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2008年9月27日  

2008-09-28 09:44:37|  分类: 教育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六 晴

初秋的天气慢慢地展示了她的冷傲,下午五点多我穿着短袖走在校园里,阵阵冷意让我裸露的手臂的鸡皮疙瘩越来越多,我想找几个孩子一起来聊聊天,可是冷冷清清的操场和寂寞的街道用他们的无声回答我的热情。我逛了两三圈看到校长室的灯亮了,我就走过去了。坐下以后,校长泡了茶,我还没有说什么他就开始抱怨起来:“这个阿牛子,实在是太过分了。”我问他为什么,原来今天早上做早操的时候,大牛不做早操,一个人跑到学校门口的桥上坐着。我劝校长宽心一点,教育一定要有耐心,孩子那么坐肯定有他的原因,可是校长还是一口咬定这个孩子是无可救药了。无论我如何给他保证说大牛已经答应我说要好好读书,校长都认为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争论这个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就想岔开话题,免得等下争论下去伤了和气。校长就让我跟着他一起到教室去看看孩子们的自习,于是我就跟着校长一起去了。校长并不知道大牛在哪个班级,我们问了以后才知道大牛今天晚上还没有来自习,校长就乘机又发表了一通大牛差劲的言论,我跟着校长下楼,刚下楼梯我就看见校门口的桥头有两个人影,我跟校长说去看看,校长说自己有事要去办公室,我就自己一个人走过去。果然是大牛和他的一个同学(已经毕业了的)站在门口,我问他们为什么站在这里,大牛说在教室里面也没有什么意思,就出来走走,因为在教室里看着班主任就不爽。这时阴影里又窜出来了两个八年级的孩子,他们说他们已经跟班主任请假了,所以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街上逛了。我问他们冷吗?他们都说很冷,我就让他们一起去大牛家坐坐,可他们都一个个找理由躲开了,因为晚上主要想找大牛谈谈,所以我就不去为难他们了。

坐在大牛家的椅子上,我问大牛为什么今天做早操的时候要站在校门口,而不和其他的孩子一起去做早操?大牛说学校做的这套早操他根本不会,他站在队伍里太没有意思了,所以他就站在校门口看着大家做,其实躲在校门口墙壁那边没有去做早操的人还有很多,只是校长、老师们没有看到他们而已。我就跟他说:“别人我们尚且不说,现在你自己为什么到这个学校来读书你自己应该知道吧,说得难听一点,你现在是没有人要收留你你才回到老家的学校里,现在你的一言一行别人都有可能成为别人说你的依据,你看那些躲在墙壁后面的孩子,他们为什么要躲在墙壁后面呢?他们都懂得保护自己,但你却一定要站在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显示你的威风,这样做对你来说只有伤害而没有其他任何一点的好处........”大牛听了以后默不作声,看来他也懂得自己错了。我继续问他:“既然知道错了,那你应该怎么办呢?是不是我们一起去跟校长解释一下?”他说:“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于是我们告别了他的父母,一起去学校。

