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雨露

聆听心的声音!

 
 
 

日志

 
 

2008年11月17日  

2008-11-17 22:22:52|  分类: 教育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一   晴

       为了能够早点到学校开始办公,早上七点钟我就开始去乘车,从家里到学校有三四十公里的路,都是山路,公交车要走一个多小时,等车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四十五分了。刚进校门,我看见临往后门走,因为还在上课,我就跟着他,看他究竟要去哪里。他往厕所里去,我也想去上厕所,一进厕所,我就看见临、敏、彬三个人蹲在厕所里,嘴里各自叼着一根香烟。本来就想来找他们的麻烦,他们现在自寻烦恼,那是最好的了。我跟他们说去跑步,这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在操场上等着他们。他们倒是挺乖巧的,一会儿就过来开始在操场上散步起来,我告诉他们说要跑的,不能走的,但他们对我的话根本就不予理睬。课间操下课了,学校组织学生们升国旗,我让他们三个人先去参加升国旗仪式,但他们根本不理睬我,继续在全校的注视下继续他们的路程。等到升国旗仪式完成了,我让全校的孩子都回到教室里,或者站在教学楼看着,但不允许学生们在操场上凑合,因为我知道他们这三个人的能耐,他们肯定要叫其他的学生一起来捣乱,要是人多了,就麻烦了。

        果然他们三个人经过教学楼的时候就开始让其他的孩子去叫学生们下来跟他们一起跑步,而大牛也站在楼上开始抽烟,我看到大牛手里的烟,我让他也下来跑步,他要纠集一大帮孩子下来,我站在楼梯口,把其他的孩子都赶回去。这下操场上只有他们四个人在走了。他们耍赖只走不跑,我跟他们说他们也不听。我让老师们一起帮忙,可是老师们一个个都站在那里看着,老师们也根本不听我的指挥。这也怪不了他们,他们已经对这几个孩子失去了信心,看来只能我自己一个人动手将这些孩子驯服了。我看着他们慢悠悠地在操场上逛,我也很气愤,甚至我去找了一根木棍拿在手里,我真的想抽他们几下。我也知道,打是最后一招,如果打也不能见效的话,那对孩子就基本没有什么办法了。但打孩子之前,我必须跟他们的父母交流一下,这是我给自己定下的规则,因为我一定不能意气用事。第一个我打电话给彬的父亲,他说他没有空,让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忽然我想起给孩子的父母打电话其实可以成为威胁孩子的一个办法。于是我就打电话给阿牛,让阿牛打电话转告敏的父母亲,给我来个电话。打完电话,我就对敏说:“我现在叫阿牛给你的父母打电话,如果你可以遵守规则的话,我等下给你的父母讲的时候我可以网开一面,但你要是不遵守规则,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敏听了之后,就有些动心了,他动员临和大牛跟他一起慢慢的跑起来了。而彬还是不动心,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反正我已经打电话给他的父亲了。我跟他说如果他可以遵守规则的话,等下我是可以跟他的父亲解释的,他却说他根本不稀罕。这时,敏的母亲打电话过来,我告诉她说孩子在学校里不听话,同时我告诉她我们完全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无需担心,我还告诉他们说以后不要随便就打电话责骂孩子,孩子在学校里的事情老师们都可以处理好的。敏听了以后就拉着陈怡临和大牛跑完十圈。

