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磨难的一种经历更是一种资本(三)  

2009-10-05 09:58:37|  分类: 一一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假的日子无非就是到处游山玩水,寻找一个好心情。老家的山个个像馒头、唯一的一条木兰溪也成了人和畜的排泄口。无法寻求美,退而求其次,找个比较静、空气比较好的地方消遣一下自己也不错。一一建议到鸣峰山去看看曾经的老鹰洞,既然没得选择,就从了她吧。

       鸣峰山离家十多公里,没有了摩托车,就只能乘坐路车去了。三路车就在我们的楼下,另外一个终点站就在鸣峰山两公里处。离家的时候,一一打电话给姥姥和表姐,让她们同去,三路车经过姥姥的家门口,她们愿意在路边等着我们经过的时候一同上车。我们上车以后才发现这个愿望有可能落空,因为路车的司机可能是因为落后太多,经过好几个站牌都不停车,车上空空的,站牌上的人却异常焦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冷漠。果然经过姥姥家门口的时候,表姐拦车,司机并不停车,我们只能坐在车里干着急,打电话让她们等下一班吧。姥姥和表姐不想等,就雇了一辆摩托车直接赶到路车终点站。我们以为雇请的摩托车会带着她们来找我们的,于是我们三个就先行一步,想不到摩托车开到了终点站再也不肯多走一步路,虽然跟我们的距离也就几百米,但摩托车工死活不肯载着她们过去。在电话里,我也无法帮助她们,就只好让她们走过来,我们站在路边等着。

       可能是很久没有看到一一给姥姥和表姐带来的喜悦胜于摩托车工给她们带来的不快吧,我竟然在她们的身上找不出一点不高兴的样子,忽然我明白了——她们更加习惯于这种冷漠了,她们无法用自己的好心情去计较,只能用自己的冷漠来对抗,当冷漠成为一种习惯,我就不诧异鲁迅笔下的看众和被示众者了。

       刚走了两公里到山脚下,一一就有点累了,她背着属于自己的背包虽然不重,爸爸一不留神,背包就展翅飞到了姥姥的手里。爸爸说一下,一一不好意思了,就让姥姥把背包还给自己。山路有点崎岖不平,山石铺就的阶梯延绵不绝,表姐穿着凉鞋,脚汗使得凉鞋很滑,她索性将自己的凉鞋脱掉,光着脚走在山石上。山路两边的的松树很奇怪,每棵松树都被剥开了20cm*20cm左右的皮,下方挂在一个塑料袋。一一很好奇,站在树的旁边看了很久,她不懂得为什么要这么做,爸爸也不知道,于是我们就围着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挂在下面的并不是塑料袋,而只是一张塑料薄膜,它的两个角被钉在了树上,这边嵌进了树里面;这上面钉着一根竹钉,另外的两个角就挂在这根竹钉的上面,远远看去就像是挂着一个袋子。被剥皮的地方在这片塑料膜上方10cm处,从剥皮的地方流出来的油脂正好装进了塑料膜里面。这可能就是收集松油的方法吧,我无从考证,但我还是很肯定地告诉一一这就是为了收集松油。等下山的时候,我们看见路边的一个告示说不能去破坏收松油塑料袋,我知道我的推理是正确的。

       我们在爬山,爸爸就在最后一个,万一谁不小心滑倒摔下来的时候爸爸在后面接着。妈妈跟爸爸走在一起,前方一个六七十岁衣衫褴褛的老奶奶背着一个大袋子慢慢走下来了,看袋子外面凹凸不平的样子,我们就知道老奶奶是捡矿泉水瓶去卖的,这一个五分钱的矿泉水瓶可能就是她生活的来源。看到她这么老还要如此艰辛地劳作着,爸爸跟妈妈商量如何给她一点帮助又不伤及她的自尊心。妈妈把钱掏出来的时候,老奶奶已经快到我们的眼前了,这个时候把钱扔下去肯定会被她看见的,爸爸和妈妈正在商量要不要把钱扔下去的时候,老奶奶已经站在了我们的面前,她举起手里的两张钞票告诉我们说:“这是刚才上去的人给我的。”听得出来她的不好意思,但更听得出来她还想要。她为我们解决了难题,妈妈就把手里的钱给了她,我的心里却不禁一阵悲凉:生活已经在慢慢地剥夺了她的尊严。

