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与神对话 第八章(1)  

2010-04-27 09:1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得心应手地处理各种关系?是否有办法可以在那些关系中找到快乐?那些关系非得总是如此棘手吗?

关于那些关系,你没有什么需要学的。你只要展示你已有的知识就够啦。

确实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你在各种关系中找到快乐,那就是根据这些关系原本的目标、而非你设定的目标去使用它们。

关系总是难以处理的,总是需要你去创造、表达和经验你自己越来越高尚的品德、越来越远大的志向和越来越非凡的人格。唯有在关系中你才能迅捷地、坚决地、纯粹地这么做。实际上,如果缺乏关系,你根本无法这么做。

唯有借助你和其他人、各种地方和事件之间的关系,你才能存在于宇宙间,才能够成为可知的量子和有形的事物。别忘了,没有别的一切,就没有你。你之所以成为你,是因为有非你的存在。这是相对世界的面貌,与我所在的绝对世界截然相反。

只要你清楚地明白这个道理,只要你深刻地理解它,你就能够本能地去珍惜每个经验,所有的人类遭遇,与他人之间的私人关系,因为你明白,在最高意义上,它们是建设性的。你明白它们可以、必需、正在被用(不管你是否想使用它们)来建筑你的真实身份。

这座建筑可能是你依照自己的蓝图打造出来的宏伟大厦,也可能是完全随缘而落成的屋宇。你可以选择成为一个完全让已发生的事情来左右生活的人,或者是成为一个事先选择生活目标、而且能够控制生活的人,只有后面这种人的自我创造才是有意识的,正是在后面这种经验中自我才能得到实现。

因此,请珍惜每份关系,把每份关系都视为你的真实身份以及和你选择选择的身份的独特构成要素。

你的问题肯定是与那种浪漫的个人关系有关,我理解这一点。所以下面我将会专门用长篇大论来讨论人类的恋爱关系——这些部队地给你们带来许多苦恼的关系!

如果人类的恋爱关系令人失望(关系从来不会真的令人失望,除非是在人类的意识中,你们认为关系若是没有制造出你们想要的结果就是令人失望的),那是因为人们进入关系的理由是错误的。

(“错误”当然是个相对的词汇,指的是某种东西的属性相反于“正确”——不管正确到底是什么!如果用你们人类的语言,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关系令人失望——改变——往往是由于人们进入关系,并不是因为他们想维护这种关系的利益,让这种关系继续存在。”)

绝大多数人进入关系的时候关心的是他们能够从关系中得到什么,而非他们能够为关系付出些什么。

关系的目标是去确定你愿意“暴露”你自己的哪个部分,而非你能够俘获和抓住别人的哪个部分。

关系——乃至生活——的目标唯有一个:去获得和确定你的真实身份。

说在遇到那个特殊的人之前你“什么也不是“是非常浪漫的,但却与事实不符。更糟糕的是,这种说法会给对方施加极大的压力,迫使对方去成为他或她本来不是的人。

由于不想“让你失望“,他们非常努力地去成为你想要他们成为的人,去做你想要他们做的事,直到他们再也无能为力。他们再也不能满足你对他们的期望。他们再也不能饰演你指派给他们的角色。于是怨恨逐渐积累。愤怒随之而来。

最终,为了拯救他们自己(以及这种关系),这些特殊的对象开始要求做回他们真实的自己,更多地依照吗的真实身份行事。正是这个时候,你会说他们“真的变了”。

说你心仪的人出现之后你觉得人生完满了是非常浪漫的。然而关系的目标并非请别人来让你变得完满,而是请别人来分享你的完满。

这就是所有人类关系的矛盾之处:你无需任何人便能完整地经验到你的身份,可是……没有别人,你又什么都不是。

这是人类经验的神秘和神奇,沮丧和欢乐。必须有深刻的理解和完全的自愿才能够以有意义的方式生活在这个矛盾之中。我发现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在进入关系形成期的那些年,你们大多数人充满了期待,充满了性能量,你们的心是敞开的,你们的灵魂是热烈而欢乐的。

在四十岁与六十岁之间(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个时间还要提前),你们便放弃了你们最远大的梦想,抛下你们最崇高的希望,安于你们最低的期望——或者根本没有期望。

这个问题如此重要,如此简单,然而却遭到如此悲哀的误解:你最远大的梦想和你最美好的希望必定与你深爱的别人有关系,而非与你最深爱的自我有关系。你的关系受到的考验必定与别人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你的理想以及你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他或她的理想有关。然而唯一真正的考验去必定与你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你的理想有关。

关系是神圣的,因为它们提供了最难得的机会,实际上也是唯一的机会,让你能够在生活中制造和经验你关于自我的最高观念。当你认为关系为你提供了最难得的机会,让你能够在生活中制造和经验你关于他人的最高观念时,它们就会令你失望。

但愿处在关系中的每个人都只关心自我——自我是什么人、在做什么事、拥有什么东西;自我渴望、想要和付出什么;自我正在追求、创造和经验什么;到时所有的关系就会出色地完成它们的目标,并让它们的参与者感到非常满意!

