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与神对话 第七章  

2010-04-26 16:0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生活太可怕了。太难以捉摸了。我希望事情能够更加清楚。

生活没什么可怕的,前提是你不执著于结果。

你说的是不想要任何东西吗?

没错。选择,但别想要。

那些无牵无挂的人比较容易做到吧。假如你有妻小,那该怎么办呢?

家长的道路向来是很艰苦的道路。也许是最艰苦的。正如你刚才所说,那些只需要照顾自己的人比较容易“什么也不想要”。如果你有心爱的人,你自然会想要替他们争取到最好的东西。

若是不能给他们你想要他们拥有的东西,比如说温暖的家,几件体面的衣服,足够的食物,你会感到很难过的。我觉得我奋斗了二十年,才勉强能够维持温饱。而且我仍然没有什么成绩可言。

你是指物质财富方面吗?

我觉得男人至少应该为他的孩子准备必要的生活用品,至少应该为他的妻子提供某些简单的东西,才能谈得上有点成绩吧。

我明白。你认为你在生活中的职责就是提供这些东西。你觉得这就是你的生活的目标吗?

我好像没有这个意思吧。这并非我的生活目标,但至少我觉得如果在完成目标之余,还能得到这样的结果,那当然最好啦。

好吧,那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话题。你认为你的生活有什么目标呢?

问得好。这么多年来,关于这个问题,我曾有过许多答案。

那你现在的答案是什么呢?

我觉得我现在对这个问题有两个答案:我想要看到的答案和我现在看到的答案。

你想要看到的答案是什么?

我想要看到我的灵魂在生活中进化。我想要看到我在生活中表达和经验我最爱的品格。那种品格是富有同情心和耐心,乐于施舍和助人。那种品格是聪慧、宽容、以及……爱。

听起来你一直都在看这本书嘛!

是的,它是本美丽的书,讲了许许多多的道理,但我正在想办法把书中的道理“付诸实践”。对于你的问题,我现在看到的答案是,我在生活中每天都必须为了生存奔波劳碌。

这样啊。你认为这两者相互排斥吗?

这么说吧……

你认为理论的答案排斥了生存的答案吗?

实际上,我想要的不仅仅是生存。这些年来我不断地在温饱线上挣扎。我发现我现在仍然如此。但我想要这种艰难困苦的日子走到尽头。现在我连三餐都无法解决。我想要的不仅仅是生存。我想要发达。

你说的发达是什么样的呢?

就是拥有足够的钱,不用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不用累死累活只为了交房租或者付电话费。说句心里话,我也不愿意显得如此俗气,但我们正在讨论的是现实的生活,而非你这本书通篇勾勒出来的虚无缥缈、灵异浪漫的生活画面。

你的语气有点愤怒,对吧?

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沮丧。我投身这场灵性游戏已经超过二十年,你看看我现在的下场!我与福利院只隔着一份薪水!而现在我刚失去工作,看来又要没有收入了。我真的厌倦了这种艰苦的日子。我四十九岁啦,我希望我的生活有些保障,这样我才能有更多的时间致力于“神的事物”,灵魂的“进化”之类的。那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可是我的生活却不允许我这么做……

你刚才说的话很有意义,我想许多人看了肯定会觉得心有戚戚。

下面我将会逐句来回应你的话,这样我们就能详细地分析你的答案。

你“投身这场灵性游戏”的时间并没有超过二十年,你只是刚刚摸到一点门道而言。(顺便提醒你,这不是要“打你屁股”,只是陈述事实而言。)我愿意勉强承认这二十年来你一直看着它,挑逗它,偶尔试探它……但我并没有感觉到你对这场游戏有真心的——你最真心的——投入,直到最近。

我们要清楚的是,“投身这场灵性游戏”意味着将你的整幅精神、整个身体和整个灵魂奉献给依照神的形象和模样创造自我的过程。

这是东方的神秘主义曾经写道的自我实现的过程。这是西方的神学所致力研究的救赎的过程。

这是每天、每时、每刻都根据最高意识而行动。它是不断地选择和再选择。它是持续的创造。有意识的创造。有目标的创造这是对我们讨论过的创造工具的使用,而且是清醒地、带着神圣目的地去使用。

这才是“玩这场灵性游戏”。现在说说看,你玩这场游戏多久啦?

