分,”莎拉十分高兴, “他们是同一类人!这就是吸引定律的作用!”
  
   宇宙中的任何人以及任何事物都要受到它的影响!莎拉记起了所罗门的话。
  
   第二天,莎拉花了很多时间去寻找能够证明吸引定律的证据。
  
   到处都是!莎拉看着小镇上来来往往的大人、小孩和年轻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莎拉走进霍伊特的小店。这家杂货店位于小镇中心,离莎拉上学的路不远。她买了一块新橡皮,因为原来的那一块昨天被人借走了,而那个人还没有还给她。她还买了一块糖果,留着午饭以后吃。
  
   莎拉一直很喜欢来这家商店,它总是让人感觉很舒服。商店的主人是三个性格开朗的家伙,不论是谁来到店里,他们都喜欢和他开个玩笑。这儿一直很热闹,因为整个小镇只有这一家杂货店。可是即使买东西的人排了很长的队,他们三个也还要想方设法和那些愿意说笑的顾客开个玩笑。
  
   “最近过得咋样,小姑娘?”高个子的店主风趣地问莎拉。
  
   他的热情让莎拉有点儿吃惊。平常,他们很少跟莎拉开玩笑,这对莎拉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不好。可是今天,很明显他们有意想让莎拉成为他们的开心果。
  
   “很好啊。”莎拉大胆地回答道。
  
   “嗯,这正是我想昕到的!这块糖果和橡皮,你会先吃哪一个呢?”
  
   “我想我会先吃那块糖果,我要留着那块橡皮作甜点呢!”莎拉咧着嘴,回头对他笑着。
  
   霍伊特先生大笑起来。莎拉的机智幽默真让他大跌眼镜,而这么巧妙的回答也让莎拉自己大吃一惊。
  
   “好的,你今天一犬都会有好运气的。宝贝!愿你开心!”
  
   莎拉又走回到干道大街,感觉好极了。鸟以群分、莎拉思索着,吸引定律,真是无处不在!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莎拉的内心充满了感激之情。这个冬日是那么的暖和,她向后微微一仰,抬头望着那明朗蔚蓝的天空.平时冰冻的大街和人行道现在变得湿漉漉的,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一股一股的细流缓缓流过莎拉脚下的小路,汇聚成许多小水坑。
  
   “鸣——呜——,”贾森和比利一一起有节奏地怪叫着。他们将车骑得飞快,嗖的一声紧挨着莎拉骑了过去。虽然没有撞到她,但是溅起的脏水弄得莎拉满腿都是。
  
   “恶魔!”莎拉大吼了一声。脏水顺着她的腿滴了下去,莎拉顿时气得火冒三丈。这还是没有什么用。这个问题,我得问问所罗门。
  
   莎拉的湿衣服干了,上面的大多数泥迹也都被刷掉了。不过,直到那一天快结束的时候,莎拉还是既疑惑又生气。她生贾森的气,可是后来觉得自己每次都这样,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她竟然还生了所罗门的气,什么“吸引定律”,什么“鸟以群分”。她对讨厌的人统统感到气愤。其实,莎拉对每一个人都感到气愤。
  
   像往常一样,所罗门停在那根柱子卜,耐心地等待着莎拉的来访。
  
   莎拉,你今天似乎特别激动,想谈些什么呢?
  
   “所罗门!”莎拉脱口而出,“这个吸引定律有问题!”
  
   莎拉等待着,以为所罗门会纠正她。
  
  继续,莎拉。
  
   “嗯,你说过‘吸引定律’就是指同类的事物互相吸引,对吧?贾森和比利真是坏透了,所罗门。他们整天都在想方设法让别人感觉难受。”莎拉停了下来,还以为所罗门会打断她。
  
   继续。
  
   “嗯,所罗门,我不是个坏孩子。我是说,我不会把泥浆溅到别人身上,也不会骑车去撞别人。我不会设陷阱来捉小动物,更不会杀死它们。我也不会把人家车胎里的气给放了。可是,为什么贾森和比利老是和我纠缠在一起呢?我们可不是同一类人,所罗门,我们太不一样了!”
  
   你认为贾森和比利真的坏透了吗,莎拉?
  
   “没错,所罗门,绝对是的!”
  
