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与神对话 第八章(2)  

2010-04-27 12:5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他问题都是多余的,其它问题都是无意义的,其他问题都与你的灵魂毫无关系。

现在我们的解释来到了非常微妙的环节,因为这种让爱诱发行动的原则遭到了广泛的误解,正是这种误解导致了对生活的怨恨和愤怒,而这反过来又使得许多人偏离了正途。

数百年来,你们一直受到这样的教育:由爱诱发的行动,来自别人带来最多好处的选择。

然而我告诉你吧:最高的选择是为你带来最多好处的选择。

如同所有深奥的灵性真理,这句话本身就容易招来误解。在你确定你做什么真的能够给自己带来最多好处的那一刻,这种误解就会稍微减轻。当你作出绝对的最高选择,这种误解就会消失,你就能够彻底理解这句话,为你自己带来最多好处就变成了为别人带去最多好处。

这或许需要几辈子的光阴去理解,甚至需要几辈子的光阴去实行,因为这个真理包含着一个更伟大的真理:为己即是为人,为人即是为己。

这是因为你和别人是一体。

而这又是因为……

宇宙间除了你别无所有。

所有在你们的星球上行走过的大师都曾经传授这个道理。(“我告诉你们,表面上你们是在照顾这些小兄弟,实际上你们在照顾的是我!”)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仍然只是美好而神秘的理论而已,没有多少实际的应用价值。其实这是自有时间以来最具有时间应用价值的“理论”。

在关系中记住这个理论至关重要,因为不然的话关系将会变得非常棘手。

让我们先来看看如何实际应用这种智慧,暂时别讨论它那纯粹灵性的、理论的属性。

依照先前的理解,人们——他们是好心好意的,而且大多非常虔诚——在关系中往往会做出那些他们认为最有利于对方的事。可悲的是,在许多情况之下,在绝大多数情况之下,这种好意不断地遭到对方的滥用和虐待。不断地使关系失灵。

最终,这个努力“去做正确的事”——轻易原谅对方、同情对方、不断地忽略某些问题和行为——的人变得对对方心怀怨恨、愤怒和怀疑,甚至变得对神也这样。因为如果神是公正的,怎么会让人承受无尽的折磨、平淡和牺牲呢,即使以爱的名义?

答案是,神不会。神只要求你爱别人,也爱自己。

神不止如此。神还建议——推荐——你把你自己放在首位。

这么做的时候,我完全明白你们之中有些人将会认为这是对神的亵渎,这不是我的话语;我也完全明白,你们之中其他人甚至可能做出更糟糕的事:认为这是我的话语而予以接受,并且为了你们自己的目标,为了给那些非神的行动找理由,而误解或者歪曲它。

我告诉你吧——从最高意义上将你自己放在首位绝不会导致非神的行动。

因此,如果你发现你自己由于做最有利于你的事情而产生非神的行动,那么原因肯定不是你把你自己放在首位,而是你误解了最有利于你的事情。

当然,要确定什么对你最有利,你必须也确定你要做的是什么。这个重要的步骤遭到许多人的忽略。你在“忙”什么呀?你的生活目标是什么?这些问题若没有答案,那么你将永远弄不清楚什么对你“最有利”。

说到实际应用——让我, 再次抛开理论——如果你受到虐待的时候想寻找对你最有利的做法,那么你起码应该阻止那种虐待。这对你自己和你的虐待者都好。因为当施虐者的虐待被允许继续时,他本人也成了受虐者。

这对施虐者是有害无益的。因为,如果施虐者发现他的虐待能够被人接受,他能学到什么教训呢?可是,如果施虐者发现他的虐待再也不能被人接受,他将有机会发现什么道理呢?