但愿处在关系中的每个人别去关心他人,而只、只、只是关心自我。

这样的教导看起来很奇怪,因为你向来听说,在关系的最高形式中,人们只会关心对方。然而我告诉你吧:你对对方的关注——你对对方的迷恋——正是导致关系令人失望的原因。

对方过得好不好?对方在干什么呢?对方拥有什么东西呢?对方说的是什么呀?对方有什么心愿呢?有什么愿望呢?对方在想什么呢?期待什么呢?计划什么呢?

大师目标,无论对方过得好不好,正在做什么,拥有什么,说什么,有什么心愿,要求什么,这一切都并不重要。对方在做什么,期待什么,计划什么也都无关紧要。唯一要紧的是在关系中你过得好不好。

最懂得爱的人是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你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啊……

如果你仔细看看,你就会发现其实我说得对。如果你无法爱你的自我,你就无法去爱别人。许多人犯下了错误,试图通过别人来爱自我。当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这么做。这并非有意识的努力。但是他们内心深处是这么想的。在你们所谓的潜意识里面,他们想:“如果我能够爱别人,他们也将会爱我就好了。那样我就是值得爱的,我就能爱我自己。”

这种思维的反面是,许多人讨厌他们自己,因为他们觉得没有别人爱他们。这是一种疾病——有些人真的得了“缺爱症”,因为实际情况是别人确实爱他们,但这于事无补。不管有多少人向他们表达爱意,他们总觉得不够。

首先,他们并不相信你。他们认为你是想要操控他们——试图得到某些好处。(你可能爱上他们那样的人吗?不可能。肯定有什么不妥。你肯定想得到什么东西!你想要的是什么呢?)

他们坐下来冥思苦想,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真的爱他们。所有他们并不相信你,开始想方设法逼你予以证明。你必须证实你是爱他们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也许会要求你开始改变你的行为。

其次,如果他们终于能够相信你是爱他们的,那么他们马上就会担心你的爱会持续多久。所以为了抓住你的爱,他们开始改变他们的行为。

因而,两个人真的在恋爱中迷失了他们的自我。他们进入这样的关系,是希望能够找到他们的自我,结果反而迷失了他们的自我。

绝大多数情人之间的痛苦,原因正在于他们的自我在恋爱关系中迷失了。

两个人结合,本来满心以为一加一将会大于二,结果却发现一加一反而小于一。他们觉得情况变得不如单身的时候。不如那个时候能干,不如那个时候聪明,不如那个时候令人兴奋,不如那个时候迷人,不如那个时候快乐,不如那个时候满意。

这是因为他们变差了。为了能够开始——保持——恋爱关系,他们放弃了他们大部分的真我。

这并不是人们想要的恋爱关系。然而,对恋爱关系有过这种经验的人多得你永远认识不完。

为什么?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人们忘记了(假定他们曾经认识到)关系的目标。

如果不知道彼此都是走在神圣旅途上的神圣灵魂,那么你们便无法理解所有关系背后的目标和理由。

灵魂进入身体,身体获得生命,目的在于进化。你们正在进化,你们正在变化。你们正在使用你们的关系和其他一切来确定你将要变成生命。

这是你到这里要完成的任务。这是创造自我的欢乐。这是认识自我的欢乐。这是有意识地变成你想要成为的人的欢乐。这就是拥有自我意识的含义。

你把你的自我带进相对的世界,是为了能够利用各种关系来认识和经验你的真实身份。你的身份就是你在与其他一切的关系中创造出来的你自己。

在这个过程中,你的人际关系是最重要的。你的人际关系因而是神圣的基石。它们确实与他人没有关系;然而因为它们涉及其他人,所以又和其他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是神圣的二元论。这是封闭的循环。所以说“那些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是光荣的,因为他们比较认识神”算不上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语。争取认识你的自我的最高尚部分,并停留在其中心,并不是糟糕的人生目标。

因此,你的第一关系必定是你与你的自我的关系。你首先必须学会尊重、珍惜和爱你的自我。

你必须先认为你的自我有价值,然后才能认为别人有价值。你必须先认为你的自我蒙受神的恩宠,然后才能认为别人蒙受神的恩宠。你必须先认识到你的自我是神圣的,然后才能承认别人身上也有神性。

如果你把车放到马前面——如同大多数宗教要求你们做的那样——并在承认你自己之前先承认别人是神圣的,那么你终有一天会产生仇恨。如果说有什么是你们谁也无法忍受的,那就是有人比你们更加神圣。然而你们的宗教逼你认为其他人比你们更加神圣。你们服从了——暂时地。然后你们将那些人钉上十字架。

我的教员被钉上十字架的不止一位,全部都被你们以各种方式钉死了。你们这么做,倒不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比你们神圣,而是因为你们使得他们比你们神圣。

