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2008年12月2日  

2008-12-02 23:36:10|  分类: 教育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二 晴

       早上一吃过早饭就往学校里奔,都没有见到几个老师。我打电话给八年级的班主任,想跟她商讨一下下一步的工作。她说自己还没有起床,要我等一会儿,我一直等到第一节快下课的时候,她才慢吞吞地走下楼来。看样子她是想去上第二节的课,她根本没有打算和我说的。我忍耐住自己的愤怒,问她上个星期布置的每节课的上课记录。她说就只记了一点点,我就让她把这个记录本给我。什么几乎都是那几个人的名字,上面记录的都是他们上课如何不遵守纪律的。我问她下一步要怎么样?她躲躲闪闪的往办公室走去,正好里面也有几个老师,我就走进去,一并问在座的老师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一个老师提议说师生间应该平等对话一次,我觉得这完全必要,我就让他把所有的任课老师都通知过来,但班主任要去上课了,只好约定等到下午的时候再说。这是有个老师说今天早上小牛在教学楼抽烟,我问他是不是真的,他说绝对不会骗我,我本来就想找个借口来整整小牛,现在他自己找上门来了,我怎么会放弃呢?

       课间操开始了,我左找右找,但就是找不到小牛。我看到三楼的走廊有人的影子,我就走上去,结果很多人躲在教室里都不想下去跑步。我让八年级的学生都下去,小牛也跟着下去了。操场上,老师们站在那里,学生们也站在那里,他们对峙着,谁都不说话,我走过去让他们赶紧跑起来,大牛抗议称楼上有很多学生没有下来跑步,但敏和临却开始指挥其他的同学跑起来。不过他们只跑了一圈就都散掉了,我转头看了一下老师,老师早就走的光光的。于是我没有继续阻止他们往教室里走了。我跟着他们上去,小牛和大牛以及一大帮的人都站在走廊那边,我问小牛有没有抽烟?小牛马上反应出来是老师告的状,他要跟告状的老师对质,而大牛和斌他们也在旁边起哄,他们说老师说小牛抽烟,但小牛说他自己没有抽,这样怎么可以处罚人呢?他们人这么多,我不想跟他们废话,我让小牛跟着我下去,小牛跟着的时候其他人也要跟着下去,被我阻止了。

