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与神对话 第一章(3)  

2010-04-21 21:2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如我已经解释过的,你无法展现爱,除非你能够展现非爱。事物不能脱离其对立物而存在,除非处在绝对的世界里。然而绝对的领域对你们和我而言都是不够的。我向来存在于绝对的世界中,而你们也是从绝对的世界中来。

绝对的领域里没有经验,只有认识。认识是神圣的状态,然而最大的欢乐却是存在。存在唯有于经验之后才能实现。其先后关系是这样的:认识,经验,存在。这就是三位一体——这三位一体就是神。

圣父是认识——亦即所有的理解之父,所有的经验之源,因为你无法经验你从不认识的东西。

圣子是经验——亦即所有圣父对自身的认识的落实与执行,因为你无法成为你不曾经验的东西。

圣灵是存在——亦即所有圣子对自身的经验的抽象;唯有通过对认识与经验的记忆,才能获得这种简单而美妙的存在感。

简单的存在即是极乐。它是神在认识和经验自身之后达到的境界。它是神在开始便渴望得到的。

当然,你们早已过了幼稚的阶段,无需解释也能明白对神的这种父子描述无关乎性别。我在这里使用的生动语言来自于你们最新的经书。更早之前的神圣经典将这种比喻安置在母与女的背景中。两者都不准确。你在头脑里最好如此看待这种关系:先辈与后裔。或者是:催生者与被生者。

如果加上三位一体的第三个部分,那么这种关系就变成:

催生者/被生者/存在者。

三位一体的实在是神的标志。它是神圣的模式。神圣的领域里到处充满了这种三合一的关系。当你应对有关时间和空间、神和意识或者任何神圣关系的事物,你必定会遇到它。换个角度来说,在所有的生活世俗关系中,你无法找到这种三合一真理。

所有处理生活的神圣关系的人,都能够在那些关系中找到三合一真理。有些宗教学家将三合一真理描绘为圣父、圣子和圣灵。有些精神学家使用的术语是超意识、意识和潜意识。有些灵魂学家说是心智、灵魂和肉体。有些科学家认为是能量、物质和以太。有些哲学家说,真实的事物必须在思维、言语和行动上都是真实的。谈论时间的时候你只会说起三种时态:过去、现在和将来。你的知觉中夜只有三种时刻:从前、如今和以后。至于空间关系,不管是考虑到宇宙中的点,还是你自己房间里的各个点,你都会辨认出此、彼、彼此之间。

而在世俗关系中,你辨认不出“之间”。那是因为世俗关系永远是二价的,而神圣领域中的关系则毫无例外是三价的。所以呢?世俗关系里有左--右、上--下、大--小、快--慢、冷--热,以及神创造过的最了不起的二价关系:雌--雄。这些二价关系没有“之间“。在这些关系里,事物非此即彼,或者是这两极中某一极较大或较小的变体。

在世俗关系的领域里,任何被概念化的事物都是不可能存在,除非其对立物也已经被概念化。你的日常经验绝大部分扎根于这种实在。

在神圣关系的领域里,存在的事物全都没有对立物。万物归一,一切在无尽的循环中彼此相通。

时间即是这样的神圣领域,在该领域中,你所谓的过去、现在将来以内在联系的方式存在着。也就是说,他们并非彼此对立之物,而是同个整体的不同部分,同个观念的不同阶段,同种能量的不同循环,同个无可辩驳的真理的不同方面。假如你据此作出推断,认为过去、现在、将来都同“时”存在,那么你是正确的。(然而现在还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在后面将会探讨时间的整体概念,到时我们再来深入地讨论。)

世界是如今这样子,因为他不可能以别的方式存在于物质的世俗领域。地震和龙卷风、红薯和台风,以及那些你称为自然灾害的事件,无法是各种元素从一极到另外一极的运动而已。整个生与死的轮回也是这种运动的组成部分。这些是生活的节奏,世俗实在中的一切都无法摆脱它们,因为生活本身是一种节奏。它是处在太极最中央的起伏、震颤和悸动。