   他们两个的确很爱捣蛋,这一点我同意。所罗门笑着说,可是他们和宇宙中任何人、任何事物都还是一样的。他们具有一些别人喜欢的品质,还有一些别人不喜欢的品质,所有的优缺点都混在一起了。你注意到你弟弟也做过一些好事吗?
  
  “嗯,好的,让我来想想。可,可这很少见啊。”莎拉结结巴巴地说,“我得仔细想一想。可是,所罗门,我还是不明白,他们干吗老是来惹我?我可没招惹他们呀!”
  
   这个嘛,莎拉,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每时每刻,你都可以选择看自己想要看的事物,也可以选择看不需要看的事物。你在看想要看的事物时,只需要看着它,就会开始与它产生共鸣。你就会变得和那个事物一样,莎拉,你明白吗?
  
   “你是说,当我观察一个坏人的时候,我自己也变坏了?”
  
   嗯,不完全是这样,不过你开始明白了。现在,你可以想像有一块灯板,大约有你的床那么大。
  
   “灯板?”
  
   是的,莎拉,一块有着成千上万个小灯的木板。那些灯如同圣诞树上的小装饰灯一样,它们向木板外面伸出来,形成一片灯的海洋。而你就是这成千上万个小灯中的一个。你注意到某个事物时,哪怕只注意了一下,你就会在木板上亮起来。而那个时候,木板上面其他的小灯也都会亮起来——那些灯与你连成了一体,能够产生共鸣。那些亮着的小灯就代表了你的世界,那些可以与你产生共鸣的灯就是你平日里所遇到的人,所经历的事。
  
   好好想一想,莎拉,在所有你认识的人当中,你弟弟贾森最喜欢捉弄和骚扰的人是谁?
  
  莎拉马上答道:“是我,所罗门。他总是在骚扰我!“
  
   在所有你认识的人当中,你认为谁对贾森的捉弄最为恼火?你觉得是谁点亮了灯板上的灯去呼应那些捣蛋鬼呢,莎拉?
  
   莎拉笑了起来,她现在开始明白了:“所罗门,是我,我是最为恼火的一个。我见到贾森,就会生他的气,总是点亮那块灯板。”
  
   所以,莎拉,你瞧,你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你注意它,想摆脱它,并且考虑它——你点亮了灯板,结果你只能变得更加烦恼。即使贾森不在你身边,你还是常常在那儿心烦,因为你总是忘不了他刚才在你身旁做过的事情。莎拉,在这里面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你总是可以通过自己的感觉,辨认出你与谁发生了共鸣。
  
   “你是什么意思呢?”
  
  每当你感到高兴的时候,每当你心存感激的时候,每当你注意到一个人或者事物积极的一面的时候,你就会与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产生共鸣。可是,每当你感到生气或者恐惧的时候,每当你感到愧疚或者失望的时候,在那个时候,你就会与自己不想要的东西产生共鸣。
  “每一次都这样吗,所罗门?”
  
   是的,每次都是这样。你可以相信自己的感觉,它是你的“指导系统”。仔细想一想,莎拉。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在观察周围的事物时,要特别留意你自己的感觉。莎拉,你要知道你在与什么东西发生共鸣。
  
   “好的,所罗门,我会尽力的。可是这需要许多技巧,你知道的。可能要经过很多练习才可以达到。”
  
   我同意。你周围有很多事物,你会有机会练习的,这可真不错。照这样做吧,愿你开心。说完,所罗门便飞走了。
  
   你说起来倒容易,所罗门。莎拉心想。你可以选择和谁呆在一起,你不会跟林恩和汤米一同呆在学校里面,也用不着和贾森住在一块儿。
  
  这时,莎拉忽然觉得所罗门就好像呆在自已身旁,正附在她耳旁说道:一旦你的快乐取决于别人做了什么事或者不去做什么事,那么你就落到了陷阱里,因为你无法控制别人的思想和行为。但你会获得真正的解脱,一种你根本想像不到的自由。你会发现你的快乐不是取决于别人。你的快乐只能取决于你所关注的事物。
  第十七章
   这是多么糟糕的一天。莎拉一边思索着,一边朝所罗门待着的灌木丛走去。
  
   从她走进学校操场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生气,现在她又在生气了。“我讨厌学校!”萨拉一下子大声说道。她继续向前走去,低头盯着自己的双脚,回想着在这糟糕的一天里发生的事情。
  
