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2008年10月7日  

2008-10-08 01:20:13|  分类: 教育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庆放假后本来想跟孩子们一起去爬山的,因为台风也没有跟他们共度假日。前天在家里不小心得了感冒,在家里静养两天还是未能痊愈,今天,虽然更加严重了,但已经一天没有去跟孩子们在一起来,要是今天再不上去的话,就说不过去了。上午我就到了学校,大家都在忙,我就没有去打扰老师和孩子们。中午的时候,我到自己的副校长室呆了一会儿,校长来了,我跟他在他的办公室里呆了一会儿,他说我没有来这么一两天,那些孩子们就已经开始作乱了,我问他到底怎么啦,原来国庆放假后到现在,学校里发生了孩子敲诈孩子的事件而且八年级教室里的课桌椅被人给砸坏了。我想问更加清楚一点,但因为他要去上第一节的课,我只好先去做别的事情,等到他下课以后再来找他。

       于是我就到阿牛家去看看,听听阿牛有关他的两个孩子的事。阿牛呆在他的肉铺,我到底时候惊奇地发现大牛挨在阿牛的身边,虽然他们没有说话但看得出他们之间的依恋。我问大牛怎么还不去上课,因为再过一两分钟上课铃就要响了,他说只要不迟到就可以了,他不想去跟那些坏孩子们一起玩,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能这样说已经让我非常欣慰了。我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直接叫他去上课了。阿牛坐在椅子上,一副拘束的样子让我很不自在。他说自己的孩子在这几天变化太大了,现在孩子跟他可以坐在一起来,要是以前孩子根本不可能到他的肉铺来找他的,可是今天就是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现在每天晚上他根本不需要到学校里去找孩子回去的,只要晚上九点一到,两个孩子就会自动回家,他不用到处找孩子,已经是给了他最大的面子了,要不以前他要到处去寻问孩子的下落,让他的生活充满了耻辱。他的那幅欣喜的模样让我很高兴,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孩子由坏变成了进入正轨,这本身就是对我的肯定。我跟阿牛聊聊半个小时后就离开了,我肯定了他不再简单打骂孩子的变化,也跟他说了孩子的变化本身就是因为他自己的变化。

        我高兴地回到了校长办公室,八年级的班主任坐在里面,校长也是气冲冲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坐在那里等着,一会儿班主任离开了,再过了一会儿郑中彬和其他的六个孩子过来了,彬怒气冲冲第一个冲进来,其他的六个孩子站在门口,校长也是怒气冲冲的他问彬:“你不是要找我理论吗?要怎么理论你说啊?”彬还没有说话眼泪就下来了:“你凭什么打完的后脑勺?你让我站起来的时候我已经站起来了,你为什么还要打完的后脑勺?”校长声色俱厉:“你为什么敢顶我?你们做错了事情,我连批评一下你就不可以了吗?你当初是怎么到这个学校的?要不是因为你爸爸的缘故,我早就让你回家了。”彬不甘示弱:“那你就直接把我开除了啊,你就不用给我爸爸面子了,我还不想再这样的学校里读书呢!”他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校长让其他的六个孩子先回去,我也乘机出去问孩子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孩子们告诉我说今天早上第四节课是上语文课,因为班级里讲话的声音太大,下课的时候语文老师就把全班的孩子都留了下来,但这七个人不听语文老师的话私自回家,所以语文老师就把这些名单送给校长,让校长今天下午去上课的时候批评一下孩子。下午校长去上课的时候让这些孩子们站起来,彬站起来的时候头上低者的,校长就走过去打了一下郑中彬的后脑勺。大慨听了孩子们的表述之后,我回到校长办公室,他们两个还在争执中,校长说自己碍于家长的情面收留他,而孩子却让校长不必客气直接开除他得了,一会儿彬不争了,他直接冲出校长办公室,老师们都傻傻地看著,我觉得应该去跟彬交流一下,于是我不顾老师们怎么想,也跟着彬出去了,他双眼流着泪,被那六个孩子围在那里。我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次他没有拒绝我了,于是我就搂着他的肩膀往校门外走,这个时候已经下课很久了,孩子们说要回去吃饭了,我就不勉强他们了,我直接送彬回家。一路上他哭得很委屈,他说这两天他已经想认真读书了,但因为语文课他实在不想上,于是他也没有吵闹,而是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听音乐,想不到下课的时候老师因为上课太吵就把全班都留下来了。他因为没有吵所以就不理老师而是直接回家去了。想不到下午上课的时候,校长在教室里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么重地打了他的后脑勺,他实在气不过,所以就跟校长理论。他委屈的眼泪一直流到家里,我安静地听着他的哭诉,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安静下来,我再次问他是不是还是很委屈,他说是的,但他要报复的,等以后校长老了,他长大了他肯定要打回来的。他的父母在旁边一直劝他不要这样想,可父母的苦心根本改变不了他的决心。我知道他的脾气,他说敢爱敢恨的人,现在先让他一下吧。但现在他的情绪也有所缓和,我就转移一下他的目标,我问他班级里的课桌椅是谁弄坏的?他说肯定不是他,但他也不肯说是谁干的,朋友的肝胆让他有所顾忌,我没有逼他,只是问他:“既然不是你弄坏的,那你以为老师会认为是谁弄坏的呢?”他的回答很正常,当然老师说怀疑他们这一帮人弄坏的,于是我就问他老师为什么会怀疑他们呢?他的回答也很正常,他知道是他们的一贯表现让老师们怀疑他们的但他又说,那天晚上我送他回去之后,他听了我的话,已经决心痛改前非了,他还让班主任给他调了座位,他不想跟后面的同学们同流合污了。但今天老师们的行为让他非常伤心,他觉得无论他怎么做也是改变不了什么了。我首先肯定了他的想法,紧接着我又告诉他我会支持他的,现在老师们的想法其实也很正常,他们根本还不知道他会想着去改变。他用力几年的时间构建了自己的历史,那又怎么可以在几天之内就可以改变老师们的想法呢?但只要他真的想改变,只要他坚持下去,在我的帮助之下,这个状况肯定是会改变的。他听了之后破涕为笑,我也可以放心地回学校跟老师们去交流了。

