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等不起”的改革:谁能为南科大卜未来?  

2011-06-07 12:59:32|  分类: 南科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如果南科大培养了高质量的人才,也许就会得到认可。如果培养不出人才,也会被社会摈弃。我担心南科大的文凭今后在国内不能通行,这样就很麻烦。


南科大改革系列报道(5)南科大改革:大学的未来之路?
南科大改革系列报道(5)南科大改革:大学的未来之路?


function goURL(fm) { if (fm.options[fm.selectedIndex].value!=0) window.open(fm.options[fm.selectedIndex].value,"_blank",""); } 看看往期南科大改革系列报道 06期:南科大获批 有认可还需保障 05期:南科大改革 大学的未来之路? 04期:改革阻力大 自授学位是症结? 03期:朱清时回应 本事比学历重要 02期:南科大面试 考试就像做游戏 01期:南科大招生 千人赶场咨询会

红网讯 最近,关于中国的大学,有两件事颇引人关注。一是,南方科技大学在还没有拿到教育部的批文之时,便大张旗鼓地招生;二是,教育部的教改试点启动,其中“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试点,分配在了黑、苏、鄂三省。

前不久,南科大校长朱清时喊出“等不起”时,白岩松曾在节目中判断道,教育主管部门也在等着南科大走出一步,好顺水推舟,进行体制上的变革。如今,看来,他过于乐观了。若真是那样,此次的试点,就应该有深圳,应该有南科大。》》》南科大的“等不起”与教育部的“想不通”

网易教育讯 南科大从筹建到现在招生、面试,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可是她还没有得到教育部的正式批复,也就是说没有教育部颁发的学历和学位。等急了的南科大校长朱清时走出“自主招生”和“自授学位”的蹊径。很多人为朱清时校长此举叫好,也看好南方科技大学的改革,并期待南科大能为中国教改开路。但是,“看上去很美”的改革和敢想敢干的朱清时能否不让大家失望?谁能为南方科技大学预测未来?

新安晚报报道 连日来,关于“朱清时之困”展开的各种讨论引起了多方关注,大家在力挺“南科大新模式”的同时,也期待着教育部发表看法。南科大未来的发展走向何处?这种新型的办学模式会不会成为现行教育体制下招生制度的一种补充?

期待南科大创造典范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

“我期待朱清时教授能在南科大创造出一个典范,对此也很乐观。”12月28日,朱永新接受记者电邮采访时表示,朱清时教授能够身体力行推动高校去行政化,“他已经不需要那些外在的学术头衔为自己装点门面了。去行政化,与许多改革一样,不要既得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的两重利益。”

“在一个学校里先行先试,在深圳这样的改革开放的前沿,应该能够杀出一条血路。”朱永新建议,改革现行的大学招生和文凭颁发制度:由国家制定各级学历的国家标准,对符合办学条件的,给予办学许可和国家认证;对不符合办学条件的,不给予办学许可和国家认证,但允许学校自主招生和颁发文凭。

“朱清时不必彷徨,可以用行动证明自己。”朱永新说,“他的这个探索,会写在中国的教育史上。”

文凭不能通行会很麻烦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民

韩民说“朱清时之困”的核心是探索办学自主权和现有制度的冲突。

“南科大决定启动自主招生,是对大学自主权的尝试。”韩民说,从长远角度来看,只要能达到办学条件、确保办学质量的高校,都应该自主招生,“可以变为市场行为,不一定非要有这么多指令性。”

“南科大的自主招生和自颁文凭,与当前的教育管理制度有冲突,没能获得批准招生也是正常的。”韩民说,“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是高等学校的办学方向。”教授既可治学也可治校,这才是比较理想的状态。

“如果南科大培养了高质量的人才,也许就会得到认可。如果培养不出人才,也会被社会摈弃。”韩民说,“我担心南科大的文凭今后在国内不能通行,这样就很麻烦。”

“冲突怎么样解决?我现在还很难回答。”韩民说,只有直面冲突才能解决问题。

 

资料图。
资料图。

担心南科大被“收编”

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熊丙奇说:“我希望社会舆论给朱清时一个空间,让南科大先行试验。对师资力量如此重视的南科大,培养出来的学生如果得不到相关部门的认可,那真是中国高等教育的尴尬。”

熊丙奇认为,南科大自主招生、自颁文凭,是“自己跳出来的改革”“貌似离经叛道的改革”,但却走上了正确的路子。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南科大按照教育部的程序走,获准招生后才起步,也会面临一系列问题。