       在保卫组,小牛坚持说只要把告状的老师跟他说一下,他肯定就去跑步的。我告诉他,无论是谁跟我说的,至少我可以保证他也是为了他好,我让他好好地思考一下,他真的就那么喜欢吸烟吗 ?在我的引导下,他承认自己的错误,我给他一个选择什么时候跑的机会,他跟我说要等到第四节上课以后下来跑。我还想跟他说话,但斌就到保卫组的门口叫,让他上去上课。我就让小牛先上去,但斌被我留了下来。他坐在座位上,一句话都不说,我知道他的电脑被我停掉了,他对我的意见非常大,但今天我就是要让学会表达自己的同时用自己的努力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从口袋里拿出糖果来,一边咬着糖果不说一句话。我就伸手到他的身上,把剩下的糖果都拿出来,然后自己吃。我们就这样对峙了一会儿,他说要去上课,我问他上什么课?他说他上课从来就是好好上课的。我就拿出老师记录的本子给他看,这下他并不言语了,只是他自己辩解说一下子变很难的,以前都是很大声地说,现在他也只是很小声的说,这个需要时间的。我肯定了他的说法,但在跟他谈话的过程中,他一再表明自己是孬种,同时所有的话都是冷嘲热讽,我跟他说不论别人怎么看他,我都是认为他是很聪明的人,只是没有用到正确的地方。他也赞同我的观点,说所以被我叫到这里他没有发飙,否则其他的老师他早就一拳干过来了。外面小牛等几个同学又来叫他了,但都被我赶走了。一会儿下课了,小牛下来跑步,但他叫了十几个孩子跟在身后跟他一起跑,我出去阻止他,让他自己一个人跑。而斌这个时候也想乘机溜走,我就拉住他,想不到这个时候他发怒了,一拳直接往我的肚子打来,幸亏我避开了,但还是被擦边打到了,我赶紧将他的双手都抓住,然后把他拉进保卫组,我没有跟他计较他的鲁莽行为,只是要他自己承认他并不是孬种,而他坚持认为自己是孬种。我们继续说了一会儿,他说真的要去教室,如果我真的想找他聊天的话,可以等到午饭以后他可以来找我认真聊,既然他已经有这样的认识了,我就让他走了。这个时候已经上课十几分钟了,过了一会儿我走到教学楼前去看,斌和小牛、大牛等一大帮人都站在走廊上,我觉得奇怪,这节课是上语文课的,怎么一个个的都站在教室外面呢?我走上三楼,他们还是站在那里不肯进去上课,我这个时候跟他们说话就没有好脸色了。他们一个个都往后门走,但后门被一个学生用手撑住,其他后面的十来个学生都进不去,我用手推了那个同学的头,他才第一个进去,然后其他的同学就跟了进去了。我看斌还是没有进去,就走回去看,他坐在楼梯那边吃零食,我问他为什么要叫这么多的学生不要上课。他说不是他叫的,我就跟他说既然他不想上课就跟我下去再去聊天吧。他不肯,但被我拉住了手。忽然他憋红了脸将手挣脱,然后往校外跑,一边跑一边哭着说:“反正你们就是这样看我的,我为什么要去上课啊?”我跟在他的身后,他跑回了家,他的家里只有他妈妈一个人,他妈妈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没有告诉她什么。但斌自己说每个人都是看不起他,然后又发狂起来,想用手来打我,但他的双手都被我抓住了。他的脚又踢了过来,我的脚被踢了一下以后,我把他逼到墙角,然后用手按住他。他哭着叫道:“我看你怎么抓我一天?只要你一放我下来,我就去拿菜刀把你砍死,我看你要这样抓住我多久,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活着真是太痛苦了。”他的意思是他今天他都没有违纪却被我叫在那里谈话,这样就是看不起他。畸形的思维很容易将每一件不公平的事情都看成是证据,我知道这个道理,于是我就告诉他说,今天本来我是没有去找他的,是他自己管的太宽了。他也不跟我讲道理,只是说要把我给杀了,这个时候他妈妈拿着电话过来要他接,我知道是他爸爸打来的,他不接,我就让她先拿开再说。她拿开了以后突然窜过来往斌的脚就踢了一下,他马上又发狂起来要跟她拼命,我赶紧把他们拉开,然后让他妈妈先走开。我抱着他走到旁边去。他哭的好伤心,他说没有一个人看得起他,他这样活着实在是没有意思,我抱着他,告诉他说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他,只是我知道他的脾气很急,所以今天的事情都是可以原谅的。本来这个事情是可以避免的,是他自己要跑回来的。在我的安慰下,他的哭泣声慢慢的停住了。这个时候已经十二点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就让他妈妈一定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当一回事。临走的时候,他告诉我说,这次他肯定不会想读书了。我知道他是决定不了的,他爸爸妈妈一定要把他逼到学校里去惹事的。