校长室里很多人,八年级的班主任也在,我带着大牛站在门口,校长走了出来说:“毕业班的老师开会,刚才八年级的班主任被班级里的斌顶撞,现在来告状了。”我跟校长说大牛的事情,校长还没有消气,他很严厉地质问大牛:“晚上为什么不去自修?”大牛的脸色马上变了,我赶紧打圆场:“反正他们在教室里也是玩,他就想去走走。”大牛的脸色缓和下来,他随便找了个借口:“我感冒了,所以不想去上课了。”校长还是声色俱厉:“感冒了就可以不去上课吗?.......”我一再给大牛使眼色,大牛就乖乖地听着校长的教训,我知道要是以前,他肯定马上和校长顶起来的。说到早上不做早操的事情,大牛也跟校长解释了,校长的脸色有所缓和,等校长训完了,我让大牛一起到我的副校长办公室里去坐坐。八年班主任旁边怒气冲冲地冲门口走过,我叫她一起进来坐坐,可她理都不理我。大牛和我相视一笑,大牛小声地说:“这么没有礼貌的老师。”校长进来了,他说晚上斌竟然在班级里公然顶撞班主任,班主任气坏了,现在他已经把家长都叫到学校来了。我赶紧和大牛说了两句以后就让他先回去了,然后我让外面斌的爸爸进来和我聊聊天。斌的爸爸也不知道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斌在课堂上顶撞了老师。我看八年级的班主任站在外面,就走过去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说:“要么斌走,要么我就不当这个班主任了。”我问她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可她就是不说话。我只好又回到办公室,让斌爸爸去把斌叫过来。和斌一起来的是小牛、锦,我让他们坐下来,因为斌还在记恨前几天被我捉弄的事情,死活不肯和我一起坐在一起。他站在他爸爸的旁边,我让他拉把椅子坐下来,可他一声不吭的好像我欠了他一屁股债似的。小牛和锦坐在我的身边,我问他们到底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斌头低着看自己的脚还是一句话都不说,他爸爸气坏了,做出要打的样子,可斌根本就不在意,他反倒有点靠近的样子,一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我让他爸爸静下心来,我转过来问小牛和锦,可他们也不敢说,我只好先逗他们开心,等他们都笑得很灿烂的时候我再问斌到底为什么晚上班主任竟然会如此生气。斌这才把晚上的事情如实倒出:原来晚上班主任在班级里面批评同学,但班主任不敢指名道姓地批评,只是含沙射影地说:‘某些孩子没有自己的主张,跟在另外一些孩子的后面胡作非为。’斌听了就不高兴了,他转过头去跟小牛说:‘班主任这样说话不行吧。’就这样班主任马上掏出手机给校长打电话,然后在班级里面宣布:‘以后这个班级里面有郑仲斌就没有我’的话,接着校长就通知家长到学校来一起接受教育。

我问斌爸爸有什么看法?他说孩子在学校里面就应该听老师的话,不能顶撞老师,无论老师是对的还是错的。看来当孩子真难啊,这么多的人一起逼着孩子,到底哪里才是孩子们的乐园?我把自己的看法说了,赢得了孩子们的一片片赞同声,但不知道他爸爸是什么想的。校长走进了我的办公室,他对着孩子和家长又是一篇责难,我知道孩子们肯定听不进去,但他是校长,我只能和孩子们一起听着教训。校长教训完了,我提议先让孩子们回去,因为已经九点多了,不能让孩子们因此而牺牲了睡觉的时间。他们同意了以后,我陪着郑仲斌一起回去,路上我让他多担待点,因为他已经没有其他的学校可以读书了,他就是因为看老师不爽被迫转学了两次,现在已经是没有办法了,才回到这个山区的学校来读的。

回到学校的时候,生管和其他几个去找晚上没有回来睡觉的学生的老师回来报告说没有回来睡觉的学生可能在学校围墙外面的一个地下网吧里,但那个网吧的主人不肯开门让他们进去了,他们都看见一个学生打开窗户了。我问他们这个黑网吧是什么人开的?里面有几台电脑?老师们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后来被我逼得急了,就说里面其实也只有四台电脑而已。我让校长带老师跟我一起去,可老师们好像不肯跟着去的样子,我只能跟着校长一起去了。到了街上,一片漆黑,连校长也找不到那家黑网吧,这应了老师们的话:现在去了,网吧主人肯定已经让孩子们走了。

校长邀我一起去吃夜宵,他们学校的老师已经在这镇上唯一的一家饭店里点了菜,我就跟着他一起去跟老师聊聊。本来以为跟老师之间的距离只是一张证书,通过倾听他们一个多小时的交流,我才知道我跟他们之间是隔着一道鸿沟。他们喝着小酒,我认真听着他们的发言,偶尔说上几句。原来他们都是崇尚暴力,他们认为孩子们不肯听话的原因就是没有给孩子足够多的教训,只有让孩子们吃了更多的亏以后菜可以让孩子们更加听话。对于没有知识的人来说,我不觉得奇怪,暴力是人类最原始的工具,现在却成为了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唯一道具,我不敢插话,因为每一次的插话都被被他们打断,也许他们觉得我只是门外汉而已,他们之所以让我跟他们在一起,是因为我的这身服装,共和国的暴力机器是他们崇拜的对象。而说起教育孩子,他们陶醉在自己发明的拳打脚踢中,他们以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孩子们听话。不知道这些老师们他们有没有考虑到他们用暴力教孩子,孩子就学会了暴力,他们用知识教孩子,孩子就学会了知识?

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不想关窗户,明天台风要来,学校要躲避台风全部放假,台风的力量那么大,为什么它就刮不走人类心里的阴霾?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