疾痛和病患对立于健康和安好,它们在你的现实中出现,也是遵从你的命令。如果你没有从某种程度上导致自己生病,你便不会有疾痛;你只有决定恢复健康,你立刻便能再次好起来,个人的深深失望是对个人选择的反应,而世界性的灾则是世界性意识的后果。

你的问题的言下之意是,我选择了这些事件,是我的意志和欲望促使它们发生。然而我并不愿意这些事情存在,我只是观察着你们这么做而已。我也不去阻止这些事情发生,因为那么做将会使你们的意志受挫。也就是说,那么做将会剥夺你们多神的经验,而这种经验却正是你们和我共同选择的。

因此,别责怪世界有那么多你所谓的坏事。你倒不如躬身自问,你判定为坏的这种境况是怎么来的,如果你想改变它的话,你愿意做些什么?

别问他人,而是问你的内心:“在这样的灾难面前,我希望经验哪个部分的自我呢?我要选择追求存在的哪些方面呢?”因为生活总体是作为你自己的创造的工具而存在的,它的所有事件无非是一些机会,供你用来决定和成为真正的你。

这对每个灵魂来说都是真实的,所以你应该明白,宇宙中没有受害者,只有创造者。那些曾在这个星球上行走过的大师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无论你提到的是哪位大师,他们从不认为自己受到迫害——尽管许多人真的受折磨而死。

每个灵魂都是大师,虽然有些并不记得他们的起源或者他们的天赋。然而,每个灵魂依据其本身最远大的目标和最鲜活的回忆,创造出各自的条件和境遇——在每个被称为现在的时刻。

所以呢,别去评判其他人走过的业力之路。别妒忌成功,别怜悯失败,因为你不知道在灵魂的权衡中,什么算成功,什么算失败。遇事别称其为灾难或欢乐,除非你已确定或见证它的用途。因为,如果死拯救了数以千计的生命,它还能被称为灾难吗?如果生只带来悲哀,它还能被称为欢乐吗?然而就算连这个你也别去判断,你永远走你的路,同时允许别人走他们的路就可以了。

这并不意味着你应该忽略别人求职的呼声,或者你自己的灵魂想改变某些境况或条件的冲动。而是意味着无论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避免先入之见和自以为是。因为每种境况都是礼物,每种经验中都隐藏着财宝。

从前有个灵魂,它认识到它自身便是光。它是个新的灵魂,所以迫不及待地想得到经验。“我是光”,它说,“我是光”。然而它所有的认识、所有的诉说都不能够代替它的经验。在这个灵魂所出现的领域中,除了光一无所有。每个灵魂都是最好的,每个灵魂都是最美的,每个灵魂都闪耀着我那可敬可畏之光的辉煌。所以上述那个小小的灵魂就像阳光中的烛火。在ui灿烂的光芒——它是这光芒的组成部分——中,它无法看到自身,也无法经验到它的真实身份和本质。

后来发生的情况是,这个灵魂越来越渴望认识其自身。它的渴望十分强烈,于是在某天,我说:“小东西,你知道若要满足你的这些欲望,你必须做些什么吗?”

“神啊,那是什么呢?是什么呢?我什么都愿意做!”这小小的灵魂说。

“你必须使你自己与我们大家分开。”我回答说,“然后你必须让自己处身黑暗之中。”

“唯一的神啊,黑暗是什么呀?”这小小的灵魂问。

“那就是非你,”我回答说,这个灵魂明白了。

于是这灵魂便这么做了,让它自身与大家分开,而且哦,它还去了别的领域。到了该领域,这灵魂拥有了能力,可以召唤各种黑暗进入它的经验。它召唤了。

然而在黑暗中央,它却哭喊起来:“圣父啊,圣父啊,你为何遗弃我?”正如你在你最黑暗的时刻所叫喊的那样,可是我从来不曾遗弃你,而是永远站在你身边,随时准备提醒你,让你想起你的真实身份;准备,随时准备,呼唤你回家。