   她来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学校的校车也开来了。校车司机打开车门,一群吵吵嚷嚷的男孩跑下车,差点儿把莎拉撞倒。他们从各个方向碰撞着莎拉,害得她的书掉了一地,书包里面的东西全都洒了出来。最糟糕的是,她准备交给乔根森老师的作文也被踩在地上。莎拉从地上捡起皱皱巴巴、沾满泥印的纸张,把它们摞成一堆,然后塞到书包里。“我当初还担心这篇倒霉的作文不够整洁,现在倒好。”莎拉抱怨说。当时,她特意多花了一些时间把作文重新抄写了一遍,然后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到书包里。现在,她真是后悔得要命。
  
   莎拉走过一崩又一扇大门,仍然想把东西整理好。她走得很慢,而韦伯斯特小姐的课就要开始了。“走快点儿,莎拉,我可没有一天的时间让你耽搁!”这位身材纤细、让人讨厌的三年级老师对
  
  莎拉厉声说道。
  
   “对不起,清原谅,我得把东西再整理一下!”莎拉小声咕哝着、“真不走运!”
  
   这一天,莎拉至少看了一百次手表,她不停地计算着还有几分钟才能摆脱这种痛苦的生活。
  
   最后,放学的铃声终于响了,莎拉解放了。
  
   “我讨厌学校,我真的很讨厌学校。这么一个让人感觉糟糕透顶的东西,怎么可能对人有价值呢?”
  
   莎拉习惯性地朝所罗门呆着的灌木丛走去。她转过最后一个弯,来到撒克小路时心想,这可是我经历过的最坏的心情,尤其是在认识所罗门之后。
  
   “所罗门,”莎拉抱怨说,“我讨厌学校,我觉得上学是浪费时间。”
  
   所罗门在一旁一声不吭。
   “学校就像一个牢笼,你无法逃出来。牢笼里的人总是让人觉得讨厌,他们整天想方设法去伤害你。”
  
   所罗门仍旧一言不发。
  
   “孩子们之间互相厌烦,老师也让人讨厌。所罗门,这真是糟透了。我想没有人喜欢呆在那儿。”
  
   所罗门蹲在那儿,眼睛盯着莎拉。他偶尔眨一下黄色的大眼睛,才让莎拉知道他没有睡着。
  
   莎拉的内心充满了沮丧,这时,一滴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所罗门,我只想得到快乐。我想我呆在学校里是小会快乐的。”
  
   那么好吧,莎拉,我想你最好离开小镇吧。
  
   莎拉抬起头,对于所罗门这突如其来的建议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所罗门?离开小镇?”
  
   是的,莎拉,如果你离开学校只是因为那儿有一些消极的东西,我想你也应该离开小镇,离开这个州,离开这个国家,离开地球的表面,甚至离开整个宇宙。这样的话,莎拉,我真不知道该把你送到哪里去。
  
   莎拉被弄糊涂了。所罗门应该总是能够帮助她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的。可是,刚才这些话一点儿也不像是从她认识和喜欢的那个所罗门嘴里说出来的。
  
   “所罗门,你在说什么呀?”
  
   嗯,莎拉,我发现宇宙中的每一个物体都既有一些让人喜欢的东西,又有一些让人讨厌的东西。每个人,每个情形,每个地方,每个时刻,总会给人提供这样那样的选择,这种情况是永远存在的。
  
  所以你瞧,莎拉,如果你离开一个地方,一个环境,只是因为其中有一些消极的东西,那么你去的下一个地方还是这样。
  
   “所罗门,你并没有让我感觉好受一些,反而让我更加绝望了。”
  
   莎拉,你的任务不是找到一个完美的地方,一个只存在你想要的东西的地方。你应该在每一个地方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嘛一方面,体会感觉更加美好,而另一方面,随着你开始更多地注意自己想要的事物,越来越多的美好事物就会变成你经历的一部分,这样做会越来越容易的,莎拉:“可是,所罗门,是不是有些地方比另外一些地方更糟糕呢?我是说,学校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
  
   嗯,莎拉,在一些地方寻找积极的事物会比在另外一些地方找起来容易,可是那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陷阱。
  
   “你是什么意思呀?”
  
