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引用 费曼的观感:真的很糟糕!  

2008-12-13 18:10:33|  分类: 优质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求知问道(转)费曼的观感:真的很糟糕!

有时候,事情是巧得不能再巧。昨天刚写完“我们的教育之差,不在于分数,而在于教育的精神,“让孩子学会学习”,退居到了后的不能再后的位置了。希望老师们能够不断学习,找到好的方法。”的感受,就收到同事转给我的这篇文章。我当时的感觉是,充分说明了知识建构的必要性。昨天晚上,又读到一个评论,告诉我茉莉老师的内容比我的“备课”更好懂。这,更说明了了这篇文章的重要性。

另:费曼(http://baike.baidu.com/view/22656.htm)是196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1986年,费曼受委托调查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事件, 在国会用一杯冰水和一只橡皮环证明出事原因。

 

   学年终了时,学生请我做一次演讲,谈谈我在巴西的

 教学经验。他们说,听众将不只是学生,很多教授、政府

 官员都会跑来听讲,于是我先要求他们答应我畅所欲言。

 他们说: “ 没问题,这是个自由国家。 ”

   到了那天,我带着大学一年级用的物理教科书走上讲

 台。他们都认为这本书十分之好,因为书里用了各种不同

 字体--重要的东西都用粗黑的字,这些是要牢牢记住的;

 较为不重要的用浅一点、细一点的字等等。

   立刻就有人说: “ 你不是要批评这本书吧?写这本书

 的人也在场呢,而且每个人都觉得这是本很好的教科书。 ”

    “ 你们答应过我想讲什么,就讲什么! ”

   演讲厅里全坐满了。首先我把科学定义为 “ 对大自然

 现象的理解 ” ,然后我问: “ 教学生科学有什么好处呢?

 当然,如果不注重科学,这个国家就还不够文明……。 ”

 他们全坐在那里点头赞同,我很清楚这正是他们的想法。

   然后我话锋一转: “ 当然,这是十分荒谬的,因为,

 我们为什么一定非要追上另一个国家不可?我们应该是为

 了一个好理由、充分的理由才教授科学,而不是只因为其

 他国家也研究科学。 ” 我谈到科学的应用、科学对于改进

 人类生活的贡献--我着实挖苦了他们一顿。

   然后我说: “ 我这次演讲的主题,是要向各位证明,

 巴西根本没有在教科学! ”

   他们明显地激动起来了,全都在想:“ 什么?没有在

 教科学?这话太疯狂了!我们开了一大堆科学课呢! ”

   我告诉他们,刚到巴西时,令我最震惊的是,看到小

 学生在书店里购买物理书。这么多巴西小孩在学物理,全

 都比美国小孩更早起步,结果整个巴西却没有几个物理学

 家,这真是令人惊讶极了--为什么会这样?这么多小孩

 那样的用功,结果却一点成效也没有!

   我举例说,这好比一个深爱希腊文的希腊学者,他知

 道在他自己的国家里,小孩都不大爱念希腊文。但当他跑

 到别的国家,却发现那里的人都在研究希腊文,甚至小学

 生也在读,他高兴极了,但在一个主修希腊文学生的学位

 考试上,他问学生: “ 苏格拉底谈到真理和美之间的关系

 时,提出过什么主张? ” --学生答不出来。然后学者又

 问: “ 苏格拉底在第三次对话录中跟柏拉图说过些什么? ”

 学生立刻眉飞色舞,以极优美的希腊文,一字不漏的把苏

 格拉底说过的话背出来。

   可是,苏格拉底在第三次对话录里所说的,正是真理

 和美之间的关系呢!

   这位希腊学者发现的是,那个国家的学生学习希腊文

 的方式,是首先学会字母的发音,然后是字的读法,再后

 来是一句及一段地学下去。他们可以把苏格拉底说过的话

 倒背如流,却完全不知道那些希腊字是有其意义的。对学

 生来说,一切都只不过是些很人工化的声音罢了。从来没

 有人把这些声音翻译成学生看得懂的东西。

   我说: “ 当我看到你们教小孩 ‘ 科学 ’ 的方式时,我

 的感觉就跟那希腊学者一模一样。 ” (很够震撼是不是?)

