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校园大火拼  

2009-06-07 23:15:02|  分类: 观察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所里值班,因为所里总共才四五个人,今天又是星期天,留一半警力就可以了,跟我一起值班的民警的母亲上公交车的时候,因为公交车的门没关好,掉了下去,他就必须要回去侍候了。本来所长还要安排其他的民警再来值班,我告诉所长说大家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去了,星期六星期天反正也没有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所长想了想也是,现在警力紧张,领导用警又不体恤,他一个生产队长也很难做的,于是他就默许了我一个人值班。

       一整天都比较清闲,听魏saar说杜郎口学校的崔校长要在河北邢台开交流会,9号就要开始了,我想要去参加,可是跟魏saar没有联系好,我就开着电脑等魏saar。三点多的时候,我看到外面呼啸着过去了五六辆摩托车,每辆车上载着两三个年轻人,我觉得奇怪,平时这山区的哪里有什么人啊。忽然想起今天是高考的日子,往常高考、中考的时候一般学校都要发生打架的事情。于是我就开了警车往学校方向去了,这时一个学校旁边的群众打电话给我说学校门口来了二三十人,可能要在学校里闹事。我赶紧踩动油门,到学校大门的时候,门口没有什么人,我就绕到后门去,路上看见刚才那几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慢慢地走出来,我问旁边群众是不是有人到学校里闹事,他们说后门有一大帮人,我到了后门的时候还是没有人,而学校里面却有很多的学生。我问学生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但他们都不肯说,正好一个老师过来了,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一大帮社会没有读书的人到学校里面要打人,现在那些人往后山去了,警车开不进山,我就问那个老师校长去哪里了?老师没好气地告诉我说,现在校长哪里管学校里的死活,他去水库钓鱼去了。我让他打电话给校长,让校长马上回来,然后我开着警车去追刚才我在街上碰到的那几个年轻人。

       我刚转弯,就看见八年级的班长和三个女孩子走过来,我问她到底是什么回事?她是愿意跟我说实话的,她告诉我说初三的一个女生欺负初一的女生,所以她们初二的女生就联合起来保护初一的女生,现在初三的女生叫隔壁乡镇中学的学生一起来找她们算账,我问学校的老师怎么不处理?她说:“你还不知道?学校的老师除了唬人还会干什么?”我问班长是不是因为前两个星期的那个事情,她说肯定不是,然后说自己下个学期要转学了。本来想跟班长多聊聊,可是她的同伴让她走人,我想去找找那些来闹事的人,就不跟班长瞎扯了。当我开车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两个女生走在路上,我就问她们是哪里人?她们说是学校里的学生,并告诉我她们班主任的名字。我看见前面还有人就继续开着警车往前走,果然在乡政府的大门口转弯的地方,蹲在二三十个年轻人,我停下车来,问他们是哪里人,他们很戒备地看着我,但就是不回答。我指着一个人问他是哪里的,他并不回答我,而是走开了。我就再问其他人,但他们都不说话,我越逼越近,站在他们的面前,这时他们没地方退了,他们一个个都站起来了,看样式想跟我打上一架,但我肯定是要知道他们是哪里的,终于有一个人开口了,他说他们是隔壁乡镇的学生,在这里等车想回去。我看他们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继续僵持下去就有可能发生意外,我就告诉他们说:“行,既然你们想回去,我帮你们去叫车。”于是我就开着警车到学校旁边去找公交车过来,回来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年级约十五六岁的年轻人用摩托车载着一个人飞奔,我踩动油门追了上去,到那些人站着的地方,那辆摩托车被我拦了下来,我下车以后将摩托车的钥匙拔了下来。这时那二三十人就围了过来,他们问我为什么要拿摩托车的钥匙,并要求我把摩托车还给那个人。这时我叫的公交车到了,它就停在我的身边,我不管他们的质问,而是让他们要回去的人赶紧上车。他们没有一个人想上车,而是督促我把摩托车钥匙还给那个人。我笑着对刚才骑摩托车的人说:“你有驾驶证吗?你应该知道无证驾驶的后果吧,我看你还是学生,给你个机会,先回家去,保证以后不来闹事的话,明天你到派出所来拿回车子。”那个人听了以后回头看了看两个年级比较大的年轻人,那两个年轻人嘴里叼着香烟,一摇一摆地走过来。我告诉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如果他不想回去的话,那我就只好将他带回所里去了,然后一边说,一边将他推到公交车上,我告诉他们,反正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了,但要是那个人想继续纠缠不清的话,我是不会仁慈的。那些人想了想,就有一部分人上车了。我问其他的人为什么不上去,他们都说自己是本地的,我上车点了一下人数,才八个人,于是我就下车跟他们说,我不管,你们要上车十五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他们再上车七个人,我算了算留在车下的剩下三个男生和十四个女生,既然他们真的不想走,我就让他们留下来。

