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开除  

2008-12-01 09:02:24|  分类: 观察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上校长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当了老师接近二十年,我真的是一步一步靠近我的梦想,从普通的小学教师到教导主任,到中心学校校长,我用了十五年的时间;今年教育局决定将中学和小学合并成为同一个学校,本来他们的意见是让中学校长继续担任的,经过我的苦苦挣扎,我终于将那个校长赶走,我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学校的校长。为了让我以后的工作好做一点,我决定将总务处、办公室等重要的部门都换成自己的亲信,否则那些本来在中学的老师一旦跟我作对,我肯定会很麻烦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事情也如我预期的那般顺利。

中学和小学确实不同,其他的先不说,至少人情就多了很多。九月份一开学,本来提拔我的一位老领导就交代说他的一个亲戚陈华因为在其他学校表现不好而无法毕业,现在请我一定要帮他解决陈华的毕业问题。小问题,我一口答应了他,陈华就自然进了初三毕业班了;接着一个当老板的亲戚也来了,他的儿子郑斌也是因为其他的学校容不得他,现在无处就读了,我当上校长了,他就马上来找我了,请我务必让孩子继续学业。现在的教育本来就是面对所有辖区内的人,他不求我我都得收下郑斌,何况他还是我的亲戚,郑斌就这么进入了八年级的教室。当上了校长确实是舒服啊,至少我现在可以为我的亲戚朋友们做一点事情了,至少可以让他们的孩子不必因为学校的问题而发愁。我的精力要放在学校的修缮上,整个学校破破烂烂的,我怎么可以忍心看着学生们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读书呢?至于学生们读书上的事情,反正每个老师们都懂得如何做,我就轻松一点吧。

一开学我就明令禁止不得随便接受其他学校转来的学生,但我的这两个例子一开,其他的老师也就将学生收下了,甚至有的老师竟然说都不跟我说,真的把我给气死了。既然他们不听我的话,我看他们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很快,问题就出来了,通过班主任接收的八年级学生陈忠林和陈一敏两个人根本无视校规的存在,随意殴打他人,几次我都想直接开除他们。只是每次他们闹事的时候都是陈华和郑斌带头,弄的我实在是很难办啊。我问八年级的班主任他们要怎么办,班主任直接就说是郑斌带头的,他说要走他们几个人一起走,他就没有意见。可郑斌是我的亲戚啊,我刚刚接收一个月,就马上让他回家,这也太讲不过去了吧。于是我直接找他的爸爸,让他也参与管理孩子。郑斌的父母教育孩子非常简单,他们直接将郑斌痛打一顿以后告诫孩子说如果以后在学校里再胡作非为的话,他们要将郑斌打死。郑斌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知道我是不会想着去开除他的,这明摆着是班主任对他有意见。

于是郑斌上课的时候特别是班主任的课时,他就故意捣乱,搞得班主任又一次上课的时候直接打电话给我,让我到班级里去看,否则他就不上课了。我只好将手里的活儿都放下赶到班级里,郑斌的头低着,班主任怒气冲冲的。我对郑斌真的是恨铁不成钢,但这个时候我肯定要维护班主任的权威,我一句话也不问,就走过去朝他的头上就是一巴掌,因为他的父亲已经当着他的面告诉我说如果他在学校里表现不好的话,我可以直接动手打他。然后我命令他坐下来好好听课,不要给我再搞出什么动作来。他的眼泪马上就流了出来,他的嘴巴刚要张开,我就告诉他说如果真的有什么话要说的,等到下课以后到我的办公室来说。然后我让班主任继续上课,我回到办公室。下课的时候,郑斌到办公室找我,一看到他我急火了,他还真的敢来说七道八的,他刚开口要说话,马上就被我骂回去了:“一个学生上课的时候不好好听课,还有什么理由呢?你现在的借口就是大上天了,我还是要责打你的。”说完就直接将他轰出去,他临走的事后,委屈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我看得出现在他连我都恨了。事后,他爸爸跟我解释说,郑斌是想去跟我说,打他的哪里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去动他的头,否则他会变傻的。我根本不想理他,就他还能聪明到哪里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四个人越来越过分了,他们打完学生,现在要开始打老师了。一个确实上课不怎么样的老师喜欢乱发脾气甚至随便动手打骂学生,我自己对他都非常的头痛,但他们四个人根本不买他的帐,有一次陈华的弟弟被这个老师打了,陈华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老师打回来,幸亏我和学校的老师苦口婆心将他劝住,才免得一个血腥场面的发生。但这个老师根本不考虑事情的严重性,这个学期开学后不久就打到了陈忠林的头上来了。陈忠林根本不买他的帐,他走出教室叫郑斌、陈华、陈一敏四个人帮他一起去找老师算账。郑斌还是比较聪明,他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胡作非为,而是到我的办公室去给我报告,我一听到他们现在竟然胆大包天开始要殴打老师了,为了维护老师们的尊严,我当场责问郑斌:“这个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不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凭什么去管他。”郑斌听了之后一句话也不说就马上往门外走去,过了一会儿我听到郑斌站在操场上大骂:“我操你妈的十八代祖宗,你别以为当了一个破校长就很了不起,我过来向你报告事情也犯错误?他妈的,我不读书了,我今天非砸死你不可。”我走出办公室的门,看见郑斌被一个保卫股的老师抱住,嘴里一直对我叫骂着。我见势不妙,赶紧打电话给派出所,让他们来处理。而那个老师也在教室楼上不敢下来,因为他们四个人就守在教学楼的下面,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带他下来。保卫股的老师一直拦着他们。一会儿派出所的民警赶来了,那个老师才在派出所的民警的保护下走下教学楼。而老师们则在一边议论着说现在的老师真的是不好当了,连人身安全都不能保证,他们还可以上什么课呢?我打电话叫班主任过来一起处理这个事情,班主任乘机又向我倒苦水,说到他义愤填膺的时候,他竟然发誓与郑斌势不两立。只要郑斌在这个班级上课,他就不当这个班主任了。本来是想让他来帮忙的,他的到来弄的我越来越忙了。