   你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事物后,就决定去别的地方以便摆脱那些事物,而实际上,你通常是摆脱不了那些事物的。
  
   “不过,所罗门,我才不会带上那些讨厌的老师和坏孩子们呢。”
  
   嗯,莎拉,也许你不会带上原来那些人,可是不管你到哪里去,都会遇到其他一些人,他们与原来那些人非常相似。莎拉,想一想“鸟以群分”,再想一想“灯板”。你看到自己讨厌的东西,去考虑它,去谈论它,就会变得像它们一样。所以,不管你去哪里,它们都是存在的。
  
   “所罗门,我老是记不得这一点。”
  
  嗯,莎拉,记不住很正常,因为你像大多数人一样,只会对环境做出反应。如果你周围的环境很好,你就会感觉很好;可是如果你周围的环境不好,你就会感觉不好。
  
   大多数人认为他们首先必须找到好的环境,只有找到了这样的好环境,他们才能感觉到幸福。不过,事实是相当令人沮丧的,因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是无法控制周围的环境的。
  
   莎拉,你要学会的是,不要在这里寻找完美的环境,而是要在这里选择一些可以感激的事物——它们会像美好的环境一样与你产生共鸣——这样你就能够吸引美好的环境。
  
   “可能是吧,”莎拉叹了一口气,这一切似乎太难理解了。
  
   莎拉,这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复杂。其实,人们总是想弄清楚周围所有的一切,这才会把事情越弄越复杂。如果你想弄明白每个环境的来龙去脉,或者哪些是好环境,哪些是坏环境,那么你就会变得非常糊涂。要想弄明白这一切,你只会把自己逼疯。可是如果你只是注意一下你的阀门是开着还是关着,那么你的生活就会变得非常简单,也非常幸福。
  
   “我的阀门?这是什么意思呢?”
  
   莎拉,每时每刻都有一股完全积极的能量向你流淌着。你可以说这有点像家里流淌着的自来水。自来水的水压始终存在,要是没有水阀它早就流出来了。家里需要水的时候,你只需要打开阀门,水就会流出来。可是如果阀门是关闭的,水就流不出来了。所以要获得幸福,你的任务就是要保证这个阀门总是开着的。积极的能量一直就在那儿,可是你得让它流淌出来。
  
   “但是,所罗门,”莎拉争辩说,“在学校那种地方,每个人都喜欢生气,每个人都那么讨厌,我打开自己的阀门有什么好处呢?”
  
   首先,如果你的阀门是开着的,你就不会注意到那么多讨厌的事情了,而且有些讨厌的事情马上会在你眼前发生变化。很多人总是在打开阀门和关闭阀门这两种状态的边缘摇摆不定。他们和你交往的时候,要是你的阀门是大开着的,他们就很容易和你说说笑笑,来一次快乐的交谈。同时,你还必须记住打开阀门不仅仅会影响到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还会影响到明天甚至以后发生的事情。所以,如果每天你都是感觉美好,在明天以至于以后的日子里你就会越来越快乐。就这样好好练习吧,莎拉。
  
  你要下定决心,在任何环境,不管当时的情况对你来说有多么糟糕,都不值得你关闭自己的阀门。你要清楚,打开阀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儿有句话你要记住,莎拉,而且平时你要经常说:“无论如何,我都要敞开自己的阀门。”
  
  “嗯,好的.所罗门,”莎拉温顺地回答,可是她对于这一切还是犹豫不决。不过,萨拉又想到所罗门提供的那些方法,自从她尝试过以后,总的来说,事情真的是越变越好了:莎拉离开所罗门呆着的灌木丛的时候,回头喊道:“我会好好练习的,希望它有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够感觉美好,这才是真正的好,这才是我确实想要的东西。
  第十八章
   莎拉妈妈的汽车停在家里的私人车道上。真奇怪,莎拉心想,她不该这么早到家啊。
  
   “嗨,我回来了,”莎拉打开屋子前门的时候大叫了一声。这样宣布自己到家了,与平时可不大一样,就连莎拉自己都觉得惊讶。可是屋里没有人答应。莎拉把书本放到餐桌上,走过厨房,来到直通卧室的走廊,又喊了一声:“家里有人吗?”
  