       敏跑了十圈之后想跟临、大牛一起离开,被我拉住了,我告诉他说今天他是第二次被我抓住了,今天要跑二十圈的。这下轮到他气愤了,他说早知道就一圈也不跑,彬就在旁边笑他说他自己太傻了。这个时候第三节已经下课了,他们两个在操场上逛圈,我就陪着他们逛。我想拉着他们跑,敏忽然说:“等下上课的时候再跑”我听出了他的妥协,他们现在要的是面子,于是我就给他们面子,让他们到班级里去一趟。上课铃响了,他们还不下来,我就上去把敏叫下来,剩下这两个我要一个一个解决。这下敏倒是痛快,他下来之后就马上绕着操场跑了起来。因为刚才他们走的时候已经走了八圈,现在他这么爽快,旁边又没有其他的人,而且一次跑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我就给他卖个人情,我告诉他如果他可以保守秘密的话,他就可以只跑五圈就可以了。他跑完五圈答应我一个人也不说,我告诉他如果什么人知道了的话,他就必须补跑。现在只剩下彬一个人了,我到教室里把他叫过来,他静静地跟我下来,同时申明,他无论如何是不会跑的。我也告诉他今天无论如何他是要跑的,今天就跟他试试看谁更加厉害。我守着他在操场上晒太阳,十一点多,学校放学了,他还是没有跑起来的意思,我也不跟他说什么,只是看着他。我知道再过一会儿他的父母要找到学校来,到时再让他的父母一起做工作,今天是非让他跑不可的。果然一会儿他的母亲就开始站在校门口的桥头上往学校里看,我招了招手,让她过来,我告诉她说今天彬因为抽烟被我抓住了,现在罚他跑,他不肯配合。我让他妈妈将彬的午饭拿到学校来,而我让食堂给我煮一碗面。

        我拿了把椅子坐在操场上,彬站在那里。宿舍楼三楼的女士们突然叫我上去,她们说上面有人打架了。我让其他的老师看住彬然后自己跑上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女生宿舍门口,女生们拉住琳,她气冲冲的要去打什么人,我拉住琳,问她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她说她同宿舍的一个女生的母亲到宿舍里来揪住她的头发,所以她不肯善罢甘休,她一定要再去打那个女生母亲,而那个女生母亲站在宿舍里也在大声叫骂。我知道琳的脾气,他在厦门没有读书的缘由就是因为几根头发,现在有人去拉她的头发不亚于摸老虎屁股。我让琳先下去,我带着那个女生母女两个到校长室,我问她们事情的经过,她们说上个星期琳因为向这个女生借用MP3不成就怀恨在心,找了个时机扇了那个女生几个耳光。今天她的母亲就到学校里来直接去找琳,她本来想揪住琳问个清楚,想不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生竟然和她打了起来。这时,外面的琳大声叫骂,我走出去看见她弯腰下来捡起石头,我赶紧跑过去抓住她的手,可是她手里的石头还是扔了出来。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拉进我的办公室,而郑中彬这个时候也跟着进来了。我想问琳到底是什么事情。校长进来说彬不能在房间里听。我告诉校长说彬的事情比这个严重,要是保卫组可以自己处理的话,就先让保卫组处理吧,我还是看着彬比较合适。于是我就先让琳跟着保卫组的老师走了。一会儿我听说琳又跑到女生宿舍将那个女生床上的被子和书本全部都扔掉了。但我因为要处理彬的事情,我就不去插手她们之间的战争。

      我和彬就这样僵持着,彬的同学们一个个都过来讲情,他们让我不要跟彬计较。我当着彬的面告诉他们说,学校的规则是要大家遵守的,如果没有了制度,学校将会是一团糟。孩子们听了之后没有意见,但彬却说老师们也抽烟,所以他就跟着学,我无法跟他解释什么,我只能跟他说老师是老师学生是学生。接着彬的父亲也打电话来,他的意思是让彬先回去吃饭了以后再来,我再次告诉他说把饭提过来给他吃;想不到接着校长也来了,他说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倒不如让彬回去算了,我还是不肯答应,我当着彬的面告诉校长,今天彬想拖多久我都可以奉陪,吃饭的问题很好解决,如果他不跑的话,就让他的父母把饭提过来,如果他的父母敢将孩子带回去,以后就不要来了。我估计校长也是受彬的父亲之托,这样说了以后校长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就这样僵持到一点钟,大牛过来了,他的意思说彬是很爱面子的,如果这样弄下去的话,可能真的挺麻烦的,要是我同意的话,让彬走五圈跑五圈。因为彬刚开始的时候已经走了八圈,而现在我要的只是他的妥协,于是我就答应大牛,大牛一出去说,彬马上就开始到操场上跑起来了。他走了三圈、跑了一圈之后捂着肚子躲在阴暗的地方,我知道他的胃病又发作了,我走过去跟他说:“你先回去吃饭,其他的等你吃完饭以后再过来完成。”他听了之后骂骂咧咧地回家去了。过来二十分钟左右,彬过来将没有完成的处罚完成了,校长和老师们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他们说完全想不到这些孩子会跑完这一千八百米。

