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随喜  

2011-02-28 08:57:45|  分类: 一一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班级的的一个课任老师结婚了,她没有通知同事们参加。据说妈妈学校这个时候结婚的新人有五对,学校的意思是举办一个集体婚礼,这样对举办者还是参与的人都是一个解脱。可是这个老师并不想参与,后勤处的老师建议无效的时候告诉他说如果他们没有参与集体婚礼,估计全校为他们祝福的老师没有几个。于是这个老师索性就大家都不通知,而同事们也假装不知道,因为现在最低两百元的随喜对谁都是一种负担,妈妈也跟着大家一起装聋作哑。可是就在昨天,妈妈的另外一个课任老师当着妈妈和那个新人的面问妈妈要不要一起去祝福,妈妈为难了:去吧,人家并没有邀请;不去吧,现在都当面提起,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

妈妈回来问爸爸要不要参加这个老师的婚礼。我们这边的随喜非常严重,婚丧嫁娶、房屋落成、考试入围、孩子满月、做寿等等都要随喜,就今年春节做寿,据爸爸的爸爸说我们家的随喜份子钱去了一万多,这种随喜对谁来说都是一种负担。爸爸跟妈妈算了一笔账:按照市面的行情,现在的随喜最少要两百元;举办者收了两百元之后的负担一样很重:就按照十个人一桌来算吧,菜金要一千五左右(还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回喜五百(每个人都会有一个红包,里面装着五十块钱)、酒钱三百(一般每桌都要备着白酒、葡萄酒、啤酒,三百的费用只是保守的估计)、压桌的烟一百(每桌一般要有四包烟供随喜的人抽)、蜜饯糖果等其他合计一百,这些还都是保守的估计,不包括浪费、参与的人没有来还得第二次邀请等等,就这样子,举办者每桌都得贴现五百元,所以举办者和参与者都是一种痛苦。十几年前我们结婚的时候就遇到这种情况,你告诉人家吧,人家当面告诉你说恭喜恭喜,转过身去就开始埋怨:就我们这种交情,还得我花这个钱,当然埋怨归埋怨,钱他还得交;要是不告诉人家嘛,等你的酒席办完了之后,很多人就会专门跑过来对你说: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子?结婚这个大事也不说一下,太看不起我了吧。对于这样的两难,爸爸当年的做法是在朋友圈、同事圈和亲戚圈各找一个代理人,让他们通知相关的人,同时麻烦他们通知的时候一定告诉大家不要勉强,爸爸觉得这样子可以让大家有一个缓冲的余地,免得大家当面尴尬。这几年爸爸自我感觉没有精力去为自己也为别人制造痛苦,所以很少参与这种交际。现在妈妈又把这个问题带回来了。

爸爸听妈妈说那对新人听说学校的同事不会去祝福他们之后就开始怄气了,也不通知同事们。于是爸爸的判断是这对新人是不懂得为人处世的艰难,但其实他们是很想有很多的人为他们祝福的。作为班主任,妈妈应该去参加。于是,妈妈就带着一一共同赴宴了。

八点多,妈妈带着一一回来了,妈妈说这对新人果然非常高兴,晚上去为他们祝福的同事屈指可数,同时一一从兜里掏出了四包烟,她说这四包烟归她了,今年的一千多压岁钱因为她的管理不善被爸爸没收以后,她都没有钱可以花了。爸爸觉得奇怪,就问一一:

“晚上你的收获很多啊,不但大吃特吃了以后还赚了四包烟啊。”

“是啊!以后有这样的好事我都要跟着妈妈一起去的。”

“你是怎么拿到这四包烟的呢?”

“我跟同桌吃饭的人说我的压岁钱被爸爸没收了,现在没有零花钱,然后我问同桌吃饭的人是否可以让我把桌子上四包烟拿去退钱,他们都同意了。这是我自己努力得到的,所以我应该可以支配这四包烟。”

“这四包烟本来应该是谁的呢?”

“吃饭的人共有的啊。但我们那桌只有三个男的,其他到底都是女的,而那三个男的也都被我限制了不能抽烟,如果不拿的话放在那里就是浪费,所以我当然拿走了啊。”

“爸爸首先告诉你,烟如果放在那里没有人拿的话,办酒席的人会自己收起来的,所以放在那里肯定不是浪费。第二个,你要想想为什么全桌子的人都没有去拿这四包烟,而只有你去拿了?你现在是三年级的小学生了,而不是三岁的小屁孩,你应该要有自己的逻辑和判断。”

“但这是我争得大家的同意以后才拿的啊,而且这烟本来就是让全桌的人共有的,大家的东西经过我自己的努力之后归我所有,这有什么啊?”

“按照你的意思,你现在拿着一个盆站在大街上,然后努力取得别人的可怜,让他们给你一点钱,你要的就是这个?”

一一不好意思了。

“努力争取自己想要得到的,是要付出自己的劳动,而不是去努力争取别人的可怜,我想这个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吧。”

妈妈出来打圆场了,这个也要怪她当时没有想清楚。没有全力阻止一一去拿这四包烟,而且当时妈妈告诉一一不要去动这四包烟的时候,全桌子的人异口同声地说这烟就给一一了,推辞了几次不成之后,妈妈就只好让一一收下了这四包烟。

爸爸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一一自己想清楚自己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她的行为错了,那么她应该想一个补救的办法来。爸爸也想不出来如何补救,最后还是妈妈的脑子比较好用,妈妈说让一一自己去把四包烟退换成现金,然后按照十个人的份额平均还给大家,因为跟妈妈同桌吃饭的都是同事,去找他们并非难事。

今天,一一把四包烟拿去退钱,退得现金七十八元,一一问爸爸应该怎么分。爸爸的建议是:如果当时在桌子上一一告诉大家退烟是为大家服务的,那么每个人都分得七块钱,剩下的八块零钱给一一当服务费这无可厚非;但现在一一首先是处于占有这四包烟的,把钱分给大家算是补救行为,所以一一必须去承担一些责任,至于要怎么分,一一自己考虑吧。妈妈表示说她那一份子可以不用拿。最后一一决定给每个人分九块钱,她自己再贴三块钱,算是一个教训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