在派出所的主持下,这场争斗落下了帷幕。但派出所的同志建议我更换这个老师。我也想啊,可是学校里的老师有限,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看来我是应该采取措施的时候了,我召开全体教工会议,让他们一起来讨论要如何处理这四个学生。会上只有我一个人说话,其他的人一句话也不说,最后终于有一个老师肯发言了,他说直接将这四个学生开除得了。我问他们难道不知道现在的《义务教育法》?如果可以将他们轻易开除的话,我早就这么做了,会议开了一个下午,老师们没有说一句有用的话,他们都在发牢骚说现在的老师不能当了,这么差劲的学生竟然还开除不得了。看来事情还得靠我自己来解决,我不能看着事情越变越糟。

经过冥思苦想之后,我认为他们四个人应当区别对待。对于陈一敏和陈忠林两个人,我告知班主任说要开除,班主任同意后就让他们的家长到学校里来领人,陈忠林的家长跟我据理力争说什么现在学校不能开除学生的,我就问他这个孩子现在连老师都敢打了,在学校里还有什么用处呢?再说虽然法律是规定了学校不能开除学生的,但要是真的校方要想把开除掉的话,他还可以在学校里呆下去吗?陈忠林的父母亲听了之后哑口无言,他们一家人在学校门口哭了很久之后才离开的,我看了也很不忍心,只是他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他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而陈一敏的父母亲都在外地打工,接了电话之后他们无法马上赶回来,他们说要等到春节才会回来的,不过他们已经打电话回去让陈一敏不要到学校里去了。我不知道陈一敏不来学校里读书要去干什么,但我知道学校少了他,学校会安静很多。他们两个是走了,郑斌和陈华才是最难搞定的。过了两天,我找到郑斌的父亲,请他一起喝酒,酒酣之时,我请他一定要支持我的工作,这样的孩子在我的学校里,真的让我无法工作下去的。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真的是很为难啊,说着说着,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郑斌的父亲也是我的亲戚,他的孩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麻烦,他也很过意不去。当晚他就向我表态:这个孩子实在不是读书的料,以后只要他再犯错误,你尽管按照我的意图办,即使要把他开除掉,他也会支持我的,谁让孩子自己不争气呢?这三个都解决了,剩下一个陈华了,他实在是让我头痛啊,他的亲戚是曾经提拔我的领导,我也曾经跟他的亲戚交流过,但他告诉我说只有教不好的老师,没有教不了的学生,我真的无法找到支持我的力量,我实在是很难办的。但人的脑子是活的,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我想起了对待这样有恩于我的人,我肯定是不能与他硬碰硬,但要是领导要求要将这个学生开除掉的话,我就只能按照领导的意图行事了,再说确实陈华在老师这里的口碑是非常的差劲。于是我就找到了分管的局长,向他汇报了陈华的事情,局长明确告诉我说不能随便开除学生的,我就直接告诉局长说这个学生已经不是义务教育的对象了,但要是他继续呆在这个学校的话,整个学校都会被他弄垮的,我本来就是因为人情将他收下的,但我不能因为我的人情就将这个学校弄跨啊。在我的再三哀求之下,局长同意帮我这个忙,他说过几天,只要他有时间就会到学校里去的,然后在老师人很多的时候问起这个事情,然后我们会非常配合地讲起这个不是义务教育的学生,而他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命令学校不能接收非义务教育的学生,之后的事我就不用再说了,看来陈华的事情也是可以顺利解决的。

走出局长办公室的时候,我的眼前一片光明。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1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