因此,如果你要成为黑暗中的光,就请别抱怨。

在你被非你所包围的时刻,请别忘记你的真实身份。但请赞美这世界,即使你试图改变它。

请认识到,在受到最大的考验时,你的所作所为可能是你最大的成功。因为你创造的经验表明了你的真实身份——以及你的理想身份。

我告诉你这个故事,这个小小的灵魂和太阳的寓言,是为了让你理解世界为什么是现在这副样子,以及它如何能够在刹那间改变,只要每个人都想起他们的最高实在的神圣真理。

有人说生活是学校,而这些你在生活中观察的和经验的事情是供你学习的。我之前回应过这个观点,现在我再告诉你:

你所进入的这种生活并没有什么好学的——你只需要展示你已有的知识。在展示知识的过程中,你要将其付诸实践,创造出新的你自己。这样你就能证明你的生活是有意义的,是有目标的。这样你就能让它变得神圣。

你是意思是,所有我们遇到的坏事全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你是说,连世上的祸害与灾难,从某种层面上讲,也都是我们为了“经验我们的真实身份的反面”而创造出来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难道就没有不那么痛苦的方式——不要让我们自身和其他人那么痛苦——可以让我们用来创造经验我们自身的机会吗?

你问了几个问题,它们都是好问题。让我们挨个来解决。

不,并非全部你们遇到的所谓坏事都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并非有意识地去选择——这是你的意思。它们统统是你们自己创造出来的。

你们总是处在创造的过程中,每一秒,每一分,每一天。至于你们如何创造,我们稍后再谈。目前你只要记住我的话——你们是大型的创造机,你们不停地变出新的物质现象,其速度之快,与你能够想到的一样。

事件、事情、事务、环境、景况——这些全都是由意识创造出来的。个人意识的力量就够强大了。所以你可以想象,如果有两个或以上的人以我的名义联合,被释放出来的创造性能量该有多么厉害。那么集体意识呢?这还用说吗,它非常强大,创造出来的各种事件和环境能够影响到全世界,给整个地球带来严重后果。

要是说这些后果是你们选择的,是以你所说的那种方式选择的,那并不准确。你们没有选择它们,正如我并没有选择它们。与我相同,你们观察着它们,依据它们来确定你的真实身份。然而人世间没有受害者,也没有迫害者。你也不是别人选择的受害者。从某种层面上来讲,你说你厌恶的东西,其实是你自己创造的——创造了它之后,你便选择了它。

这种思想的境界很高,所有大师迟早都能达到。因为它们唯有承担起一切恶果的责任,才能获得改变部分恶果的力量。

只要你固执地认为,这些恶果是别的东西或者别的人对你“做”的,你便剥夺了自己去改变它的力量。唯有当你说“这是我做的”,你才能获得力量去改变它。

与改变别人的行为相比,改变你自己的行为容易得多。

改变任何事情的第一步,是认识和接受这样的事实:是你选择了让它以现在这样的方式存在。假如你从个人层面上无法接受这一点那么请你明白“我们是一体”的道理,这样你就能同意了。然后呢,你要想办法去创造变化,不是因为某件事是错误的,而是因为它不再准确地表明你真正的身份。

做任何事情的理由只有一个:向宇宙表明你的真实身份。

被用于这个目的之后,生活就成了创造自我的过程。你可以利用生活,将你的自我创造成你的真实身份和你的理想身份。不做任何事情的理由也只有一个:因为这件事不再表明你的真实身份。它不反映你,也不代表你。也就是说,它不重新呈现你。

如果你希望被准确地被重新呈现,那么你必须改变你的生活中一切与你希望投射到永恒领域的图像不符的事情。

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说,所有发生的“坏”事都是那么选择的。错误不在于选择了它们,而在于将它们定义为坏。因为将它们定义为坏意味着你们给自己贴上了坏的标签,原因是它们是你们创造的。