       老师们都已经走了,我找到校长,他去打彬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今天彬在全班人面前竟然对他顶撞,本来就对他忍无可忍于是干脆动手打了他,可想不到他还是那么倔强,不但不肯承认错误,而且还说要到教育局去告校长,校长也是忍无可忍了,只是碍于他爸爸的情面,否则学校根本不可能接收这样的学生。他让我先回去吃饭,晚上老师们还有调查昨天、今天中午是谁把教室里的课桌椅砸坏了。

       我吃过饭回到学校,保卫股的老师们和八年级的班主任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课桌椅的事。老师们把那些可疑的学生一个个叫到保卫股去询问,可没有一个孩子承认。我坐在老师们后面听着老师说如何问孩子的,最后我跟老师开玩笑说现在老师和学生的斗争比阶级斗争还严重。老师们笑了笑,他们无语。他们对孩子们无可奈何,他们让我去调查,我说调查时可以的,但我想先知道调查出来以后学校会如何处理这些孩子。老师们毫不犹豫地说:“重重惩罚!”我问他们:“我要让他们说,肯定是在他们信任我的基础上,如果他们说了之后就被处罚,他们下次还会对我说吗?”老师们说:“但要是不处罚,他们不是下次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我问他们:“如果我不插手,你们查不出来,那他们是不是不会胡作非为了吗?他们的侥幸是建立在不被发现的基础上。对他们处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认识错误,如果我可以让他们认识到错误,是不是已经就可以达到目的了。”老师们听了以后就一个个找着理由离开了,他们决定不了如何处理孩子的事,而这个时候校长又不在学校里。我到八年级的教室里去看看到底有几只课桌椅被砸坏掉,班级里出黑板报的孩子们还没有走,我问他们有几只课桌椅被砸坏掉,他们说其实真正坏掉的就一只,其他的只是被推倒了而已。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我想到阿牛家去看看两个孩子,顺便也跟他们聊聊天。他们家的灯还未灭,我就推开他们家的门走了进去,一进去我就可以肯定大牛肯定不在家,因为阿牛夫妇明天都要早起而小牛应该不会出去,这个虚掩的门肯定是为大牛留着的。果然一道楼上,阿牛就跟我说大牛刚刚出去,他的一个同学过生日,他出去和同学玩一会儿就回来。我让阿牛自己先去休息,我跟小牛一起聊聊天。小牛说今天的课桌椅是他砸到,我问他是怎么砸到,他说今天到教室里的时候看到自己房子课桌椅里面的书本被扔的到处都是,于是他就气得随笔砸了几张课桌椅。我问他为什么要把课桌椅砸得那么烂,他却说一张被砸得烂烂的课桌椅在他进教室之前就已经被砸坏了。他进教室的时候班长她们就在教室里。我无意了解到底是谁砸课桌椅的,我只是为了跟他聊聊天而已。在聊天之中我得知他们班的林前几天差点和他的父亲打理起来,林还抓起课桌椅要砸他的父亲,好像林还有他们班级的钥匙。这些我记住心里,我觉得我的判断要是没有错,那只被砸坏的课桌椅应该是被林砸坏的。

      走出阿牛家的时候我满怀信心,才过了几天,大小牛和彬已经发生改变了,老师们认为做坏事的人首脑已经改变了,在他们的言语中文听出他们已经不把他们三个人当成最坏的孩子了,虽然他们现在还不肯承认。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