我的教员带来的信息是相同的。不是“我比你们神圣”,而是“你们和我一样神圣”。

这是你们一直无法听到的信息,这是你们一直无法接受的真相。所以你们永远不能够真正地、纯粹地去跟别人恋爱。你们永远不能够真正地、纯粹地跟你的自我恋爱。

所以我要告诉你:从今以后,永远以你的自我为中心。无论在什么时候,你要关注的是你选择是谁、正在做什么事、拥有什么东西,而不是别人过得怎么样。

并非在别人的行动中,而是在你的不断行动中,才能找到你的救赎。

我有点懂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该介意别人在关系中对我们做了些什么。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我们内心安稳,保持以我们的自我为中心,诸如此类的,那么他们的举动就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影响。可是人确实影响到我们。他们的举动有时候确实伤害我们。每当伤害进入了关系,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当然啦,你完全可以说“别理它,别受它影响就好”,可是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关系中,我确实会因为别人的话语和行动而感到伤心。

终有一天你再也不会这样。到了那天,你将会认识并在行动中体现关系的真正意义,它们的真正理由。

正是由于你已忘记了这个,所以你才会有那样的反应。不过没关系。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这是进化的组成部分。你在关系中从事的是灵魂的工作,然而那时一种伟大的理解,一种伟大的忆念。在你忆起这个、也忆起如何利用关系这种工具来创造自我之前,你必须在你目前所在的层面上工作。你必须在你目前所在的这种理解层面、意识层面和忆念层面上工作。

所以,假如别人的状态、话语和行为让你感到伤心,你应该去做如下这些事情。首先,诚实地向你自己和别人承认你的感受。你们之中有许多人害怕这么做,因为你们认为这会让你们“没面子”。你内心深处其实也觉得活着你有“那种感受”真的很可笑。你可能没这么小肚鸡肠。你其实“胸怀豁达”。但你就是忍不住。你仍然有那种感觉。

你能做的唯有一件事。你必须尊重你的感受。因为尊重你的感受意味着尊重你自己。你必须像爱你自己那样去爱你的邻居。如果不能够尊重你的自我的感受,你又如何能够理解和尊重别人的感受呢?

在与别人进行交往的过程中,最早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在这种关系中,你的身份和理想身份是什么?

在尝试几种生活方式之前,你往往不记得你的身份,也不知道你的理想身份。所以尊重你最真实的感情才会如此重要。

假如你最初的感受是否定性的感受,往往拥有那种感受便足以令你远离它。正是在你拥有愤怒、拥有悲伤、拥有厌恶、拥有狂乱、产生想要“报复”的感受时你才能够舍弃这些最初的感受,厌恶它们并不是你想要的。

大师是那种已经拥有足够的生活经验、乃至能够预先知道她最后的选择的人。她无需“尝试”什么事情。她从前穿过这些衣服,知道它们并不合身,它们不是“她的”。由于大师毕生致力于不断地实现自我,而且大师预先知道将要实现的自我是什么样的,所以从来不会产生这类与其自我并不匹配的感受。

这就是大师在面对别人所谓的灾难时能够泰然自若的原因。大师祝福灾难,因为大师认识到,自我正是由灾难(以及所有经验)的种子发展而来的。大师的第二个生活目标便是永远地发展。因为人只要实现了自我,除了继续实现自我之外,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到了这个时候,人所承担的便不再是灵魂的工作,而是神的工作,因为这正是我目前在做的。

为了便于讨论,我将假定你尚未完成灵魂的工作。你仍在设法实现你的真实身份。生活(我)将会给你大量的机会去创造那个(别忘了,生活不是发现的过程,而是创造的过程)。你能够反复地创造你的身份。实际上,你每天都在这么做。然而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你并不总是给出相同的答案。给你相同的外在经验,今天你可能选择以耐心、热爱和友善的心情来对待它。明天你选择的心情也许是愤怒、丑陋和悲伤。

大师是那种永远给出相同答案的人——而且他的答案永远是最高的选择。

因此大师的选择从本质上是可以预测的。学生的选择正好相反,是完全不能预测的。只要看一个人在面临各种情况时是否永远做出最高的选择,便可以知道这个人在通往大师的道路上走了多远。

当然,这又引发了如下的问题:什么选择才是最高的?

自有时间以来,人类围绕这个问题建立了各种哲学和神学。如果你们真的关心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们早就走在通往大师境界的道路上啦。因为绝大多数人关注的仍然是另外一个与此截然不同的问题。他们想知道的并非什么才是最高的选择,而是什么才算最有利可图的选择?或者我要怎样才能把损失降到最少?

如果生活的出发点是控制损失或者争取最大利益,那么生活的真正益处就丧失了。可能性不见了。就会错失了。因为这样的生活是一种源自怕的生活,是一种欺骗你的生活。

因为你不是怕,你是爱。是无需保护的爱。是不会丧失的爱。然而如果你继续回答的是第二个而非第一个问题,你将永远不会在你的经验中认识到这一点。因为只有患得患失的人才会问第二个问题。只有以不同的眼光看待生活的人,把自我看做是不断变得更加高尚的存在的人,理解生活的考验并非输或者赢而是爱或者无法去爱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问第一个问题。

提出第二个问题的他说:“我是我的身体。”提出第一个问题的她说:“我是我的灵魂。”

此外,但愿每个有耳朵能听的人都来听。因为我要告诉你这个:在所有人类关系的关键时刻,唯一的问题是:

现在爱会怎么做?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