  “我在这儿,宝贝儿。”莎拉听到了妈妈微弱的声音。妈妈卧室里的窗帘没有拉开,她正躺在床上,眼睛和额头上搭着一条卷好的粉红色毛巾。
  
   “怎么了,妈?”莎拉问道。
  
   “哦,我的头有点痛,宝贝儿。我今天一整天都头痛,最后我觉得自己在公司里连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于是就回家了。”
  
   “现在好些了吗?”
   “我闭上眼睛感觉好多了。我还得在这儿再躺一会儿。来,替我把门关上,一会儿你弟弟到家的时候,告诉他我待会儿起床。也许我睡一会儿,就会感觉好一些的。”
  
   莎拉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轻轻地关上房门。她在昏暗的走廊里站了一会儿,想着下一步该干什么。她知道该做哪些家务,毕竟从她记事以来她就已经在做那些事了,可是,今天多多少少有些不一样了。
  
   莎拉记不清上回妈妈生病,没有上班是什么时候,可是当时真让人非常担心。莎拉心里一阵紧张,茫然不知所措。她没有想到妈妈平常的沉稳幽默对于自己的一天竟会有这么巨大的安抚作用。
  
   “我可不喜欢这样,”莎拉大声说, “我希望妈妈赶快好起来。”
  
  莎拉,莎拉听到了所罗门的声音。你的欢乐取决于你周围的环境吗?现在可是一个练习的好机会呀。
  
   “好的,所罗门。不过,我怎样练习呢?我该怎么做呢?”
  
   打开你的阀门,莎拉。一旦你感觉不好的时候,你的阀门就会关闭。所以你要多想想美好的东西,直到你觉得自己的阀门再次打开。
  
   莎拉来到厨房,可是她仍然放心不下躺在隔壁房间床上的妈妈。妈妈的钱包就放在餐桌上,莎拉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妈妈来。
  
   你得决定做些事情,莎拉。想一想你该做的家务事,看看今晚你能做多快。再考虑多做一些家务事,做做那些你平常没做过的家务事。
  
   受到这些启发以后,莎拉立刻行动起来。她动作迅速,于起事来干净利落。在每个房间里,她收拾了一下昨天晚上临睡觉前几个小时中被家里人弄乱的东西。她把那些散落在起居室地板上的报纸摞成一垛,然后又掸了掸起居室里桌子的桌面。她清洗了一下家里惟一一间浴室中的洗涤槽和浴缸。此外,她还倒干净了厨房和浴室中的垃圾桶。她整理了一下爸爸扔了满桌的报纸,当时这张大栎木桌是被别别扭扭地塞进起居室的角落里的。她非常小心,尽量不把爸爸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拿得太远。爸爸总是这么邋遢,她敢肯定这些东西在摆放时就没有顺序,可是她并不想给爸爸添麻烦。爸爸很少坐在这张桌子前面,莎拉一直就很奇怪为什么要让这张桌子占据起居室里这么大的一块地方。不过,它似乎给了爸爸一个能够思考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在那儿爸爸可以把不想考虑的事情暂时放到一边隐藏起来。
  
   她目标明确,所以干得非常快。后来,她决定不用吸尘器打扫起居室里地毯上的灰尘,因为她不想吵醒妈妈。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竟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开始感觉到美好了。可是,决定不用吸尘器,也许是不想打扰正在休息的妈妈,她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消极的环境上。她心里又沉闷起来,十分伤感。
  
   哇!莎拉想,真是太奇怪了。我的确感觉到,我自己的感觉只和我所关注的事物有关系。环境没什么变化,而我的注意力却改变了!
  
   莎拉非常愉快。她已经发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东西,她发现自己的快乐真的既不取决于别的人,也不取决于别的事物。
  
   就在那时,莎拉听见妈妈卧室的房门开了。妈妈穿过走廊,来到厨房。“噢,莎拉,一切都这么整洁!”妈妈惊叫起来。很明显,她感觉好多了。
  
   “妈,你的头不痛了吧?”莎拉亲切地问。
  
   “现在好多了,莎拉.我能够休息一会儿,因为我知道你在家里照料着一切事物。谢谢你,宝贝儿。”
  
   莎拉舒服极了。她知道,和每天放学后做的家务相比,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做多少事情。
  
   妈妈不是在感激莎拉的行为,而是感激莎拉敞开的阀门。我能做得到,莎拉断定,不管环境如何,我都要敞开自己的阀门。
  
  莎拉记起了所罗门的忠告:无论如何,我都要敞开自己的阀门!
  