看来我还没开始玩。

别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别对你自己那么苛刻。你向来有致力于这个过程——而且你灌注的心血真的比你自己认为的要多。但你这么做的时间不到二十年,离二十年还差得远。然而,你参与其中多久实际上并不重要。你选择参与了吗?这才是唯一重要的。

让我们继续来看你刚才说的话。你让我“看看你的下场”,你形容自己“离福利院只要一步之遥”。我望向你,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我看得的这个人离豪门巨富只有一步之遥。你说你与凄凉只隔着一份薪水,我看到你与涅槃只隔着一份薪水。当然,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把什么当做“薪水”——以及你为了什么而工作。

如果你的生活目标是获得你所谓的保障,那么我能明白和理解你为什么“与福利院只隔着一份薪水”。然而这种境况也能够得到改善。因为有了我支付的薪水之后,所有好的东西都会来找你——包括在物质世界感到有保障的经验。

我支付的薪水——你为我“工作”而得到的报酬——包含的远远不止灵性的安适。物质的安适也将会是你的所有。然而,这一切最讽刺之处在于,只要你经验到我的报酬所提供的灵性安适,你将会发现你自己再也不愿为物质的安适操心。

甚至你的家人的物质安适也将不再让你操心——因为只要你的意识上升到神的层次,你将会明白你无需为其他人类的灵魂负责,你亦将明白,尽管想要每个灵魂都安适地生活是值得称赞的愿望,但每个灵魂必须选择——也正在选择——他自己在此刻的命运。

很明显,故意虐待或摧毁他人并非最高尚的行为。很明显,忽略那些你使得他们依赖你的人的需要也同样是不妥的。

你的职责是让他们学会独立:尽可能迅速和彻底教会他们如何在没有你的情况下生活。因为只要他们需要你才能活下去,你对他们的宠爱便是假的;唯有当他们意识到你是多余的时候,你对他们的宠爱才是真的。

同样地,神最美好的时刻是你们意识到你们不需要神的那一刻。

我知道,我知道……这与你受到的所有教育截然相反。然而你的老师告诉你的,是一个愤怒的神,妒忌的神,需要被需要的神。那根本不是神,而是被当做神的神经质的替代品。

真正的大师并非拥有最多学生的人,而是创造出最多大师的人。

真正的领袖并非拥有最多拥趸的人,而是创造出最多领袖的人。

真正的国王并非拥有最多臣民的人,而是使最多人成为王的人。

真正的教师并非拥有知识的人,而是使最多其他人拥有知识的人。

真正的神并非拥有最多仆人的神,而是成为最多人的仆人、从而令所有人都成为神的神。

因为这是神的目标和光荣:他的臣民不再是臣民,所有人都认识到神并非是遥不可及的对象,而是必将到达的境界。

我希望你能理解这个道理:你的命运必定是快乐的。你无法不被“拯救”。除了不认识这个道理,没有别的地狱。

所以,身为父母、配偶、被爱之人的你,别让你的爱成为黏合的胶水,而是让它成为磁铁,先是相互吸引,然后反过来相互拒斥,以免那些被吸引的人开始认为他们必须黏着你才能活下去。没有什么比这离真相更远。没有什么比这对别人的伤害更大。