       节日让这个本来挺安静的山也变得不安静了,一路上来来往往的游人随意丢弃手里的垃圾把路的两边变得花花绿绿的,我们爬到鸣峰山上的寺庙后就没有心情去看老鹰洞了。庙里的游人非常多,照例庙里的和尚、信徒会煮些米饭面条给游人充饥,而游客用膳之后就会被提醒往旁边的伙食箱里投钱。我们吃过午饭、投钱之后就坐在庙前的一棵大树下乘凉,这里的风非常大,吹得我有点犯困了,我就趴在桌子小憩一番。模糊之中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什么和尚啊!不投钱还不让吃。”

“你看这一天几百人,每个人的饭钱至少五块钱,而斋饭的本钱不超过一元,从来就没有看到他们把钱用来修缮寺庙,他们是要赚死了。我们村里那个去当和尚的就两年家里盖起了三层楼。”

       我不想再听了,在一个惟利是图、没有信仰的世界里,这又有何稀奇。

       早上我们十一点才开始爬山,两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下山了。一一看到表姐光着脚也想试试,我告诉一一,如果她可以坚持到山脚下,爸爸帮她拿鞋子,一一兴高采烈地将脚下的鞋子脱下来交给爸爸了。路上爸爸跟妈妈商量让大家一起走回去,姥姥和表姐是没有问题,一一就有点麻烦了。为了鼓励一一的积极性,妈妈告诉一一如果可以步行到姥姥家的话,妈妈可以奖励她一顿烧烤,一一听完了以后马上就答应下来了。为了不至于半途而废,爸爸选择一条没有路车经过的乡村小路,大家一起找路回家。

       山脚下的那个村庄叫做山尾村,以前没有来过这个村庄,想不到还有惊奇的发现。一进村,一种叫不上名字浑身都是刺的小植物马上吸住住一一和表姐,她们把这种植物的果实摘下来扔在其他人的身上以后就粘在了衣服上面。一一摘了一颗扔到表姐的身上,表姐也摘了一颗扔掉一一的身上,欢乐的情绪就这样从她们的身上迅速传递到了每一个人的身上——五个人全都变成了刺猬。山尾村临山,又没有被开发,这里的植物种类之多让人目不暇接,爸爸在这方面也是弱项,就只能让一一她们自己去领悟了。猛地爸爸想起了小时候经常猜的一个谜语:红篮铁盖,过墙就坏。(打一水果)她们无法猜出来,爸爸就指着路边的树上的柿子,让她们认真观察一下。未成熟的柿子一个个青青的,偶尔有几个稍微红一点的又被小鸟啄破了。爸爸指着树上一个熟透的柿子告诉她们说:“熟透的柿子是红的,蒂很硬像铁一样,可以用红篮铁盖来形容;柿子熟透了的时候很软,要是把把它扔到墙壁的另外一边肯定就坏掉了。”看着她们恍然大悟的样子,爸爸又有感慨了:以前的孩子是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见猪走路,现在的孩子是都吃过猪肉就是没有看见猪走路。怪不得在福州的时候zzj很想跟着一一回来,她的目的就是来看看鸡鸭,来看着猪狗猫等等。

       我们都不认得路,我们用嘴巴询问当地人走过了一村又一寨。一路上我们并不寂寞,田野里的水稻、西瓜、藕还有小鸟、青蛙、小溪里的小鱼等等都让她们欣喜万分;我们领略过养猪场的恶臭,也赶过游泳的鸭子,一一甚至用棍子挑起一条死去的蛇追赶着姥姥、妈妈、和表姐;快到家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手头都有了一种薯类(我们当地淀粉的主要来源,直译成文字的话叫“秋薯)的叶子,这种叶茎像人的手,将叶茎的末端摘掉,放在手里可以像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样旋转。今天的行程超过了十五公里,这个过程欣喜不断,我担心的就是她们回去之后的腿是不是会酸痛。一到家,稍微洗漱一下,她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