所以,用爱对待别人未必意味着纵容别人为所欲为。

父母很早就从孩子身上学到这个道理。成年人与成年人之间反倒很难学到,国家之间亦是如此。

然而对于暴君,除了阻止他们鱼肉百姓,还必须颠覆他们的残暴统治。这是对自我的爱和对暴君的爱所要求的。

这是你的问题——“如果爱是一切,人怎么还有战争的理由呢?”——的答复。

有时候人必须去战斗,才能表明他的真实身份:他是憎恶战争的人。

有时候你必须放弃你的身份,才能够获得你的身份。

有些大师传授过这样的道理:若不愿舍弃,便不能拥有。

因此,为了让你自己“拥有”和平者的身份,你也许不得不放弃认为你自己是永远不会走上战场的人的观念。

历史曾召唤许多人做出这样的决定。

在各种最为亲密、最为私人的关系中,情况亦是如此。生活也许再三地要求你通过展示与你的身份相悖的一面来证实你的身份。

如果你有点年纪,这不算很难理解;不过对于那些理想主义青年来说,这可能显得自相矛盾。越成熟的人越能明白这种神圣的二元性。

这并不意味着在人类关系中,如果你受到伤害,你必须去“报复”。“国家间的关系也不应如此。)这只意味着纵容别人不停地造成伤害,对于你的自我和别人来说,也许并非最能体现爱的做法。

这应该能让某些和平主义者理论破产,那些理论认为,最高的爱意味着不能用暴力来对付你认为恶的东西。

我们的讨论在这里又要转到理论的一面,因为任何关于这个话题的严肃讨论都必然涉及“恶“这个字及其引起的价值判断。实际上,没有什么是邪恶的,唯有客观现象和经验。然而正是你的人生目标要求你从日渐增多的、无穷无尽的现象中挑选出少数你称为恶的东西,因为若不这么做,你便不能称你自己或者任何东西为善,从而无法认识或者创造你的自我。

因而最大的恶是声称根本就没有恶。

在你今生所处的相对世界里,事物唯有相对于其他事物才能存在。关系的功能和目标是这样的:提供一个经验的领域,让你在其中能够找到你自己,定义你自己,如果你愿意选择的话,还可以不断地重新创造你的身份。

选择成为神的同类并不意味着你要选择成为以身殉道的圣徒,更不意味着你要成为受害者。

到底大师的境界之后,伤害、破坏和损失的可能将会统统被消除;在此之前,能够在你的经验中辨认出、伤害破坏和损失,并依据你和这些经验的关系来定义你的身份,也不失为好事。是的,别人的思维、话语或行动偶尔将会伤害到你,直到它们不再伤害你。令你最快速地由此到彼的办法是保持绝对的诚实——要愿意说出、承认和宣布你确切的感受。善意而完整地说出你的真实感受。温柔、彻底而持续地将你的真实感受付诸行动。迅速地改变你的真实感受,如果你的经验给你带来全新的感受的话。

当你在关系中受到伤害的时候,没有头脑正常的人会告诉你“别理它,别受它影响就好“,至少所有的神不会。如果你现在感到伤心,想别受它影响已经太晚了。你现在的任务是确定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并将其展示出来。因为通过这么做,你就选择和变成你想要成为的人。

这么说,我不用成为长年忍辱负重的妻子,或者被瞧不起的丈夫,或者各种关系中的受害者,也能够让他们变得神圣,或者让神喜欢我。

天哪,当然不用啦。

而且我确实不必容忍别人打击我的自尊、冲撞我的骄傲、破坏我的情绪和伤害我的心灵,也能够说我在关系中“已尽了全力“,也能够让神和凡人觉得我“担当了我的责任”,“完成了我的义务”

完全不必。

那么,神啊,请告诉我——在关系中,我应该做出什么承诺,必须信守什么协议?关系带来什么义务呢?我应该寻找什么规范

答案是你听不进去的——因为它不给你任何规范,也废除你签订的全部协议。答案是:你没有义务。在关系中没有,在生活中也没有。

没有义务?