 

   我把他们的大一物理教科书举起来, “ 在这本书里,

 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实验结果,除了一个地方。那里谈的

 是球体从斜面上滚下来,书中说球体一秒钟移动多远,二

 秒、三秒钟又如何等等。但这些数字其实有 ‘ 误差 ’ ,因

 为,如果你看这个图,你会以为自己看的是实验结果,因

 为那些数字确实是比理论值大一点或少一点。课本甚至还

 讨论怎样修正实验误差--这倒是很好。问题在于,如果

 你根据这些数据来计算加速度常数,没错,你可以得出正

 确答案。可是假如你真的动手做这个实验的话,由于球体

 本身的惯性作用,除了滚动之外它还会转动,因此你会得

 到计算答案的5/7,因为有部分的能量消耗在转动上了。

 所以,书中唯一的实验 ‘ 结果 ’ ,也一定是来自一个假实

 验。从头到尾就没有人弄一个球让它滚下来,而他们永远

 也不会写出那些数据来! ”

    “ 我还发现其他事情, ” 我继续说: “ 随便把书翻开,

 手指到哪一行便读那一行,我都可以更进一步说明我意指

 为何--证明书里包含的不是科学,而只是生吞活剥地背

 诵而已,整本书都是如此。事实上,甚至我现在就敢在各

 位面前,当场随便翻到书中任何一页,读给大家听,证明

 我的说法。 ”

   我念道: “ 摩擦发光(Triboluminescence): 当晶

 体被撞击时 所发的光…… ”

   我说: “ 在这样的句子里,是否就是科学呢?不!你

 只不过是用一些字说出另一些字的意思而已,一点都没提

 到大自然--没有提到撞击什么晶体时会发光,为什么会

 发光。各位有没有看到过任何学生回家试做个实验?我想,

 他没有办法做,他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做。 ”

    “ 但如果你写: ‘ 当你在黑暗里拿把钳子打在一块糖

 上,你会看到一丝蓝色光。其他晶体也有此效应,没有人

 知道为什么。这个现象被称为摩擦发光。 ’ 那么就会有人

 回家试着这样做,那就是一次与大自然相遇的美妙经验。 ”

   最后我说,实在看不出在这种一再重复下去的体制中,

 谁能受到任何教育。大家都努力考试,然后教下一代如何

 考试,大家什么都不懂。 “ 不过, ” 我说: “ 我一定是搞

 错了。在我教的班里有两个学生表现很好,另外有一位我

 认识的物理学家也是在巴西受教育的。因此,看来虽然制

 度很烂,有些人还是有办法成功的。 ”

   哈,当我讲完之后,负责科学教育的一位部长站起来

 说: “ 费曼先生刚刚说的全是些让我们坐立难安的事情,

 但看起来他是真心热爱科学,而且他的批评也很具诚意。

 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听他的。来这里之前,我早已知道

 我们的教育体制有病;但我现在才发现我们患了癌! ” --

 说完随后坐下。

   那让其他人也获得了畅所欲言的自由,空气里顿时洋

 溢着兴奋的气氛、每个人都站起来提出建议。在演讲前学

 生早就组成一些委员会,把我的讲稿油印出来,他们也推

 动其他委员会做其他事情。

   然后,发生了些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有一个

 学生站起来说, “ 我就是费曼先生提到的两个学生之一。

 但我从来没有接受过巴西的教育,我是在德国受教育的,

 我今年才刚到巴西。 ”

   另外那个优秀的学生也说了些差不多的话。而我提到

 过的教授呢,居然也站起来说, “ 我是在巴西接受教育,

 但那是在战争期间。当时,幸好所有教授都没有留在学校,

 我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自修学来的。严格说来,我也不是在

 巴西的制度之下受的教育。 ”

   我完全没有预期会那样。我知道他们的体制很糟糕,

 但百分之百的糟糕--那真是惨不忍睹!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