       公交车载着那十五个男生走了以后,留下来的那三个男生让我把摩托车还给他们,我问他们为什么我要把摩托车还给他们?接着我就开着摩托车回到所里,然后又转回来开警车,他们十七个人围着我,要我把车子还给他们。我告诉他们只要她们跟我讲理讲得过,我就把摩托车还给他们。一大帮人站在路边太难看了,我就让他们一起到所里去讲道理。到了所里,愿意进来的就只剩下五个女生和刚才两个抽烟的男生了。他们气势汹汹地要我把摩托车还给他们,而且说为人民服务哪里是这样刁难人民的。我又好气又好笑。小小年纪,懂得道理还不少。因为刚才去叫公交车的时候,我让学校里的老师把保卫股的老师以及校长都通知过来,这个时候差不多也要到了。我听着他们说到底今天是怎么一回事。一个女生自称是这个学校里的,她说是因为她被学校里的初一和初二的女同学欺负了,她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回去叫了这么多人到学校里来报复的,但今天她们刚刚到校门口,学校里初一、初二的那些人就拿出几把刀和几根镀锌管来,把他们给赶跑了。

       这时一个男生横叼着香烟插在我跟那个女生的中间,嘴巴里的烟往我这边吐。我让他把香烟熄掉,他说就两口了,然后重重地吸了两口,走到门口将烟头扔掉。他回来的时候,自己大大咧咧地坐在了被我扣回来的摩托车上面。我问这个女生在学校被人欺负为什么不报告老师,她说:“你也在我们学校呆过,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报告老师的。”是啊,学生已经对老师失去信心的时候,她们如何会去让老师处理问题呢。我问他们今天我对他们的态度到底如何?他们一个个笑着说很好,于是我就板起脸来说:“我对你们这样,你们是如何对我的?你们要别人尊重的同时也应该学会尊重别人,今天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竟然在我的面前把烟喷到我的脸上。”那几个女生顿时面面相觑。这时门外的人进来说学校里的两个老师要来了,我看刚才那个说话的学生有点惊慌,我就让她们几个先躲起来,免得到时又被老师伤害。她们五个刚刚躲起来,两个老师就到了,我问他们校长怎么没来,他们说校长还在后面。于是我就指着刚才那个叼着香烟的男生问他的基本情况,并让他把身份证拿出来,他说自己不是本地的,而是其他乡镇的。我告诉他如果他没有身份证又有作案嫌疑,我是完全可以将他拘留的。这时他才慌了神,使劲地向我赔礼道歉,说他刚才不应该那样。我告诉他们,我并不想刁难他们,因为他们的年纪都还小,我是可以容忍他们的错误,但现在他们必须将身份证拿来给我看,否则的话,今天他们就别想回家了。

       这下他们完全慌了,他们说自己本来也是跟着来玩的,但没有想到会出了这样的情况。我告诉他们说,今天没有出现什么后果,只要他们可以吸取教训的话,我是完全可以原谅他们的。但现在他们想离开的话,必须要有身份证明。我看那五个女生躲在里面太久了不好,而这个时候都快六点钟了,校长还是无动于衷。我让两个老师回到学校去叫校长过来,然后让五个女生走到派出所的外面去。等校长来的时候,看着派出所门外的十五个女生,他马上质问她们为什么不回教室去自习,并勒令他们赶紧回到教室去,十五个女生一动不动的。校长看自己的话没有作用就悻悻地走到派出所里面来。他向我埋怨说现在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现在是真的不想跟他说话,我只是让他躲在旁边,然后让刚才那个抽烟的男生去问女生到底是什么人刚才在学校里拿出刀和镀锌管。外面的女生刚刚说是两个双胞胎拿凶器的时候,校长就跳出来说:“我知道那两个人,其他还有谁拿着凶器呢?”外面的女生一看到校长,就说:“没有了,其他的我们没有看清楚。”然后就又开始紧闭双唇,一会儿这些女生走到乡政府去了,我走过去听听她们到底有什么想法,她们里面一个是前几届毕业但现在在厦门读书的女生告诉我说:“现在一个学校像个黑社会一样,天天都是打架,为什么派出所就不能好好处理?”我告诉他们说我的心比她们还要痛。

       等我回到所里的时候,校长又走了。留下两个老师协助我,我让两个老师也回去,他们在这里只会坏事。两个老师走了之后,我让那个叫人过来的女生和那两个抽烟的男生一起到我的办公室去坐坐。我问他们:“如果刚开始我就动手去拉你们到派出所,而不是去叫公交车过来,会出现什么情况?”他们说那肯定他们那么多人是要帮助那个被拉的人,如果我继续拉下去的话,肯定就会打起来的,这个时候他们是顾不得我是警察了。我告诉他们,确实就是如此,很多杀人的人都是一时气愤,然后就导致终身后悔,年轻人很多时候都克制不住自己的。这个时候,外面有两个人进来了,我问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他们问我说学生打架的事情要怎么处理?我觉得奇怪,那几个坐在那里的学生好像都不认识他们,我继续问下去就明白了,原理他们的两个儿子前几天在学校里被人打伤,各自花了接近两千的药费,所以现在到所里来问这个事情到底处理到什么程度了。我告诉他们说那个事情不是我处理的,等明天经办的民警来的时候再说,今天我要处理我的事情。那两个人很通情达理地走了。

       等到八点多的时候,两个男生将他们的身份证明和摩托车的证明拿过来给我。我向所长汇报说两个年轻人都还小,就给他们一个机会,不要跟他们计较太多了,所长答应了以后我将人和车都放了,但我要求他们以后再也不能来闹事了。因为刚才我跟他们讲了很多的道理,他们现在也通顺了,他们表示以后肯定不会来闹事了。

       好郁闷啊!真的不知道这个学校要被折腾到什么样子才会有个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485)|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