没有义务。没有禁忌或者限制、没有规范或者规则。你不受任何环境或情况的制约,也不受任何规章或法律的束缚。你不会因为任何罪愆而受到惩罚,你也没有能力犯下任何罪愆——因为在神的眼里,没有罪愆这种东西。

我从前听说过这个——这种“没有规则”的宗教。那是灵性的混乱。我可看不出来那怎么行得通

那必定行得通,前提是你要做的事情是创造你的自我。假如你以为你自己要完成的任务是努力成为其他人想要你成为的人,那么没有规范或者规则确实会让这件事情变得困难。

然而,爱思考的人恳切地问:如果神希望我成为某种人,她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把我创造成那种人呢?为什么要我这样辛苦地去“克服”我的本性,然后才让我成为神希望我成为的人呢?这个爱提问的人要求知道答案——这个要求是合理的,因为这是个合理的问题。

那些宗教学家会让你相信,我特意把你造得不够神圣,以便你能够有机会成为神圣的人,前提是你必须不停地抵抗所有不神圣的因素——以及,也许我该补上这句,抵抗各种据认为是我赐予你的天性。

这些所谓的天性包括了犯罪的天性。你受到的教育是,你既已在罪里生,亦将在罪里死,犯罪是你的本性。

有种宗教甚至还这样教育你:你对此无能为力。你自己的行动是无用的、无意义的。认为你能够通过你的行动而“上天堂”是妄自尊大的想法。通过天堂(救赎)的方法唯有一种,那不是靠你自己的努力,而是靠神赐予你的恩宠;神的圣子是神与凡人之间的仲裁,你若要获得神的恩宠,则必须得到圣子的接纳。

获得恩宠之后,你便“得救”。在此之前,无论你过何种生活、做哪个选择,无论你为了提高你自己或让你自己变得高贵而主动地去做什么努力,总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效的,没有影响的。你不能使你自己变得高贵,因为你天生低贱。你就是被那样创造出来的。

为什么呢?那就只有神知道啦。也许他犯了错误。也许他没有造好。也许他希望能够从头再来。但事实如此。做什么……

你在嘲笑我。

不。是你们在嘲笑我。是你们在说,我,神,造出了不完美的生命,然后命令他们要么变得完美,要么面对惩罚。

是你们在说,世界存在几千年之后,我后悔莫及,我说从那以后你们不必非得成为好人,只需为你们不是好人儿感到难过,把那个永远完美的人当做你们的救世主就行了,这样就能满足我对完美的欲望。是你们在说,我的圣子——你们认为完美的那人——拯救了你们,让你们摆脱了你们自己的缺陷——我赐予你们的缺陷。

换言之,神的儿子拯救了你们,使你们摆脱了他父亲的所为。

在你们——你们大多数人——口中,我就是这样创造世界的。

到底是谁在嘲笑谁呢?

这是你在本书中第二次直接攻击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我感到很吃惊。

你选择的是“攻击”这个词。可我只是谈论这个话题而已。顺便告诉你吧,这个话题并非你所说的“基督教的基本教义”。它涉及的是神的本质,以及神与人类的关系的本质。

这个问题会在这里出现,是因为我们刚才讨论的是关系和生活本身中的义务。

你不敢相信吴义务的关系确实存在,因为你无法接受你的真实身份和本质。你称拥有绝对自由的生活是“灵性的混乱”。我说那是神的伟大承诺。

唯有在这个承诺的范围之内,神的伟大计划才能得以完成。

在关系中,你没有义务。你有的只是机会。

机会,而非义务,才是宗教的基石,才是所有灵性的基础。要是反过来看,你的理解就会出偏差。

关系——你与所有事物的关系——是作为你的灵魂工作的完美工具而被创造出来的。所以一切人类关系都是圣洁的领域。所有每种个人关系都是神圣的。

就此而言,许多教会的理解是正确的。婚姻确实是神圣的。但原因并非它含有神圣的义务,而是它提供了无与伦比的机会。

在关系中,永远不要出于义务感去做任何事情。无论做什么事,你都要感到你的关系给你提供的是非凡的机会,让你能够确定和获得你的真实身份。

这我能听得进去——然而在我的关系中,每当遇到困难挫折,我总是会放弃。这造成的结果是,虽然我天真地认为我应该拥有一段关系,可实际上却有好几段。我好像不懂得维持关系的方法。你说我能学到吗?我要怎么做才能维持好关系呢