让你的爱吧你爱的人推进世界——让他们去完满地经验他们的身份。这么做才是真正爱过的人。

这是艰苦的率天天,这是条家长的道路。沿途有许多的干扰,许多的世俗顾虑。苦行者不受所有这些影响。他得到别人赠送的干粮和水,还有可供躺下休息的破席,他能够每时每刻都致力于祈祷、冥想和探索神圣的领域。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神圣是多么容易啊!这样的任务未免也太简单啦!但给苦行者一个配偶和几个孩子试试看!要是能够在凌晨三点需要换尿片的婴儿身上看到神圣,要是能够在每月一日需要付费的账单上看到神圣,要是能够在配偶的绝症中、在失业下岗的时候、在孩子的发烧中、在父母的病痛中辨认出神的手,那才算是真正的神圣。

我理解你的疲倦。我知道你厌倦了苦日子。然而我告诉你吧:你若跟随我,苦日子就会消失。生活在你的神的空间里,所有事件都将变成神的恩宠。

我现在丢掉工作,没钱交房租,孩子需要看牙医,而且投身那个虚无的哲学空间似乎根本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你叫我怎么进入神的空间呢?

当你最需要我的时候,请别抛弃我。现在你受到的是最大的考验。现在你得到的是最好的机会。也就是去证明这本书所写的一切的机会。

我说出“请别抛弃我”时,口气像我们刚才提起那位可怜而神经质的神。但我不是。你可以“抛弃我”,随你的便。我无所谓,而且那也不会改变我们的关系。我说这句话,只是为了回答你的问题。每当遇到危难,你往往会忘记了你的身份,以及我赐予你用于创造你所选择的生活的各种工具。

你现在比以往更加需要进入你的神的空间。首先,它能给你的精神带来伟大的安宁,安宁的精神是伟大的观念的来源,而那些伟大的观念也许能够解决你认为你遇到的最大问题。

其次,你的神的空间能够让你的自我得到实现,而这正是你的灵魂的目标,你的灵魂的使命。

当进入你的神的空间,你将会认识和了解到,你现在经验的一切都是临时的。我告诉你吧,天堂和地球将会消失,而你却不会。这种永恒的视角有助于你正确地看待事物。

你可以用当下这些景况的真实属性来定义它们:临时的,短暂的。接着你可以把它们当作用来创造当下的经验的工具——因为它们本来就是临时的、短暂的工具。

你认为你是谁呢?当你经验到所谓的丢失工作时,你认为你是谁呢?也许更贴切的问题是,你认为我是谁啊?你觉得这个问题大得我无法解决吗?摆脱这种困境是我无法实现的奇迹吗?你也许认为即使拥有我赐予你的那么多工具,这个问题对你来说依然大得无法处理,这我能理解——但你真的觉得它对我来说太大了吗?

我从理智上认识到这对神而言不算什么太大的任务。但从感情上我觉得我说不准。我说不准的并非你是否能够处理它,而是你是否愿意。

我明白。所以这是个信仰的问题。

是的。

你不质疑我的能力,你只是怀疑我的欲望。

你知道吗,我仍然受到这种神学的影响,它说也许这里某处有为我准备的教训。我仍然不知道我是否有资格去拥有解决方法。也许我活该遇到这样的问题。也许这属于我的神学不停地告诉我的那些“经验”。所以我担心这个问题也许得不到解决。我担心这正是你要我在这里与之纠缠的问题……

或许现在正是重温我与你的互动方式的好时机,因为你认为问题出在我的欲望上,而我又告诉你,有问题的是你的欲望。

我想要你得到的东西,就是你想要你得到的东西。不多一分,不少一毫。我才不会坐在这里,逐一聆听你的要求,然后判断是否要把某样东西赐给你呢。

我的规律是因和果的规律,而非“到时再看看”的规律。你选择的东西,你统统能够得到。甚至在你要求之前,我就已经把它给你。你相信吗?

