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2008年10月21日  

2008-10-22 09:07:45|  分类: 教育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二  晴

      鉴于校长反对我使用多媒体教室,并向所长报告我在学校的“专权”,我觉得再去学校可能就不是那么适当了。我得找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单靠我一个人可能比较麻烦,我也得需要人的支持。我考虑了很久,其实现在我只能依靠最需要的人,现在我的这些表现已经得到家长们的肯定,我为什么不依靠他们来解决这个问题呢。于是我直接往彬家去找他爸爸,也许他可以帮我想想办法。还没有到他家,锦急匆匆地往郑仲彬家里跑,他一边跟我打招呼一边跑,我没有叫住他,只是走我自己的路,一会彬和锦两个人就向我走来。我问彬他爸爸是不是在家里,他说他爸爸已经去城关了,我就叫住他们跟他们聊聊天。他们两个说校长已经公开宣布我并不是这个学校的副校长了,而且他们的班主任也在班级里宣布我并不是他们的班主任。听到这个话,我确实有些死心,我真的搞不明白我是在帮助他们,可他们为什么就是不领情呢?而且这么着急地就向孩子们宣布了我的下课。我真的有放手不管的想法,但我想,要是我就这么放弃的话,这些孩子受到的伤害最大,昨天一天已经有六个孩子辍学,但学校好像都不当一回事,以后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多少。彬还说他们今天选举副班长,他得票第二名,这次要两名副班长,他是可以当选的,但他并不想当,所以他自己弃权,让第三名的同学担任。上课的时候班主任在班级里怪声怪气地说他们这些人喜欢当跟屁虫,彬当场不满意,马上发作起来,跟班主任吵了起来。后来还被叫到办公室去,班主任说他是因为没有当选为副班长才这样的。我觉得导致这件事情发生的最大原因在老师,我应该做的是改变老师,而不是改变学生,只是现在他们已经不认可我了,我要开展工作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我让两个孩子先去玩,自己到阿牛家里去坐坐,也听听他的意见。阿牛还是非常热情地欢迎我,我跟他说明了情况以后,问他以后我该怎么办。他也是个木讷的人,他也不懂得该怎么办,我问他能不能多叫几个家长来,要是多几个人或许可以多想出一条路。看得出他是非常支持我的想法,他马上拿出电话给临的父亲打电话,临的父亲在城关打工,他说马上赶回来。现在的家长都为了生存在外苦苦挣扎,其实我也没有必要如此为难家长们,办法还得我自己来想。我叫阿牛不要再给其他的家长打电话了,我让他把在家里的家长召集来就可以了,单其实现在在家的家长并不多,大家都得生存。临的家长马上赶回来也得下午才会到,我告辞了阿牛回到所里自己思考一下。

吃过晚饭我去彬家里,他爸爸只有晚上的时间比较多。但他还是没有回家,我就往阿牛家走,路上碰到班级里一个学习比较好的同学。我问他为什么班主任又批评彬,他说彬在老师讲话的时候拿指甲刀剪指甲,所以会被老师批评。我又问他班主任是不是在班级公开批评我。他说班主任确实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但他相信她是一时糊涂。我肯定了他的想法。我又问他这段时间班级里吵闹的情况,他说跟以前相比差别是非常大,我问他要是以后再回到从前,那回怎么样。他说那他们的一生可能就完了。我知道他是非常明智的,既然他们有了这样的认识,我应该引导他们自己解决问题。我就继续问他是不是想着去改变这个现状,他说他也想,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可以。我告诉他如果他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他可以召集班级里面关心这个集体的人,大家一起商讨解决事情的办法,人多力量大,我回一直关注他们的,我也相信他们是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清楚的。我再问他班级里的孩子对我的印象如何,他说大部分的同学都是比较喜欢我的,他的话肯定我的想法,我越发觉得不能就此放手。

到阿牛家楼下时,遇到学校的一个老师,我邀请他一起上去聊聊天。阿牛和临、锦的家长已经在那里等了,我说彬的爸爸也会到,他们不相信,他们都说彬的爸爸肯定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他肯定不会来的,但我相信他是会来的。我们在等彬爸爸的时候,阿牛搬来几箱啤酒,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我在认真听。老师说这个校长任职也只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但他已经将中层领导都换成自己的亲戚了。以前食堂承包的时候,学校还可以收入一万元,但现在不但没有收入,还要两个老师不教课全职到食堂帮忙;国庆的时候,学校的一个老师在岗位上因病去世,他建议校长去安慰一下家属,但校长被直接否决了。这本身就是一件鼓舞士气的事情,虽然往者已矣,但只是可以给生者安慰,但不知道校长为什么就是这么想不通。我直接问他校长为什么会反对我建图书馆、为什么要反对我使用多媒体教室?他闪烁其词,在我的追问下,他勉勉强强地说出了他的看法,他说其实以前捐赠给学校的图书非常多,只是现在都不见了,他也不敢也其他的想法,但也许这个可以帮我解决困惑。我豁然开朗,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行得通。老师说他的年纪已大不想再得罪什么人了,今天就喝多了多说了两句,大家就权当没有听见。我知道他的为难,我告诉他我不会乱说的。

八点多,彬的爸爸赶来了,除了我大家都非常意外。我告诉他们我现在的处境,他们一个个都说会非常支持我的。但他们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彬的爸爸说他可以直接去找校长,他说他跟校长的关系挺好的。阿牛说他可以召集附近的群众到学校里呼吁,我觉得这样并不可行,如果我跟校长、班主任之间的关系弄僵了的话,以后对孩子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我让他先不要着急,等以后实在不行了再说。四个家长都非常支持我,因为他们已经在自己的孩子身上看出了孩子们的变化,他们实在是想让我继续做下去,只是他们和我一样,他们不懂得该如何去做。跟他们聊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只能先听从彬爸爸的建议,先让他去跟校长说说。我知道,导致现在困难现在最主要的原因是名不正所以就言不顺,但我的出发点是好的,只要我找到正确的方法,我是肯定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清楚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