第十九章
   乔根森老师把批改好的作业发给了莎拉,她看到在昨天布置的作业的顶端有着这样的评语:非常好,莎拉——A。
  
   她看着这用鲜红色的墨水写的字,不禁咧开嘴想笑,可是她还是尽力克制住了。乔根森老师把作业发给莎拉前面的那个女生的时候,回头瞥了莎拉一眼。莎拉的目光碰到了他的目光,他朝她眨了眨眼。
  
   莎拉的心突突直跳,她非常自豪。这对莎拉来说可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她注意到自己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莎拉迫不及待地想去灌木丛,告诉所罗门这一切。
  
   “所罗门,乔根森老师怎么了?”莎拉问道。“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还是他,莎拉,我想只不过你注意了不同的东西。
  
   “我没有注意不同的东西啊,一定是他在做不同的事了。”
  
   比方说,莎拉,像什么事呢?
  
   “嗯,比方说,他比平常更爱笑了。有时候,他还会在下课铃响以前吹几声口哨。他过去可从来不会那样做的。他甚至还朝我眨眼!他在课堂上讲了一些更有趣的故事,课堂的气氛更加活跃了。所罗门,他似乎比以前开心多了。”
  
   唔,莎拉,听起来,你的老师可能加入了你的欢乐之链。
  
   莎拉愣了一下。乔根森老师改变了许多,所罗门是在说这是因为她的功劳吗?
  
   “所罗门,你是说我让乔根森老师变得更加快乐吗?”
  
   这个嘛,莎拉,不全是你的功劳,因为乔根森老师自己也想变得快乐。不过,你的确帮助他认识到他想变得快乐,而且还帮助他意识到当初他为什么决定当一名教师。
  
   “可是所罗门,我从来没有和乔根森老师谈过这些事情呀。我怎么能够帮助他意识到这些呢?”
  
   莎拉,你感激乔根森老师,就等于做了所有这些事。你瞧,某些时候你注意到某个人或者某件事,同时又心存感激,这样你就会增加他们的幸福。你用自己的感激滋润了他们。
  
   “就像用花园里浇花的软管去喷洒他们那样吧?”莎拉咯咯地笑起来。尽管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是她还是相当满意。
  
   是的,莎拉,非常像。不过,在你真正能够喷洒他们之前,你得把自己的软管接上喷嘴,然后再打开。感激别人就是接上喷嘴。只要你觉得感激和喜爱,只要你看到某个人或者某个事物积极的一面,你就接上了喷嘴。
  
   “所罗门,是谁把感激放到喷嘴里的呢?感激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它一直就在那里,莎拉。它天生就存在着。
  
   “嗯,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向周围喷洒它呢?”
  
   这个嘛,莎拉,是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接上喷嘴。虽然他们不是存心这样做,可是他们就是不知道该怎样连接?
  
   “是吗,所罗门,那么你是说,在任何时候我只要想接上喷嘴就能接上它,然后我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去喷洒自己想喷洒的任何事物?”
  
   就是这样,莎拉。只要你喷洒出软管内的感激,你就会渐渐地注意到一些非常明显的变化。
  
   “噢!”莎拉嘀咕着,同时在脑海里估量着自己刚刚学到的东西有多么重要。“所罗门,这简直太神奇了!”
  
   开始的时候似乎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莎拉,可是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觉得很正常了。感觉美好——然后做个催化剂帮助别人感觉美好——这将会成为你所做的最为普通的事情!
  
   莎拉拾起了书包和丢在一旁的夹克衫,准备今天和所罗门说再见。
  
   要记住,莎拉,你的任务是保持与喷嘴的连接。
  
   莎拉停下来,转过身看着所罗门。她突然意识到这也许并不像所罗门开始的时候说的那么容易,那么神奇。
  
  “一直接着喷嘴,所罗门,这样做有没有什么诀窍呀?”
  