        我到食堂去吃饭,已经没有饭了。我只好随便吃一点就又到学校里去。因为斌的事情一闹,小牛跑步的事情就没有了下落。我要赶紧去落实一下,大牛、斌、和其他两个同学已经在八年级的教室外面打牌了,我让他们不要把路都堵了,然后就直接进去找小牛,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听音乐,我让他自己赶紧去将自己该跑的跑完,但他变卦了,他说除非我将告密者说出来,否则的话他是不会去跑的,我告诉他说早上是他自己答应要去跑的,这样说话不算数是肯定不行的。他说他就这样我又能如何,我说我对待无赖是肯定有办法的,他赖在教室里不肯走,我就直接把他抱起来,往操场上走去,在楼梯那边他的手脚拉住栏杆,死活不肯跟我下去。我怕等下万一挣扎一下掉了下去,就把他放下来。这个时候他大叫斌和大牛他们来帮忙,但他们都不肯过来。围观的学生很多,他们都劝我不要这样,我告诉他们不要吸烟是为了他好,而且他现在是已经答应我的事情,肯定要去执行的。同学们听了以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他就这样僵持着,并大叫大牛和斌,最后他们也过来了,大牛说小牛抽烟没有证据,现在的老师对他们有意见,必须对质才可以的。小牛也乘机说自己根本没有抽烟,我问他如果他真的没有抽烟的话,早上为什么要去跑步呢?他们这才没有话说了。我告诉他们这样僵持下去的话,对他们肯定是没有好处的,最后把其他的老师和家长都叫来,他们是肯定没有什么好处的。大牛就说,即使他爸爸过来现在也不敢打小牛,我说这个事情我可以处理为什么要叫他过来,但大牛坚持要叫阿牛过来,说着他就拿起电话给他爸爸挂电话,让他马上过来。一会儿阿牛就来了,我让三牛跟我一起到保卫组,大牛坚持要老师处理对质他才会让小牛去跑步的,否则的话,他肯定是不会让小牛跑步的。我告诉大牛说,抽烟本身对未成年就不是什么好事,现在是因为关心他才这样的,大牛就说老师会冤枉人,所以他不要小牛跑,我告诉大牛,现在不是惩罚小牛的问题,现在是我要小牛兑现承诺的时候了,这样大牛才没有意见,但小牛说要等到晚上才要跑,我也不能逼得太紧了,就答应了他的说法。然后他们就上去上课了。

       第二节下课后,本来八年级的所有课任老师认为班主任现在没有信心,想都到八年级跟孩子交流同时给班主任鼓鼓劲。我们跟校长说了这个打算,校长马上否决了我们大家的提议,所有的老师都非常尴尬,包括我在内,我问校长为什么不让老师们和学生们交流呢?他说现在学校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内,我们只要听他的就可以了,现在就是不要这样去跟学生们对话,以后发生了事情的时候,老师们再团结在一起跟学生们打。我告诉他现在我就像是救火车,一发生事情就我来处理,我想让师生对话一下本来就是想让事情少一点,同时提升老师们的威信,毕竟维护课堂秩序必须靠老师来处理,我是不可能一直这样的。校长说这几天他正在忙着普九的事,等到普九的事情一完,这些小孩子他要一个一个收拾的。我无语,忙活了这么久,敏和临刚刚静下来,大小牛和斌也可以讲道理了,可以跟老师们对话了,他却说我们不必要这么做,我就直接告诉校长,既然这样,我也不想做救火车,这样子我真的好累。他说那以后我就不要来学校了,等以后需要的时候再说,反正前几天他已经把大小牛和斌的思想都做通了,我知道他现在是不需要我了,看来我是不必死皮赖脸地不肯走了。我当场告别他们回到所里去。

       晚上阿牛到所里跟我聊天,他说上周三我去福州的时候,校长诬赖大牛将后门的锁眼塞掉,大牛说后门开不了的话,他们家的生意就会少了,他是不会干这傻事的,但校长又叫他们的亲戚来质问大牛,让大牛好好管一下孩子,正好大牛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大牛马上跑到学校,当时是课间操,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在,大牛就站在操场上叫骂校长,操他十八代祖宗。最后实在是骂的太难听了,一个老师才打电话给阿牛让他到学校带大牛回家。大牛叫骂以后告诉校长说他可以将这个事情查出来的,果然两天以后就被查出来了,是一个七年级的孩子堵的。那个孩子怕被校长处罚,现在又跑回家不敢来上学了。我跟阿牛说以后我可能不会去学校了,让他自己要好好管好自己的两个孩子,特别现在小牛曾经跟我说他对待两个兄弟不公平,阿牛听了以后狠狠地抽着烟,他说这几个月他是最知道孩子的进步,但现在既然我不去学校了,他也没有办法,但总有一天,他会去找校长算账的。

           郁闷之极!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