听起来你好像认为维持好关系意味着成功。请别误将维持关系混同于完成任务。请记住,你来这个星球的任务不是看你能够把关系维持多久,而是去确定和经验你的真实身份。

这不是短期关系的借口——然而也没有非得长久的要求。

话又说回来,虽然没有这样的要求,但是长期关系确实为相互发展、相互表达和相互满足提供了非凡的机会——这种机会本身就是很珍贵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早就想到应该是这样啦。那么,我怎样才能做到呢?

首先,确保你进入关系的理由是“对”的。(在这里,我所用的“对”这个词是相对的。“对”是相对于你在你的生活中持有的更大的目标而言的。)

正如我先前指出的,绝大多数人进入关系的理由是“错”的,他们往往是为了结束寂寞,填补空虚,为他们自己带来爱,或者给别人带去爱,不过这些理由其实算比较好的。有些人进入关系是为了拥有良好的自我感觉、终止压抑、改善性生活、忘掉先前的关系,或者——说了你可能不信——为了消除烦闷。

这些目的目的没有一个能够得到实现,除非交往过程中发生了某些戏剧性的变化,否则这样的关系也将不会长久。

我可从来不为这些理由而进入我的关系。

你这话值得推敲。我认为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进入你的关系。我认为你不曾以这种方式思考过你的关系。我认为你不曾带着目的进入你的关系。我认为你进入你的关系是因为你觉得“爱上了”。

确实如此。

我认为你不曾仔细思考你为什么会“爱上了”。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反应?受到满足的是哪种或者哪些需求?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爱上需求满足引起的反应。

每个人都有需求。你需要这个,别人需要那个。你们都在对方身上看到需求满足的可能性。所以你们默默地同意进行交易。如果你把你拥有的给我,我就把拥有的给你。

这是一种交换。到那你不会把真相说出来。你不会说:“我跟你换了很多。”你会说:“我对你爱得很深。”然后失望就开始啦。

这个你以前说过啦。

是的,你以前做过这件事——不止一次,而是很多次。

这本书有时候显得循环往复,总是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东西。

生活也差不多。

说得妙。

这里的过程是你不停地提问,我只是不停地回答你的问题。如果你用三种不同的方式提出同样的问题,那么我只好重复我的答案啦。

也许我是希望你能给出不同的答案吧。我问你关于恋爱关系的事,你让其失去了许多浪漫色彩。冲动地、不假思索地爱上某个人有什么错呢?

没有错。你想以这种方式爱上多少人都可以。但如果你想要与他们培养终生的关系,你也许会略加思考。

此外,如果你喜欢蜻蜓点水般对待每段关系,甚或更糟糕,如果你喜欢维持关系的原因是你觉得你“不得不”维持,然后过着平静而绝望的生活,如果你喜欢重蹈你过去的生活中的覆辙,那么请你继续去做你做过的事情。

好吧,好吧。我懂啦。老兄,你真实不依不饶啊,我说得对吧?