我不信。对不起。我曾见过太多的祈祷得不到回应。

无须道歉。只要永远忠于真实——你的真实经验——就好了。我理解你的观点。我尊重它。我并不介意。

那就好,因为我从不相信我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我的生活从来未曾证实那一点。实际上,我很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每当得到,我就觉得我自己走了狗屎运

你选择的词汇很有趣。看来你是有选择的。在你的生活中,你既可以走狗屎运,也可以走鸿运。我倒是希望你走鸿运——但是,当然啦,我永远不会干涉你的决定。

我告诉你吧:你总是得到你创造从来的东西,而且你总是不停地创造着。

我并不评判你创造的东西,我只会给你力量,让你去创造更多——更多、更多、更多。如果你不喜欢你刚刚创造的东西,那就重新选择。作为神,我的职责是永远赐予你这样的机会。

现在你竟然跟我说你总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可是我在这里告诉你,你总是得到你召唤的东西。

你的生活总是关于它的思维——包括你认为你很少得到你选择的东西这个明显具有创造力的思维——的结果。

就当前的情况来说吧,你把你自己当做你丢失工作这种情况里的受害者。然而真相是你不再选择那份工作。你每天早晨不再满怀期待地起床,而是在恐惧中起床。你在工作中不再感到快乐,而是感到怨恨。你甚至开始幻想从事别的工作。

你以为这些毫无意义吗?你误解了你的力量。我告诉你吧:你的生活始于你的生活目标。

那么你现在的目标是什么呢?你打算证实你那个理论,证明生活确实很少把你选择的东西带给你吗?或者你的打算是展现你的真实身份和我的身份?

我感到懊恼、痛苦和难堪。

这对你有用吗?当你听到真话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承认它,并向它靠拢就好呢?没有必要指责你自己。只要注意到你向来选择的是什么,并重新选择就可以啦。、

但我为什么总是如此盲目地选择否定性的东西,然后又为此而打自己的屁股呢?

你还能怎样啊?你自婴儿期开始就被告知你是“坏”的。你接受了你天生有“罪”的说法。感到负疚是一种习得的反应。在你尚未能够做任何事情之前。你便被告知你必须为你做的事情感到愧疚。你接受的教育让你为你天生不完美而感到羞耻。

人们说你来到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这种所谓的不完美状态就是你们宗教人士斗胆称为原罪的东西。它确实是原罪——但并非你的原罪。这是世界犯在你身上的第一种罪,这个世界对神一无所知,因为它竟然以为神愿意——能够——创造出不完美的东西。

有些宗教以这个误解为核心,建立起整套神学。这套神学的真正本质就是误解。因为我设想的一切——我赐予生命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是依照我的形象和模样制造出来的完美的完美镜像。

然而,为了让这种认为神有报复心的观念能够自圆其说,各种宗教需要 出某些令我愤怒的东西。如此一来,那些毕生循规蹈矩的人也莫名其妙地需要被救赎。如果他们本身就不需要被救赎,那么他们需要被从那种他们自己杜撰出来的不完美中救出来。所以(这些宗教说)你最好为这一切做些事情,而且要快,否则你将会直接下地狱。

最终,这也许无法让一个行为怪异、睚眦必报、怒气冲冲的神满意,到那它确实给了那些行为怪异、睚眦必报、怒气冲冲的宗教以生命。那些宗教因而得以薪火相传。权力也因此而继续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而非通过许多人的手得到经验。

关于你自己和你的力量,你理所当然地不断选择较差的思维、较小的观念和最低微的概念,关于我和我的力量,那就更不用说啦。这是你受到的教育。

我的神啊,我该怎样破除这些教育对我的影响呢?

问得好,而且恰好问对人啦!

你可以通过阅读和反复阅读这本书来破除这些教育。重复地阅读它。直到你理解每个段落。直到你熟悉每个字词。当你能够向别人引用它的段落,当你能够在最黑暗的时刻想起它的文句,你就能够“破除这些教育”。

可是我还有许多问题想问你,还有很多事情想了解。

没错。刚开始的时候你列出了许多问题。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