   开始的时候,可能需要一些训练。不过你会越来越熟练的。接下来的几天,想着某个事物,然后注意你的感觉。莎拉,你会意识到,在你心存感激的时候,在你受人恩惠的时候,在你向人家鼓掌的时候,在你看到事物积极一面的时候,你会感觉美好。这意味着你接上了喷嘴。可是,在你埋怨别人的时候,在你刁难别人的时候,在你挑剔别人的时候。你就感觉不好。这就意味着你没有接上喷嘴,至少在你感觉不好的时候还没有接上。照这样做吧,愿你开心,莎拉。说完这些话,所罗门飞走了。
  
   那一天,莎拉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她已经从所罗门的感激游戏中得到了很多快乐,而要去感激就要接上这个神奇的喷嘴,这让她更加兴奋。不知为什么,它给了莎拉更多的去感激的理由。
  
   莎拉绕过街脚,走上了同家的最后一段路程。她看见年迈的佐伊大婶缓缓地走卜门前的阶梯走道。整个冬天,莎拉都没有见到过她,现在居然在屋子外面看见她,这真叫莎拉吃惊。
  
   佐伊大婶没看到莎拉,所以莎拉也就没有喊她。她不想吓着佐伊大婶,也不想卷进那可能没完没了的唠叨中。佐伊大婶说起话来非常慢.这些年来,莎拉已经明白,要尽量避免和佐伊大婶搭讪。看着她为了表达思想而痛苦地搜寻词语,真是让人觉得十分沮丧。好像她的大脑比她的嘴巴快多了,所以她说起话来总是前言不搭后语,莎拉不时地在这里和那里插卜几句话,本来是想帮她的,结果反而惹得她不高兴 所以.莎拉认为避免和她搭讪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尽管莎拉也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莎拉看着这个可怜的老妇人蹒跚地走上台阶,心哩难受极了。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握住走道的扶手,一次只能向上跨一步。她慢慢地向上走了五六个台阶,来到门前的走廊。
  
   我希望我老的时候不是那个样子。莎拉想。突然,莎拉想起了她和所罗门上一次的谈活。喷嘴!我要用喷嘴来喷洒她!首先,我自己得接上喷嘴,然后再向她喷洒。可是,当时没有那种感觉。好吧,我再试一次。可还是没有接上喷嘴的感觉。莎拉立刻觉得十分沮丧。“可是,所罗门,”她恳求说,“这非常重要。佐伊大婶需要别人去喷洒。”所罗门没有回答。
  
   “所罗门,你在哪儿?”莎拉大声喊道。她没有意识到佐伊大婶已经注意到她了。佐伊大婶站在阶梯走道的顶端望着莎拉。
  
   “你在跟谁说话?”佐伊大婶说道。
  
  莎拉感到又吃惊又尴尬。“噢,没有人。”她回答说,然后蹦蹦跳跳地顺着小路跑了下去,跑过了佐伊大婶的花园。现在那里只是一片泥地,正等着新一年里春天的播种。莎拉满脸通红,气呼呼地跑回了家。
  
第二十章
   “所罗门,你昨天到哪儿去了?”莎拉看见蹲在柱子上的所罗门,抱怨着说。 “我需要你帮我接上喷嘴,这样我就可以帮助佐伊大婶,让她感觉好一些。”
  
   莎拉,你知道为什么你接不上喷嘴吗?
  
   “不知道,所罗门。为什么我接不上呢?可是我真的很想接上。”
  
   为什么呢?
  
  “我真的很想帮助佐伊大婶。她年纪又大,又糊涂。她的生活肯定没有多少乐趣。”
  
   所以,你想接上喷嘴,去喷洒滋润佐伊大婶,去解决她身上的问题,以便她能快乐起来?
  
   “是啊,所罗门,你会帮助我吗?”
  
   嗯,莎拉,我倒是很想帮助你,可是,恐怕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为什么不可能,所罗门?你是什么意思?她可是一位很好的老妇人,我想你会喜欢她的。我敢肯定她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
  
   莎拉,我知道你说得对。佐伊大婶是个善良的老妇人。在这种情形下,我们不能帮助她的原因,与她本人没有关系,莎拉,这与你却有很大的关系。
  
   “我?!所罗门,我做了什么呀?我只不过想尽力帮助她。”
  
   是啊,莎拉,的确如此,这是你想要的。只不过你处理这件事的方法不当。要记住,莎拉,你的任务是接上喷嘴。
  
   “我知道,所罗门。这就是我需要你的原因,帮我接上喷嘴。”
  
   可是你瞧,莎拉,我也没法帮你。你得自己去寻找那个感觉点。
  
   “所罗门,我还是不明白。”
  
   要记住.莎拉,你不可能既是痛苦之链的一部分,同时又接上幸福的喷嘴。两者之问只能选择一个。你看到自己不喜欢的环境,因为它让你感觉不好,这种不好的感觉就证明你还没有接上喷嘴。一旦你不能自然地流淌出幸福来,你就无法给别人任何快乐。
  
   “天哪,所罗门,这似乎是不可能了。如果我看见一个人需要帮助,看见他们需要帮助就足以让我产生共鸣,可是共鸣的结果却是我无法帮助他们。这太糟糕了。那我还怎么去帮助别人?”
  