这是真相的问题所在。真相是不依不饶的。它不会放过你。它总是不停地从你身边各处冒出来,让你看看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那会让人觉得很烦。

好吧。我想找到各种可以用来维持长期关系的工具——你说带着目标进入关系是其中的一种。

是的。但要确保你和你的对象都认可那个目标。

如果那么都能够在意识层面上认可你们发展关系的目标不是为了创造义务,而是为了创造机会——这个机会让你们能够成长,能够完整地表达自我,能够在你们的生活中发挥你们最大的潜能,能够纠正你们有过的每种错误想法和轻视自己的观念,能够通过你们两个灵魂的交流而最终达到与神合一的境界——如果你们宣下的不是以前那些誓言,而是这个誓言,那么你们的关系将会拥有非常好的起点。它将会拥有正确的出发点。那是非常好的开始。

就算这样,也不保证必定成功啊。

如果你想要生活有保证,那么你要的就不是生活。你要的是依照已经定稿的剧本进行的彩排。生活的本质决定了它不能拥有保证,否则它的目标将会落空。

好吧。我懂了。那么现在我的关系已经有了这个“非常好的开始”,我要怎样才能维持它呢?

认识和理解你在关系中将会有许多遇到棘手的问题和困难的时刻。

请努力地做到别逃避它们。欢迎它们。满怀感激地。把它们当做神赏赐的美好礼物,当做千载难逢的良机,让你能够完成你在关系——和生活——中的任务。

请非常努力地做到别在这些时刻把你的对象视为仇敌或者对手。实际上,你要做到别把任何人、任何事视为仇敌,甚至也别把任何人、任何事视为问题。要培养所有问题当做机会的技巧。这些机会能够……

……我知道,我知道——“能够让你确定和获得你的真实身份。”

没错!你明白啦!你总算明白啦。

我觉得这种生活听起来非常沉闷。

那是你的眼光太低了。睁大你的双眼。拓宽你的视野。你要明白,你身上有许多你尚未看见的优点。你的对象身上亦是如此。

只要明白别人身上有许多你尚未认识的优点,你就永远不会去伤害你的关系,也不会去伤害任何人。因为别人身上的优点是你认识不完的。永远认识不完的。他们只不过是因为怕,才不再将那些优点展示给你。如果别人发现你决定他们能够变得更优秀,他们就会安详地展现更多你已经认识到的优点。

看来人们倾向于满足我们对他们的期望。

大抵如此。在这里,我不喜欢“期望”这个词。期望破坏关系。倒不如说,人们倾向于在他们自己身上看到我们在他们身上看到的东西。我们越是认为他们优秀,他们就越愿意去获得和展示我们认为他们身上本来具备的优点。

难道所有真正可贵的关系不都是这样运转的吗?难道这不是治疗过程——我们用来促使人们“打消”他们每个关于他们自己的错误观念的过程——的组成部分吗?

难道这不是我正在本书中为你而作的事情吗?

是的。

这是神的工作。灵魂的工作是唤醒你自己。神的工作是唤醒所有其他人。

而我们能够通过依据别人的真实身份来看待他们,通过让别人想起他们的真实身份,来完成这项工作。

完成这项工作有两种方式——让别人想起他们的真实身份(这非常困难,因为他们将不会相信你),以及让你自己想起你的真实身份(这容易得多,因为你不需要他们的信任,只需要相信你自己)。不停地展现你的真实身份最终也能让别人想起他们的真实身份,因为他们将会在你身上看到他们自己。

许多大师杯派来地球展示永恒真理。也有些人,比如说洗礼者约翰,是被派来当信使的,他们用光芒四射的字词来说出那个真理,用清晰得不会使人误解的语言来谈论神。

这些特别的信使被神赐予了非凡的洞察力,以及能够认识和接受永恒真理的异禀,还有以大众能够也将会理解的方式阐述复杂概念的能力。

你是这样的信使。

我啊?

是的。你相信吗?