这个标签你们无法接受,于是为了避免自我被标识为坏,你们抛弃了自己的造物。正是这种知识的与灵魂的虚伪,使得你们要忍受如今这么一个世界。如果你们承担起你们对世界的个人责任,甚至只要在内心深处觉得你们对世界负有个人责任,它将会与现在大不相同。假如每个人都觉得有责任,世界肯定会变得更加美好。正因为这个道理是如此浅显明白,它才会如此恼人,如此富于讽刺意味。

世界的各种自然灾难和灾害,比如龙卷风、台风、火山喷发和洪水,世界的各种物质性混乱,并不是由你独力创造的。你创造的是这些事件对你生活的影响程度。

这些发生在宇宙中的事件决不能说是你引发或者创造的。

创造了这些事件的是人类的联合意识。世界上所有人通力协作,共同产生了这些经验。你们每个人单独所做的是在它们之中行动,确定它们对你们的意义,并依据你与它们的关系来确定你的真实身份和你的本质。

因此,你们集体地、单独地创造了你们正在经验的生活与时代,以便灵魂能够实现进化的目标。

刚才你问是否有不那么痛苦的方式来经历这个过程,答案是有的,但你的外在经验将毫无变化要减少那种你将其与尘世经验和事件联系起来的痛苦,包括你的痛苦和他人的痛苦,就必须改变你看待那些经验和事件的方式。

你无法改变外在的事件(因为那是由许多人创造出来的,而你的意识尚未成熟,不足以单独地改变那些被集体地创造出来的东西),所以你必须改变内在的经验。这是成为大师的生活之路。

没有什么事物本身是痛苦的。痛苦是错误思维的结果。它思维中的错误。

大师能够驱散最悲哀的痛苦。因此大师能够妙手回春。

痛苦源自你对事物作出的判断。移除判断,痛苦消失。

判断的依据往往是从前的经验。你关于事物的看法来自某个关于该事物的先行看法。你的先行看法又来自某个更早先的看法——以此类推,就像垒砖块那样,直到最后你沿途回到了最初的思维。

所有的思维都是创造性的,而最强大的思维莫过于原始思维。所有这种原始思维有时也被称为原罪。

如果你关于事物的原始思维是错误的,那么它就是原罪。随着你对该事物产生了第二个、第三个看法,那个错误城北地增大。圣灵的职责是启发你,让你对事物产生新的理解,那将会使你摆脱你的错误。

你是说我不该为非洲挨饿的儿童、美国的暴力与冤案、巴西那场夺去数百条人命的地震感到难过吗?

神的世界里没有“应该”和“不应该”。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去做那些反映你、重新呈现更好的你的事情。如果你感到难过,那你就难过好了。

但别批评,别责怪,因为你不知道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也不知道它的结果会怎样。请你记住:你责怪的,将会责怪你;你批判的,将会变成你自己。

较好的做法是,设法去改变这些不再反映最真实的你的事情,或者帮助别人去改变这些事情。,

更好的做法是,去祝福所有人——因为一切都是神借由活着的生命所创造的,而活着的生命便是最高贵的造物。

我们可不可以暂停,让我喘口气?刚才我听到你说什的世界没有“应该”和“不该”,我没听错吧?

没听错。

那怎么可能呢?如果你的世界没有,那在什么地方才有呢?

倒也是——那在什么地方……

我再重复这个问题。如果“应该”和“不该”么有出现在你的世界里,那它们会出现在哪里呢?