   你得记住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一直保持与幸福喷嘴的连接。所以,你必须让自己的思想处于一个特定的位置,这个位置可以让你拥有美好的感觉。换句话说,莎拉,你得更注意你与幸福喷嘴的连接,而不是只关注周围的环境,这才是关键。
  
   莎拉,回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佐伊大婶怎么了。
  
   “好的。放学以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佐伊大婶吃力地走上门前的走道。她已经非常衰弱了,所罗门,根本无法行走。她用一根非常陈旧的木头做成的旧拐杖支撑着全身。”
  
   然后发生了什么?
  
  “嗯,没有发生什么事,所罗门……”
  
   那个时候,莎拉,你感觉如何?
  
   “嗯,所罗门,我感觉糟透了。看着佐伊大婶,我感到非常难过。她自己甚至连台阶都上不去。然后,我就想也许我老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所以我害怕极了。”
  
   这就是整个事情最重要的地方,莎拉。你注意到自己感觉不好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自己已经断开与喷嘴的连接。你瞧,莎拉,事实上,你是自然而然地接上喷嘴的,并不需要下多大功夫。可是,你要不断地注意自己的感觉,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只有这样,你才能知道什么时候你没有接上喷嘴,而这时的情绪就是消极的情绪。
  
   “可是,所罗门,我该怎么做才能保持与喷嘴的连接呢?”
  
   我注意到,莎拉,一旦保持与喷嘴的连接成了你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那么你就会找到越来越多的能让你与喷嘴保持连接的方法。不过,在真正理解什么是最重要的问题以前,你们大多数人在遇到让人感觉不好的环境时,都只会像野雁那样竞相奔走开去。
  
   下面我将给你提供一系列的想法,或者叙述。你在听的时候,要注意自己的感觉。这些叙述究竟是让你接上喷嘴了呢,还是让你断开连接了呢?
  
   “好啊。”
  
   看看那个可怜的老妇人。她连路都走不动了。
  
   “嗯,我感到很难过,所罗门。”
  
   我实在不知道佐伊大婶将来会怎么样,现在.她连楼梯都很难爬上去。要是她的身体再变差一些,她该怎么办?
  
  “那让我断开了连接,所罗门。这太容易了。”
  
   我想知道她那些不孝顺的孩子们在哪儿,他们为什么不到这里来照顾她?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罗门。你说得对,那也没有让我接上喷嘴。”
  
   佐伊大婶是一个坚强的老妇人。我想她喜欢独自生活。
  
   “呵——。这种想法让我感觉好多了。”
  
   即使有人想去照顾她,可能她也不喜欢那样。
  
   “是的。这种想法让我感觉很好。可能事实就是这样吧,所罗门。我想替她做些事情,可她总是冲我发火。”莎拉想起来了,只要自己每次急切地想替她把话说完,佐伊大婶都会变得很不耐烦。
  
   这位了不起的长寿老人过着充实的生活,我看不出她有什么不愉快的。
  
   “我感觉好极了。”
  
   可能她过的生活就是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
  
   “这也让我感觉很好。”
  
   我敢肯定她一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和经历。我会在放学的路上偶尔停下来,和她聊聊天,听听那些有趣的故事。
  
   “我感觉棒极了,所罗门。我想佐伊大婶会喜欢的。”
  
   你瞧,莎拉,对于同一个话题,例如就是佐伊大婶这个问题,你会从中找到很多不同的层面。你可以通过自己的感觉,辨认出你所选择关注的那个方面是有益的,还是无用的。
  
   莎拉感觉更好了:“我想我开始明白了,所罗门。”
  
  是的,莎拉,我相信你开始明白了。既然你很想弄明白这一切,我期望你能找到更多的机会把它弄清楚。照这样做吧,愿你开心,莎拉。

 

 

附:

[置顶]关爱老师,从我做起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