这件事太难以接受啦。我的意思是,我们所有人都想要与众不同……

……你们所有人确实都与众不同……

……等到我们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时候,我们的自我便会膨胀,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我们会觉得我们自己被“选中”去完成某件神奇的任务。我必须不断地与那种自我意识作斗争,努力净化和再净化我的每个思维,每句话语和每次行动,以免自我膨胀过度。所以你说的我很难听得进去,因为我意识到你说的话让我飘飘然,而我这辈子都在避免自己妄自尊大。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这么做。

但你有时候还是会得意忘形。

我很惭愧,但是不得不承认。

然而,每当遇到神,你总是彻底地放下你的自大。曾有许多个深夜,你祈求神赐予你光明,恳切上苍给你慧眼;你这么做并非为了丰富你的自我,或是增添你的名望,而是出于内心深处纯粹而朴素的秋装欲望。

是这样的。

你曾反复地向我保证,假如你的求知欲望能够得到满足,你将会尽余生之力,在醒着的每时每刻,与别人分享那个永恒真理……这并非因为你需要赢得喝彩,而是因为你从内心最深处想要终结别人的痛楚和苦难,想要带给别人快乐和欢欣,想要帮助和治愈别人,想要别人重新拥有你一直经验到的与神同行的感觉。

是的,是这样的。

所以我选择你成为我的信使。你,以及其他人许多人。因为选择,在即将来临的世代中,世界将会需要许多号角来奏响嘹亮的召唤。世界将会需要许多声音来说出无数人渴望听到的关于真理和治疗的话语。世界将会需要许多心团结起来致力于灵魂的工作,并为神的工作做准备。

坦白地说,你能宣称你对此毫无察觉吗?

不能。

坦白地说,你能宣称这并非你来找我的原因吗?

不能。

那你准备好借这本书确定和宣布你自己的永恒真理,大声地宣告和清晰地说出我的光荣?

我必须把最后这几句也写进书里吗?

没有什么事情是你必须做的。别忘了,在我们的关系中,你没有义务。唯有机会。难道这不是你终生等待的机会吗?难道你不是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就将你的自我贡献给这个使命,以及为其而作的恰当准备吗?

是的。

那么别去做你必须做的事,而是你去做你有机会做的事。

说到把这些对话写进我们的书里,为什么不写呢?莫非你以为我想要你成为秘密的信使?

那倒不是,我没这么想过。

宣布自己是神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气。你知道的,无论你成为别的什么,这个世界都将会更容易去接受——可是神的人?真正的信使?我派出的每个信使都曾遭到侮辱。他们得到的远非荣耀,除了心痛,他们一无所获。

你愿意吗?你是否真心愿意说出关于我的真相?你是否愿意承受其他人的嘲弄?你是否准备好放弃地球的荣耀,而去争取灵魂完全实现的更大光荣?

神啊,你的口气突然变得很沉重。

你想要我跟你开玩笑吗?

嗯,在这里我们可以轻松一点啊。

想要轻松那还不容易啊!我们用个笑话来结束本章吧。好主意。你有笑话吗?

没有,但是你有,跟我说说那个画画的小女孩……

哦,那个啊,好啊。那我说啦。某天,有个秘密走进厨房,发现它的小女儿在餐桌旁边,周围散落着许多蜡笔,全神贯注地看着它随时创造出来的画。“乖女儿,你这么忙,在画什么呀?”妈妈问。“我在画神,妈妈,”美丽的姑娘回答说,眼里神采飞扬。“哦,宝贝,你好乖啊,”妈妈说,想帮帮她女儿,“可是你知道吗,没有人真的知道神的模样。”

“嗯”,小女孩高兴地说,“等我画完你就知道啦……”

这个小小的笑话真棒。你知道最棒的是什么吗?那小女孩从不怀疑她知道如何准确地画出我的样子。

是的。

我现在讲个故事给你听,我们用这个故事来结束本章。

好啊。

从前,有个人突然发现他自己每周花几个小时去写一本书。他不分日夜,总是匆匆忙忙地拿起纸和笔,记录下每个新的灵感。最后,有人问他在忙什么。

“哦”,他回答说,“我正在写下我和神之间一次很长的对话。”

“你真行”,他的朋友宽容地说,“可是你知道的,没有人真的知道神将会说些什么。”

“嗯”,这人笑着说,“等我写完你就知道啦。”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