出现在你的想象中。

但有人曾经教我分辨对与错,是与非,应该与不该,它们说所有这些规则都是你,也就是神,定下的。

那是教你的那些人搞错了。我从来不曾规定“对”或“错”,“是”或“非”。那么做等于彻底剥夺你最大的天赋,那就是随心所欲地行事并经验其后果的可能,以及依照你的真实身份的形象和模样创造新的你自己的机会,还有依照你对自己能力的最大观念去不断超越自己的空间。

手某件事——某个思维、话语或行动——是错的,等于告诉你别去做它。告诉你别去做它等于限制你,限制你等于否定你的真实身份,等于剥夺你创造和经验真理的机会。

有人说我赠予你自由的意志,然而这些人也宣称,如果你不遵从我,我将会把你打入地狱。那算是什么自由的意志呢?难道这不是对神的嘲弄吗?难道这不等于说我们之间不存在任何真正的关系吗?

好吧,限制我们来到了另一个我想讨论的领域,那就是你刚刚说到的有关天堂和地狱的事情。听你说起来,好在根本没有地狱这个地方嘛。

地狱是存在的,但它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也不会因为人家跟你说的那些原因下地狱。

地狱是什么呢?

它是你对自己的选择、决定和造物所可能产生的最糟糕后果的经验。它是所有否定我、或者拒绝承认真正的你和我之间存在本质关系的观点的自然后果。

它是错误的思维给你带来的痛苦。然而连“错误的思维”这个说法也不准确,因为实际上错误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

地狱是欢乐的对立物。它是缺陷。它是认识到你的真实身份和你的本质,却无法予以体验。它是不能成为最好的你。那就是地狱,对你的灵魂而言,没有比这更大的地狱了。

但地狱并非人类幻想出来的这个地方,你以为在地狱里,你会遭到某些永恒之火的炙烤,或者遭受到无休无止的折磨,我何必那么做呢?

就算我有那种完全非神的想法,认为你“配”不上天堂,我有怎么会费劲来报复或者惩罚你们的失败呢?难道我直截了当地抛弃你们不更省事吗》我哪来如此强烈的仇恨,要让你们永久地忍受其类型和程度都难以形容的痛苦呢?

也许你会回答,我是为了公正才那么做;可是如果为了公正,难道我在天堂里拒绝与你们交流还不够吗?难道还需要五穷尽的痛苦折磨吗?

我跟你说吧,你们那种基于怕的神学理论所构建的死后经验根本是不存在的。然而灵魂确实会有一种十分郁闷、十分欠缺、十分逊色整体、十分远离神的最大欢乐的体验,那对于你的灵魂来讲就是地狱。但我告诉你,我并没有派你到那里去,我也没有令这种经验落到你身上。每当将你的自我和你本人关于你的最高思维分开,每当你拒绝你的真实身份和你的本质,你便创造出那种经验,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

然而甚至连这种经验也不是永恒的。它不可能恒久不变,因为我的计划并不允许你永远地和我分离。真的,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因为要完成这样的事情,不但你必须否定你的真实身份,我也必须否定你的真实身份。而这是我永远不会做的。只要我们中有一个认定关于你的真理,那么关于你的真理就绝对能够占据上风。

但如果没有地狱,那我岂非可以肆意妄为,丝毫不用害怕有报应?

难道只有帕才能让你去成为正直的人,去做正义的事,去拥有正确的东西?你必须受到威胁才会“做好人”吗?“做好人”又是什么意思?谁有资格定义?谁来制定行为规范?谁能做出裁决?

我告诉你吧:你是你自己的裁决者。你设定行为规范。你过去和现在做得有多好。你设定行为规范。你过去和现在做得有多好,由你自己说了算。因为只有你才能确定你的真实身份和本质——以及你的理想身份。而且你是唯一能够评判你的所作所为的人。

别人永远不能审判你,就算是神,又为何、如何会审判神自己的造物,并用坏来形容它呢?如果我想要你处在完美的状态,只做完美的事情,我就会让你留在你出身的那个绝对完美的世界。这个过程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让你去发现你自己,去创造你的自我,从而成为真正的你——成为你真心想成为的你。然而你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你,除非你还可以选择成为别的东西。

因为,我怎么会由于你选择了我提供给你的选择而惩罚你呢?如果我不希望你有第二项选择,那我为什么不只是创造第一项就好了呢?

