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阿贞  

2009-02-05 16:37:52|  分类: 观察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和我住的地方也不过相隔两三公里,但我就是用各种理由来敷衍。每次回去都不是为了看望父母,而是为了自己的私事急匆匆地来,然后就逃也似的离开。

春节一步一步临近,孩子心里的那份喜悦慢慢地洋溢出来,忽然觉得自己像条白眼狼一般,为了自己的生存感觉已经将父母扔在老家十几年了。即使是每年的春节也是用各种缘由来塞搪,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回去跟父母说说话。

没有了车,出行一步都觉得很难,虽然也有路车是可以通到老家的村口,但为了放弃那种疲于奔命的感觉,我决定带着老婆和孩子一一步行回家。

虽然已是深冬,但南方的气温却依然没有下降多少。春节临近,街上的人比往常多了几倍,也许为了生存而远行的游子都是要在这个时候回来看望一下自己的父母吧。虽然春节未至,但鞭炮声已经不绝于耳,一副繁华的景象横在眼前。熙熙攘攘,皆为利来,攘攘熙熙,皆为名往,在这高楼耸立的大街上,我却感到异常的孤独。

一个小时之后,我到了自家的房外,母亲早已迎着出来了,接着便飞出了四岁的侄女依依。土木结构的瓦房经过了几十年还是那么结实,母亲很高兴,但也藏着许多劳累的神情,教我们坐下,歇息,喝茶,且不谈以前的事。我却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和母亲聊天。

虽然很想和母亲说说话,以补偿这十几年来的忽略。但干涸的头脑并未因为我的想法而活络。倒是母亲,她的闲扯清淡了几分尴尬。

“难得你会回来住几天,有空去拜望一下本家几个比较经常来往的亲戚,也算是这几年你从不去人家那里的一种补偿吧。”

“好的。”

“还有那个阿贞……”

这时候,母亲接下来的话我都没有听清楚了,我的脑海中纷乱地涌现了自古以来形容美女的句子:“眉如翠羽,齿如含贝,肌如白雪,腰若束素,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诸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齿若含贝,指若削葱,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等等。

这少女便是阿贞,我认识她时,她正十七岁,离现在已经十来年了,那时她已经出落得如出水芙蓉。她随父母搬家到我们家附近,她的美艳绝伦并不是长辈们最称赞的,大家交口称颂的是她的乖巧听话。她总是静静的,长辈们吩咐什么,她总是一声不吭地把它做好,并不像我们这帮混小子总要讨价还价。那时我们下课以后总要找个借口拖延回家的时间,而她却总是规规矩矩的出门、进门,一分都没有差池;就是连老师布置的作业都要做的分毫不差。她成了我们父母口中的偶像,每每父母教训孩子的时候都要以她为榜样。

“阿贞她离婚了!”我不相信命运会如此不公平,竟然要这样糟蹋好人的一生。

“那个时候她找了个小混混当老公,她的父母极力反对,甚至告诉她:父母和那个小混混只能选择一个。最终她还是选择了那个小混混,跟着那个小混混去了。她的父母虽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但也跟她断绝了关系。几年前她生了一个孩子之后,那个小混混就跟她离婚了,真是红颜薄命啊!”

门外有几个女人的声音,母亲站起身,出去了。我便招依依走近面前,和她闲话:问她可会写字,可愿意跟伯伯一起去游玩。

此后又有近处的本家和亲戚来串门,我一面应酬,偷空便躲在自家的小院子里晒晒太阳,一面也顺便看着弟弟教导依依。弟弟弟妹就这么个孩子,含在都嘴里都怕化了。他们总怕依依在现实如此残酷的竞争条件下落伍,所以依依刚刚两三岁就已经开始为她规划人生、制定长期教育计划了,我看着他们的计划,总觉得不妥,但我就是找不出毛病。这样的过了三四天。