在招生问题上,熊丙奇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厘清政府和大学之间的关系。“大学完全有权决定自己招收什么样的学生,也有权给学生颁发文凭。颁发的文凭是否应该得到认可,也要由专业的社会机构来评定。”熊丙奇说。

“我不担心南科大培养不出优秀人才”,但熊丙奇说自己担心南科大“被收编”,“如果南科大被纳入到旧的轨道中去,就会失去自身的特色。”他说,“南科大应当有办学自主权,这符合教育发展规律。”

朱清时倡导去行政化,熊丙奇认为这是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大学”的开始。“虽然历史上就有不少大学坚持教授治校,但这个传统已经失落了。”

南科大模式是所有大学要走的路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

“‘朱清时之困’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部门就能解决的。”储朝晖说,这有待于各方形成合力、共同推动高等教育改革,“需要更多的人共同探索”。

作为《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起草组成员,储朝晖认为纲要并不能完全解决“朱清时之困”。它虽然明确了“管办分离、政校分开”的原则,但并没有讲清楚大学到底有哪些自主权。

“现在对高等教育的管理,很多都沿袭了上个世纪50年代的规定。”储朝晖说,从批准招生到颁发文凭再到课程设置,都有很严格的规定,“一定程度上染上了政府包办教育的色彩,这不利于人才的培养。”

“南科大自主招生、自颁文凭,做到了责权统一。它必须要对教育质量负责,对颁发的文凭负责。”储朝晖说,“从长远来看,所有的大学都要走这条路。在现代大学制度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时,南科大先迈了一步。”

“纲要并不能一揽子解决问题,因为它是各方意见的共同反映。”储朝晖说,“朱清时之困”是教育改革与现有制度之间的矛盾,“在高等教育改革过程中,遇到这样的困境很正常。”

默许?所提问题已按照程序转交给相关司负责人

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

28日,新安晚报就“朱清时之困”等相关问题提交给教育部,希望得到教育部的回应。

自朱清时发出致家长和考生的一封信后,南科大的招生以及全新的人才培养模式,包括院士授课的师资配备,无不让其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坊间虽在热议,不过教育部至今仍然未对南科大一事公开发表意见。而透过媒体报道的字里行间,再加之教育部公布的一批综合改革试点地区中深圳榜上有名,很多人认为这是教育部对于高校改革释放的一种信号,也是对南科大这种招生模式的默许。


教育部目前的态度是不是对南科大体制外招生的一种默许?南科大会成为中国教育改革的先行兵吗?南科大招生模式会不会成为我国高校招生方式的一种补充?12月28日,带着各界的疑问,新安晚报将“朱清时之困”以及“钱学森之问”相关问题提交至教育部。昨日,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新安晚报的问题已经按照程序转交到相关司负责人手中,研究后会在合适的时机给出答复。

南科大没准就是中国教育的未来

武汉晚报

武汉晚报报道 在多数人看来,他们不单是在力挺南科大,更是寄往南科大冲出高等教育改革的新路。若要问南科大的改革具体体现在哪里,我想“不要高考”就是其中的亮点之一。众所周知,高考作为我国高校选材的基本制度,在维护教育公平方面发挥了突出重要的作用,可是,高考也有缺陷,比如造成一些拥有潜力的人才无法脱颖而出。

另外,高考制度因为相对来说最为公平,其作用已经从当初的为高校招生提供统一标准,逐渐转为防范“违规招生”的“盾牌”。也就是说,相比于提供选拔标准本身,如今的高考制度已经越来越倾向于防范作弊,成了一种制约监督机制而不是缔造创新因子的舞台。

南科大的魅力正在这里,她满怀的是教育理想,并拿出了勇气不受高考制度的约束,按照自己的方式选材。这条路正如一些评论指出,它与其他高校的不同,在于“不仅是现行高校录取体制的补充,而是一种有待成长的新体制。”南科大只有培养出优质良才,才能直接证明自发学位与文凭的含金量。比起学生冒着不高考、没有教育部颁发的文聘而言,除了用新的教育模式来为自己的优秀证明,教育出成功的学生回应质疑,也确无其他办法了。

所以眼下的最大问题不是南科大未来的路将怎么走,而是能否鼓励它、允许它这这么走下去,给它行动的自由。因为虽然我们还没有证据证明南科大成功的必然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实在没必要花如此阵仗与精力建一所“千人一面”的大学来。南科大的招生启动,会不会如同“鲶鱼效应”一样激活更大面积的高教改革?也许只有大胆去闯,才有可能找到新的方向。没准,这就是中国教育的未来。》》》乐见不高考的南科大长成“鲶鱼”

网友意见

南科大改革阻力重重

“等不起”的改革:谁能为南科大卜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