将我定义为睚眦必报的神之前,你必须问你自己这个问题。

让我来直接回答你的问题吧:是的,你可以我是因为,丝毫不用害怕有报应。然而,意识到结果也许对你不无助益。

结果即是后果。自然的结局。这些与报应或惩罚完全不同。结局只是结局而言。它们是自然规律的自然应用的后果。它们是作为已然的后果而发生的必然,它们的发生是完全可以预料的。

所有物质生活的运转都遵从自然的规律。只要你回忆起这些规律,并应用它们,你就能在物质层面上掌控生活。

你所谓的惩罚——你所谓的不幸,或者倒霉——无非是自然规律在维护其自身而已。

看来我只要认识这些规律,并遵从它们,就再也不会有麻烦的时刻了。你的意思是这样的吗?

要是那样,你经验到的你的自我将永远不会处在你所谓的“麻烦”状态中。你的生活将不会遇到任何麻烦。你将不会遇到让你惊慌的情况。你将会结束所有的忧虑、怀疑与害怕。你将会过上你幻想中的亚当与夏娃的生活——当然,你不像他们那样是绝对领域中摆脱肉食束缚的神灵,而是相对领域中寄居于肉身的灵魂。然而你将会得到你的灵魂拥有的全部自由、欢乐、安宁、智慧、悟性和能力。

你将会成为圆满地实现了自我的生命。

这是你的灵魂的目标。这是它的追求——在肉身中圆满地实现其自我,变成其真实本质的化身。

这是我为你定下的计划。这是我的理想:我将要通过你实现我自己。那样的话,概念就被转化为经验,我将会经验地认识到我自身。

宇宙的各种规律都是由我设定的。它们是完美的规律,创造出完美的物质功能。

你曾见过比雪花更完美的东西吗?其精巧、形状、对称、自相似性和独特性无不叫人百思不得其解。这种美妙的自然现象的神迹让你赞叹不已。然而,我光用一片雪花就能展现出宇宙规律的完美,你怎么还会认为我无法对整个宇宙也这么做呢?

即使看到宇宙万物对称的结构和完美的形状——从最大的天体到最小的粒子——你亦将无法在你的现实中领会到宇宙的真理。就算是现在,你已经管中窥豹,略见一斑,然而你也无法想象或者理解它的奥义。然而你能够认识到宇宙的真理是深奥的——其复杂和非凡,远非你目前的理解能力所能接受。你们的莎士比亚说得非常好:天上人间的事,赫拉修,比你的哲学所能梦想到的多得多。

那么我该如何才能认识到这些规律呢?我要怎样才能学习到呢?

这不是学习的问题,而是回忆的问题。

我如何能回忆起它们呢?

有静修开始屏绝外界的杂音,以让内在世界能够带给你观察力。这种内观是你要追求的,然而当你深深地关注外在的世界时,你便不能拥有它。因此,想办法尽可能地深入内在世界吧。如果你没有走进内在世界,那么与外在世界打交道时,要由内在世界出发。记住这个道理:

如果你没有走进内在世界,你就会一事无成。

复述的时候用上第一人称,这样就会更加亲切:

如果我

没有走进内在世界

我就会

一事无成

你这辈子什么也没做成。然而你不必如此,本来不必如此。

没有你达不成的成就。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这听起来就像望梅止渴。

你希望沈向你许下什么样的承诺呢?如果我向你许下较为差劲的承诺,你就会相信我吗?