        我问保卫组的老师是如何处理琳的事情。他们说动员琳向那个女生赔礼道歉,但琳坚决不肯。我告诉老师们说,琳是个火爆脾气,如果不将她心里窝着的火气消除掉,她早晚还是会动手去殴打那个女生的。因为之前他们认为琳是个不会惹事的女生时,我告诉他们说早晚琳会让他们头痛的,现在我说的话他们就不敢小觑了。他们问我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我告诉他们说,那个女生的家长是罪魁祸首,如果她可以通过老师来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今天根本就没有这件事情。但那个女生的家长也是一个听不进话的人,她认为所有的错误都在琳身上,她说学校要是不能保证她女儿的安全,她宁愿不让女儿读书了,并直接让女儿去收拾东西要回家去了。我告诉那个家长说,其实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一件小事,只是她自己处理不慎把事情弄糟了,现在她不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不顾孩子的将来就要将孩子带回家去。这样的结果只能是害了孩子,我跟她讲了接近两个小时,她才终于放弃了带孩子回家的念头。她走了之后,我把琳又叫了下来,跟她聊了一个小时,琳也跟我保证说不会再去欺负那个女生了。

       晚饭时间到了,我走出校门想会乡政府食堂吃饭。迪走过来告诉我说今天下午第一节下课后他无缘无故被彬捶了几下背部。我告诉他说不要担心,我会去找彬的。吃过晚饭,我就往学校里赶,因为今天这样处罚依下学生以后,给了老师们信心,现在我需要八年级的班主任和课任老师的配合,将八年级的上课秩序维持起来,然后再抓一下作业,何愁班级的成绩提高不了。我本来是让校长通知六点开会的,但老师们一个个都不见踪影。我看见小牛在学校里逛圈,就让他去告诉彬,如果彬晚上过来跑步的话,没有其他的同学看见,他就可以避免丢面子,如果晚上他不过来继续跑步的话,明天早上我肯定要让他继续跑的。结果彬不肯过来。

        班主任和课任老师一起和我探讨如何将八年级的上课秩序维持好,但班主任一言不发,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已经对这个班级完全失去信心了,她现在基本不管这个班级,孩子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其他的老师听了以后劝她不要如此没有信心,但班主任还是说她不肯与郑中彬在同一个屋檐下,大有一番有他无我的态势。我们一起劝她,可她根本就听不进去。一会儿几个课任老师找了不同的理由溜走了,只剩下我和班主任两个人呆在一起了。她说从上次我们谈话以后,她就基本上不管这个班级了。她实在是没有办法管了。我告诉她说其实孩子们心里都知道她的好,如果现在因为一个彬她就放弃了整个班级,对其他的孩子是很不公平的。虽然我一再提高她的信心,她还是一蹶不振,我告诉她说明天早上一来我就有可能把彬叫过来跑步,明天有可能又是一天的争斗,但只要是可以让这个班级好起来的,我是非常愿意去做的。这下,她终于有些动心了,她说明天早上看了再说。现在每个人都有脾气,我真的不知道我该向谁发脾气,在学校每遇到英一次,我就要被她骂一次,我真的是很想跟她计较,但因为手头的东西太多了,我还是忍住,等其他比较重要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再来处理她的事情。对于这样的孩子,我还得认真地花费心思来陪着。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