  一日是天气很暖的午后,我吃过午饭,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喝茶,暖暖的太阳晒得我昏昏欲睡,忽然觉得外面有人进来了,便回头去看。我看时,不由的非常出惊,慌忙站起身,迎着走去。这来的便是阿贞。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阿贞,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中的阿贞了。她身材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的婀娜多姿;脸上还是没有皱纹,只是眼角多了几分疲倦和麻木。手里抱着一个孩子,估摸三四岁。我赶紧招呼她坐下。 

我这时很尴尬,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

  “阿!阿贞,——你来了?……” 院子里没有其他的大人:弟弟、弟妹出去了,老婆也被父母亲带到亲戚家去拉家常了,只剩下我和两个孩子守着门户。我很想知道一贯乖巧的她为什么在自己的人生大事上会如此的莽撞、如此的不肯听从父母的规劝,但又怕过于直白的表达会惊扰了她。于是我凑过去,伸出手指逗逗她怀里的孩子,孩子的五官也很端正,长得有点像她,只是看到我的手若见到大灰狼一般往妈妈的怀里深处躲去。一一和依依看到有新的孩子来了,他们倒不怕生,伸出手来就是要拉孩子下来一起玩。孩子看着阿贞的脸,阿贞没有发话,孩子就是不肯下来。我劝阿贞让孩子下来和孩子玩,那样我们就可以说上两句。阿贞笑了笑,终于把孩子放了下来,三个孩子有自己的天地,我也就可以地和这个美女说上几句了。

听我称赞了一阵孩子之后,她告诉我说她现在寄居在父母家里,虽然父母很不高兴,但碍着孙子的脸面,她们还是留了下来。既然她已不设防,我就单刀直入:

“当初为什么那么执着地想跟着他走,他真的是那么的好吗?”

“你不知道啦,从小到大我都非常听从父母的话,但是我真的非常羡慕你们这些勇于反抗的人,只是每次想反抗的时候,我都没有勇气,我的父母对我非常严格,我简直成了他们的影子。我的生活就像现在的孩子一样只看见套房防盗网中间的栏杆似的天空,我是多么渴望能够跳出这副枷锁。他的出现给我的生活带来希望,即使他现在离开了我,我也无怨无悔;是他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色彩缤纷;是他让我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是他让我知道了我就是我;如果有来生,我还是愿意!”

我可以理解她的心情,霎那间我也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久不肯回来看望父母的原因了:原来我一直在怨恨父母,他们为我规划了学校、职业和婚姻之后,他们也摆布了我的人生。即使现在我明白了他们的苦心,但我还是不能原谅他们。父母都已经老了,难道整整一辈子我都要在怨恨中过活,而我的父母却要在一辈子的劳累后带着我的埋怨离去。

一一和依依在院子里玩腻了,想带着阿贞的孩子到外面去玩了。孩子就过来向妈妈请示,阿贞不肯。我在旁边向她求情:“孩子难得几个可以玩的了的,为什么不让他们出去呢?”

“你不知道拉!现在我就剩下一个他了,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的日子要怎么过?我怎么向他爷爷奶奶交待?”如此沉重的代价,确实我是不敢说的太多了。因为我们本身就不是很熟悉,我连依依都无法干涉,哪里够得着她呢?

阿贞再说了几句就带着孩子走了,我躺在摇椅上,听着她的脚步声,知道她在走她的路、我在走我的路。我想到规矩,忽然害怕起来了。父母要老婆照规矩出去拜望亲戚本家的时候,我还暗地里笑他们,以为他们总是在矫情,什么时候都不忘却。

为什么父母就不能在我们还小的时候给我们一个生活的机会?也许残酷的生活会让我们犯错误、受打击,但只要我们承受得起,我们会懂得总结经验,以后不会在大事情上犯错误。现在我们自己的孩子也要长大了,我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他自己,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只是更多的人总是让这场悲剧重演,我有办法吗?在这个面前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无助。

更多好文章请点击http://wenxuefenx.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