几千年来,人类不相信神的承诺,原因五它:那些承诺太美好了,以至于你们认为是虚假的。于是你们宁可选择较差的承诺,选择较差的爱。因为神最高的承诺来自最高的爱。然而你们无法想象出完美的爱,所有想象不到完美的承诺。也想象不出完美的人。因此你们甚至连你们的自我也不敢相信。

无法相信这些意味着无法信仰神。因为对神的信仰来自对神的最大的礼物(无条件之爱)和神最大的承诺(无限制之潜能)的信任。

能让我插句话吗?我也不想打断口若悬河的神……但是我从前听过这种无限制之潜能的说法,它并不符合人类的经验。普通人遇到的各种问题就不提了——那些先天有精神或者身体障碍的人遇到的困难又怎么说呢?他们的潜能也是没有限制的吗?

在你们的经书里,你们自己用各种方式,在许多地方都表达了这个意思。

给我举个例子吧。

打开你们的《圣经?创世纪》第11章第6节,看看你们写了些什么。

《圣经》上写着:“看啊,人类融为一体,他们拥有相同的语言,这是他们将要做的事情的开端;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再也没有做不成的了。”

对。那你现在相信这个道理了吗?

那又不是在回答关于受到限制的老弱病残的问题。

你认为他们所谓的受到限制不是他们选择的吗?你以为人类的灵魂与生活难题——不管是什么样的难题——的遭遇是偶然的吗?你是这么想的吗?

你是说灵魂将要经验的生活是它预先选择好的吗?

不,否则这种遭遇的目标就无法实现啦。这种遭遇的目标是在美妙的时刻创造你的经验——也就是创造你的自我。因此,你并没有预先选择好你将要经验的生活。

然而你可以选择各种人物、地点和事件,选择各种条件和环境、难题和障碍、机会和选项,用这些来创造你的经验。你可以为你的调色板选择颜料,为你的箱子选择工具,为你的店铺选择机器。你用这些来创造什么是你的事。生活也是这样。

就你已经选择要做的所有事情来说,你的潜能是没有限制的。别草率地认为,某个化为你所谓的受到限制的身体的灵魂,并没有发挥它的全部潜能,因为你不知道这个灵魂想做的是什么。你不知道它的任务安排。你不清楚它的意图。

因此,要祝福每个人和每种境况,要表达感恩之情。这样你就肯定了神的造物的完美——并且表示你相信神的造物是完美的。因为在身的世界里,没有偶然发生的事情,没有碰巧发生的事情。这个世界也没有随机的选择,或者你们所谓的命运。

如果连雪花的形状也极其完美,难道你认为像你们的生活这么重要的东西反倒不完美了吗?

但耶稣也会给人治病。如果那些人的境况是如此“完美”,他何必去医治他们呢?

耶稣医治那些人,并非由于他认为他们的境况不完美。他治愈那些人,是因为他看到那些灵魂

请求的治疗是它们的过程的组成部分。他看到了过程的完美。他认识和理解灵魂的意图。要是耶稣觉得所有的疾病,不管是精神的,还是肉体的,都代表了不完美,那他为什么不干脆一下子治愈地球上所有病人呢?你怀疑他没有这种能力吗?

不。我相信他有。

很好。人们也许会问:他为什么不那么做呢?基督为何决定让有些人受苦,却又治愈其他人?说到病痛,神为什么竟然会让人受苦?这个问题从前也被人提起过,答案总是相同的。生活的过程是完美的,而且所有的生活都源自选择。干预选择是不合理的,质疑它也是。而谴责它尤其不合理。

合理的做法是观察它,然后尽量帮助灵魂寻求和做出更高的选择。因此请关注他者的选择,但别对其指手画脚。请认识到他们的选择对于此刻的他们来说是完美的——然而若是某个时刻来临,他们要寻找新的选择,不同的选择,更高的选择,请随时准备协助他们。

与他人的灵魂进行交流吧,你将会明白他们的目标和意图。这是耶稣对那些他治愈的人,那些他曾触及其生活的人所做的。耶稣治愈了那些去找他的人,以及所有那些请人来向他哀求的人。他并没有随随便便就给人治病。否则就会违法神圣的宇宙法则:

让每个灵魂去走它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53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